瓷都, 火窑新生

QingStudiooo

2021-09-04 21:30:31

已关注

如何到达景德镇?


Frank B.Lentz在1920年11月的《美国国家地理》杂志上这样写道:从上海十六铺码头出发,搭乘江轮沿着长江溯流而上,抵达江西九江。九江与景德镇隔着广阔的鄱阳湖,便捷的方法是从九江搭乘火车至南昌,再搭乘鄱阳湖上的蒸汽小火轮,沿着昌江顺水而下,耗时一天半的时间,第二天下午抵达位于景德镇闹市的码头。


这位环游世界的旅行家,虽然忍不住抱怨说,“这段120英里(190公里)的路程,都快赶得上当时从美国旧金山到纽约的旅行时间。”但时不时笔锋一转,为那些沿着昌江两岸高高堆积的碎瓷与破损匣钵而激动不已。

从这座城市的至高8点(珠山之巅)到向西的尽头,我数了数有78个黄色泥土垒成的大烟囱……从浪漫的角度而言,这是一座让人灵魂激荡的城市。


图片


这是在1722年法国传教士殷弘绪笔下形容为“如同无时无刻不置身于狂欢节”的土地,也是被众多学者称之为“世界上最早的一座工业城市”。即便是今日,被网友打趣为“十八线国际大都市”的景德镇,亦是世界上至今依然在创作、生产中独一无二的千年瓷都。


今天,人们可以从世界各地搭乘飞机直接抵达景德镇。但有更多的人宁可选择火车慢行,一路领略江南丘陵独有的绵延起伏。甚至重走Lentz先生当年的曲折线路,以此深入乡间,领略至今古风依旧的人文风貌。


自《生活》杂志创刊至今,我们一直持续关注与报道景德镇的陶与瓷、陶艺作家与风土。每一次抵达这座城市,总会给我们许多全新的感受。


建筑师朱锫、张雷与刘阳,以及投身陶艺复兴的老余与黄眉夫妇,这些年来做了许多开创之举。此次,我们跟随他们的脚步,寻访这座熟悉的新城。


图片


图片

珠山脚下

御窑博物馆


图片

▴ 建筑的形式源于徐家窑的启发,在传统基础上重新计算而成的复杂双曲面。建造过程中不用脚手架,而是利用砖的收分错位,借助重力完成的。©是然建筑摄影


建筑师朱锫,2016年前后,因为项目邀约头一回来到景德镇,在街头巷尾闲逛没多久,他发现了房屋用砖的特殊之处。这是一位对材质运用极为熟稔且敏感的建筑师,他的建筑设计一直秉持着“自然建筑”理念,在他看来,这并不是简单用文字阐释的抽象理念,更接近于一种扎根于土地生活的人们的智慧。


与他同行的大多数在景德镇生活长大的“60后”们,他们见证过这座城市“十大陶瓷厂”并立的辉煌时代,他们告诉朱锫,柴窑、陶瓷与景德镇人之间如同生活中的柴米油盐,彼此不可或缺。


图片

▴ 夹杂在今日鲜活的城市肌理之中,让这座“因窑而生”的博物馆充满着生机


一连串的回忆,夹杂着景德镇辣香浓郁的小菜,一口口吃进肚中,激荡着瓷都人的家乡情结。朱锫听着朋友们讲述童年生活的各种经历,感慨万分,“这座城市在外人看来总与陶瓷有着密不可分的牵连,但在生活日常上,它并不是看起来带着那么凝固沉重的历史感,这里面蕴含的力量,其中充斥着轻盈的生存智慧,挺打动我的。”


景德镇这三个字,对朱锫而言也带着浓浓的童年情结。北方每逢佳节必吃饺子,一大家人围坐吃饭,总需要一个大盘盛放几十个饺子。他至今记得那个蓝青花的盘子上刻的字“景德镇”,看到它不由自主地唤起节日与团聚的热闹场景。“景德镇似乎就是一个很遥远、又极吸引人的地方。”


图片

 自户外剧场观明瓷窑遗址 ©是然建筑摄影


图片

▴ 报告厅与下沉庭院 ©朱锫建筑事务所


带着这些情绪与体验,他用了五年时间酝酿出新景德镇的城市空间叙事——御窑博物馆,它就坐落在街巷缠绕密布的中心,珠山脚下……


图片

桃源三宝


图片

▴ 建筑师刘阳的理想,“让来这的人们化身为土,经历窑火,或成瓷成陶,或梦碎一地。在‘窑火中’体验的过程,使这里成为了一个看自己的地方,静处闲看。”©大料建筑,摄影:孙海霆


