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座只有一条公路、一盏信号灯、一辆出租车的小岛,有我们梦想的宁静

CITYZINE

2021-09-07 12:03:57

已关注


你脑海里是不是也出现过类似的画面——


寻一座人口寥寥的岛“避世”,每天看海浪拍打礁石,头发常年被咸湿海风吹乱。有些固定的社交,但不多。在岛上散步时,可能会有动物与你同行……


这种生活不是幻想!在离苏格兰海岸线仅十几公里的埃格岛就能实现。法国摄影师查尔斯·德勒古(Charles Delcount)持续四年拍摄了很多埃格岛的生活片段。


这周末,就跟随他的镜头,一起“云逛岛”吧~


图片图片图片



埃格岛,面积仅30平方公里,目前由岛民社区自治,根据《卫报》报道,这可能是英国最环保的岛屿——它拥有独立的使用风能、水力和太阳能的供电系统。


或许对于大多数读者来说,这样的报道未免显得抽象,而2020年11月法国摄影师查尔斯·德勒古(Charles Delcourt)出版的画册《埃格岛》则用他持续四年的拍摄展示了鲜活的岛上生活面貌——


事实上,若是没有“新冠”疫情,2020年5月本该是画册出版前的最后一次埃格岛之行,他未能实现的拍摄计划包括一张特别的照片,是2020年初出生在岛上的三个婴儿与摄影师自己新生女儿的合影,德勒古希望这些与埃格岛息息相关的新一代将续写小岛的故事。


图片图片

埃格岛上的云层。

作为内赫布里底群岛(Inner Hebrides)中35个有人岛之一,埃格岛虽距离苏格兰海岸线仅十几公里,却已有与世隔绝之感,然而它并未落入偏远岛屿居民流失的宿命,而是形成了稳定的社区。


德勒古通过相机观察到,岛上生活“不断进化,新居民的到来,原本去英国本岛学习或者工作的年轻人也回来了,埃格岛的活力令人惊讶”。


图片图片图片图片

芬恩(Finn)是一位岛上的年轻人,他每周都要坐船去苏格兰本土上大学。

实际上,埃格岛只有一条公路,大约八公里长,贯穿南北,上岛的汽车都需要得到许可证,而这只会颁发给岛上居民,游客则只能依靠自己的双脚,或者搭乘岛上唯一的一辆出租车


当然了,在旅游兴旺的夏季,也会有时刻表不固定的公交车为游客提供方便。
唯一的公路上,有唯一的信号灯,但这并不是为了指导交通,而是岛上电量偏低的警示。


图片图片

在岛上,只有一条公路贯穿南北,且只有居民的汽车可以获得上岛的许可,游客则依赖于唯一一辆出租车,以及旺季的不定期公交车。

沿街排开的是一系列迷你“景点”,由邮局改建的埃格岛历史博物馆,一家橱柜尺寸的手工作坊小店,只在晴天开门的露天茶室……听起来颇为乏味,但浏览画册,德勒古的图像中出现了各种各样的人,他们有的是岛上居民,有的则是游客,或许在小岛轻松的氛围中,人们对摄影师的镜头也更乐于接受。


处于凡尘之中,埃格岛未必是神奇的天堂,但无疑是人们心目中的世外桃源。岛屿生活的细节从照片中满溢出来,被咸湿的海风吹乱的头发,锈迹斑斑的车,以及不断出现的海平面,时时刻刻不停的海浪声恍若出现在耳畔。


图片

练小提琴的年轻人。


图片

玩水的孩子。


在人们的想象中,小岛,苍茫海中的一粟,似乎总伴随着孤独与危险,但现代旅游让“危险”一词成了某种调味料,如同2019年《美国国家地理》对埃格岛的报道中提到,这儿能遇到的最危险的便是要走的路被羊群挤占,或者不得不听唯一的出租车司机查理·加里(Charlie Galli)闲扯,他自命为“埃格岛小报”。


图片图片

刚被剪完羊毛的羊群。


图片

从房车中看埃格岛。


从1997年到2020年,岛上的人口已经增长到了106人,曾经离开的年轻人也开始搬回岛上——现在,不到40岁的岛民有13位,法伊夫过去20年一直活跃在社区的最前线,她的女儿也回到岛上,成为一名树木保育的志愿者。



图片

一位志愿者。每逢夏天,都会有许多志愿者到岛上来参与不同的项目,他们有的参加埃格岛遗产基金会的建筑保护项目,有些则跟随苏格兰野生动物基金会管理野生动物。志愿者们也会积极地参与岛上的生活,有些甚至会决定搬来定居。


20多年间,人们造了新的住房,不同的机构也运营起来,包括两个博物馆,一个小型啤酒厂,甚至还有一个音乐节。


图片

鲸首酒吧(The Whale’s Head Pub),这是一位从伦敦搬到埃格岛定居的居民自己的酒吧,再利用了原本放柴油发电机的棚子。这名字取自多年前被冲刷到埃格岛上的小须鲸头骨,现在成了酒吧的装饰。


已经71岁的法伊夫,如今终于觉得可以安心退休,“现在不但年轻人回来了,他们还在这里生儿育女,因为他们发现这儿充满了新的机遇,也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在这样亲和与自然的环境中成长。


图片图片图片图片

海盗船。

友善而紧密的社区也影响着外来者,比如花了四年时间拍摄埃格岛的德勒古,实际上,他自己也发现,来的次数越多,他按下的快门反而越少,更多的时间则是与居民一起建造、修修补补或者钓鱼、做饭。


有一年圣诞节,因为岛上居民从来没吃过正宗的松饼,摄影师还从家里搬去了沉重的制松饼机,在开派对的晚上,他在几个当地少年的帮助下,给所有的居民做了松饼。


图片图片图片

自己造船的道格尔(Dougal)。

图片

凯瑟琳(Catherine)在自己的工作间里。


2020年,由于“新冠”疫情的蔓延,埃格岛的居民社区决定暂时不接待游客,即便旅游业是岛上的经济支柱之一,他们都认为,情愿关闭民宿和咖啡馆,也不能拿岛上年迈居民的健康冒险,可以说,这样的决定正是社区凝聚力的体现。


在这个因疫情、气象危机和局部冲突而动荡不安的世界中,哪怕只是翻阅摄影师德勒古拍摄的岛上影像,都似乎给人带来一份安心,埃格岛展现了社区的可能性,因而这似乎不再仅仅是一个迷你的小岛,而是波涛汹涌的世界中一艘驶向未来的船。


图片

这对新人都出生在爱丁堡,他们曾经在来埃格岛的渡船上相识,如今选择在岛上举办婚礼。


来源原创 CITYZINE 城市画报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频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

0条评论

Vacation:慵懒自由的小时光

内外之间 0评论 2021-09-26

住个酒店,竟然也要上天入地

外滩设计酒店 0评论 2021-09-24

丹麦,一半海水,一半火焰

地球知识局 0评论 2021-09-22

来了!中国赏秋地图

星球研究所 0评论 2021-09-19

衢州,浙不浙江?

谁最中国 0评论 2021-09-14

江西,有多辣?

谁最中国 0评论 2021-09-13

国家告诉你,乡镇旅游去那里

姚亚奇 0评论 2021-09-11

潮州滋味养成史

魏水华 0评论 2021-09-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