刘阳自己每次去景德镇,总会“伪装”成游客,跑去三宝蓬,看看里面的人在干什么,往来看展的年轻人会选哪些角度摆拍,听他们聊着自己的苦恼和欢乐。再去三宝村,吃上一顿新鲜的农家乐。艺术中心周边,近些年一直在更新,而夯土墙、石板,甚至点缀在浅溪中的窑砖植物微景观,却是被岁月与风土沁润得斑斓。


李见深,三宝国际陶艺村的创办人,也是艺术家文那的伯乐。他曾经对写了《瓷上中国》作者胡平说过,他所认为的景德镇独有的魅力景德镇是一座活着的博物馆,它是人类手工文化和陶瓷文化活着的化石。


图片


这些化石体现在什么地方呢?


那些非常充满生活气息,在制作陶瓷后面的那些所有生活的场景:井市、街道、窑砖头的房子、小巷、传统的作坊、留下的明清建筑、人生活的方式、他们吃饭吃菜做的味道、碱水粑、饺子粑、打铁的、做篾竹、叫卖的声音。充满着混沌的感觉。这是景德镇在世界上最有价值的一部分,最能让人迷恋的东西。所幸,三宝至今亦是桃源……



图片

丙丁,

火日也


图片

▴ “你们来这里玩,看到好像有一些是复杂的、一些是简单的设计。但对我们来说,每一个地方都是心血。越是简单的,越难做。没有一个地方是轻松的。”


2019年5月4日,景德镇浮梁县前程村。竹林密布的小村庄,迎来了近百位远方来的客人。住在深山中的大叔阿姨去趟热闹的镇上,看着蜂拥而入、表情严肃的外来人,村民们有点纳闷,甚至带着疑惑。


“他们是来干什么的?”

“很多很多城里来的建筑师。”

“怎么都穿一身黑?”

“你们不懂,穿黑色是城里的时髦。”


只见这些建筑师们直奔此次主角,村里新造的柴窑工坊,丙丁柴窑。说是柴窑,它与常见的那些“古董”不一样,外观接近于现代建筑,看起来应该是最为流行的清水混凝土,近看起来又似乎少了些什么。专家们散落在各个空间,指着建筑结构与材质议论纷纷。远道而来的陶艺家则对位于空间中心的新建柴窑充满了好奇。


图片

▴ 老余2012年开始向83岁的把桩大师余恂铨学习烧窑。2014年又跟随景德镇目前唯一的柴窑挛窑传人余和柱师傅学习挛窑,丙丁柴窑便是他跟随师傅一起完成的满师之作


张雷,是丙丁柴窑的建筑师。在人声鼎沸的一片喧闹中,站在台阶上为建筑致辞:


     大家在里面看的感觉,如果觉得柴窑比建筑还牛逼。那说明是成功的。在和黄眉、余沉两年多的合作中,我叫他余教授。虽然我在南大做教授,但是真正有智慧、动手能力强的都在民间。我叫他教授,在他身上体现了真正的工匠精神。把一件简单事情做到极致就是工匠精神。他会挛窑、会烧窑,也会盖房子。这个房子就是余教授自己动脑筋做出来的。当时我们做了混凝土的方案后,余教授很兴奋,他说张老师,我们要做一个全世界最牛的混凝土建筑。因为日本有个安藤忠雄,全世界最牛。我们要做一个比他还牛逼。


我当时想,怎么能够比安藤忠雄还要牛呢。


余教授说,我们这个混凝土结构不用穿墙螺栓固定。大家看到房子的时候请注意,一般混凝土房子是用穿墙螺栓固定在模板上,再浇筑起来的。余教授为了造这个窑房,他在外面打了一个钢结构,来支撑这个混凝土结构模板。让所有混凝土模板里,没有一个螺丝眼,这个就是牛,就是工匠精神。把这个简单的事情做到极致。


所以,我觉得,这个丙丁柴窑一定会成功。



图片

来源: QingStudiooo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频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

0条评论

Vacation:慵懒自由的小时光

内外之间 0评论 2021-09-26

住个酒店,竟然也要上天入地

外滩设计酒店 0评论 2021-09-24

丹麦,一半海水,一半火焰

地球知识局 0评论 2021-09-22

来了!中国赏秋地图

星球研究所 0评论 2021-09-19

衢州,浙不浙江?

谁最中国 0评论 2021-09-14

江西,有多辣?

谁最中国 0评论 2021-09-13

国家告诉你,乡镇旅游去那里

姚亚奇 0评论 2021-09-11

潮州滋味养成史

魏水华 0评论 2021-09-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