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旋门,将消失十六天

莫一奥

2021-09-14 09:47:46

已关注

图片

2021077


无用之用



壮丽的凯旋门,在 9 月 18 日至 10 月 3 日被全部包裹起来,“消失”十六天。


这是保加利亚艺术家克里斯托( Christo Javacheff )与妻子珍妮·克劳德( Jeanne Claude )构思于 60 年前的艺术项目,名为《包裹凯旋门》。


图片

包裹凯旋门草稿 克里斯托与珍妮 1962 年


克里斯托与珍妮都是寡言少语之人,极少对自己的作品发表言论,但那些已经实现或有待实施的项目,都传达出了一个相同的愿望:通过改变人们与周围景观的关系,促使人们以另一种眼光看待身边的世界。


包裹凯旋门》,亦是如此。


图片

图片

图片

实施《包裹凯旋门》项目


本次项目的制作,将耗费 25000 平方米的银蓝色可回收聚丙烯布料和 7000 米长的红色绳索。如往常一样,克里斯托不接受任何公立机构或私人的资助,仅通过出售草稿及各类作品,自行承担了全部资金。


图片

图片

图片

实施《包裹凯旋门》项目


对于如此纯粹的艺术创作,或许还是有人会疑惑它出现的意义。四个月前,我写下一篇关于克里斯托与珍妮的名为《所有美好,皆是无用》的文章,也许可以给出答案,如下:


1970 年,鲍勃·迪伦( Bob Dylan )发布第十一张专辑《崭新的清晨》。歌词宁静又疏离,它构筑起的,是尘嚣之外的一处别境。


商品化浪潮随处可见,人们向往远离城市的自然,需要一个崭新的清晨。也是在这一年,罗伯特·史密森( Robert Smithson )放弃花哨的流行艺术,去到罕有人至的岸边,将 6000 多吨黑色玄武岩推进了湖中。


图片

螺旋形的防波堤 史密森 1970 年


那是位于犹他州已经废弃掉的盐湖,湖中菌类生物疯狂繁殖,湖水常常呈现出艳丽的粉色,岸上则是锈蚀不堪的采矿设备和人类短暂涉足过的荒芜痕迹。


细微生命与工业废墟于此处相遇,犹如幻象。


史密森把岩石和泥土推向湖中 50 米处,将其塑造成螺旋形状,彷佛远古遗迹。它们偶尔露出,又总是被上涨的湖水淹没。由于盐度过高,湖水褪去后析出的盐晶体附着在黑色玄武岩表面,使“遗迹”变为了白色,更显圣洁,也更加神秘。


图片

多年后的《螺旋形的防波堤》


这是史密森最为人熟知的一次创作,名为《螺旋形的防波堤》,在艺术史上被归为大地艺术。


虽叫防波堤,但它并不具备堤坝的功能,甚至没有现代意义上的任何实际用途。从高空望去,那只是人类在地球上微不足道的天真涂鸦,也可以说,它是人类试图与大自然进行对话的美好尝试。


图片

俯瞰《螺旋形的防波堤》


3 年后,因飞机失事,史密森的艺术生命过早结束。但“大地艺术”这种创作形式却被越来越多的人所接受,人类在大自然中留下的“无用”美好,也越来越多。


1991 年,保加利亚艺术家克里斯托( Christo Javacheff )与妻子珍妮·克劳德( Jeanne Claude )在日本和美国两地完成了一件浪漫至极的大地艺术作品——《伞》。


图片

图片

伞 克里斯托与珍妮 1991 年


日本气候湿润,温度适中,茨城县北面海岸上散落着与之相宜的蓝色的伞;美国加利福尼亚州西海岸的山坡上,荒草丛丛,一片萧索,放置在那里的是黄色的伞。


为了保持稳定,高度近 5 米的伞,每顶都重达 200 多公斤。克里斯托与珍妮先是在日本安装完成,随后利用两地 17 个小时的时差,迅速飞往加州实施安装。


10 月 9 日清晨,伴着升起的太阳,东西半球不同地点的 3100 顶伞,在相同时刻共同打开。


图片

图片

伞 克里斯托与珍妮 1991 年


面对这样的作品,刻意阐释其深意或社会学内涵,已经没有任何意义。它们的存在,是一种纯粹的美好,一种证明被绑在齿轮上旋转的人类仍然能够放弃“有用”去单纯展现的美好。


克里斯托与珍妮的一生,都在为这种“无用”而努力。


他们出生于 1935 年 6 月 13 日的同一个小时里,在巴黎相遇后,二人开始一起创作,直到珍妮( 2009 年)离世。他们总计构思过 59 个方案,最终仅有 20 余件得以实施,《漂浮码头》便是在珍妮离开后,克里斯托从方案中挑选并独自完成的第一件作品。


图片

图片

图片

漂浮码头 克里斯托 2016 年


2013 年,在考察过意大利的伊赛奥湖后,克里斯托认定这里是实现他与珍妮梦想的地方。


他准备了 3 年,用 3 个月的时间将 10 万平米的黄色物料覆盖了伊赛奥湖附近的 3 公里码头和 2.5 公里街道。这是一个开放的展览项目,所有人都可以免费进入,施工完成后,几百万人陆续来到伊赛奥湖人们行走在漂浮的码头上,惊奇又欣喜。


图片

图片

图片

漂浮码头 克里斯托 2016 年

 

《漂浮码头》不是永久呈现的作品,16 天之后,所有的组件都如《伞》一样被移除,回归工业利用,它们只是短时间呈现,之后便会不留痕迹的彻底消失。


克里斯托与珍妮所有作品,大都如此。


可以想象,如此规模的作品,制造和实施成本非常高,有些甚至需要上千万美元,但他们从不接受任何个人和机构的赞助,即使给实施地政府带来了极为可观的旅游收入,夫妻二人也分文不取,他们的全部费用均来自出售自己的作品——准备阶段的草图、习作、缩小模型,又或是早年的小型作品。


图片

峡谷帷幔 克里斯托与珍妮 1970 年


创作时,他们保持了最大程度的自由。生活上,他们则保留了最初的节俭。


克里斯托与珍妮没有知名艺术家的巨大工作室,也没有车,他们住在一栋没有电梯的老旧公寓的五层,每天都需要走楼梯上下。多年前,记者关心的问道:为何不换一个有电梯的住处?珍妮说:制作作品的费用,能够买无数部电梯,但这是我们选择的生活。


去年五月,克里斯托在家中去世。他与珍妮共同构思的几十种“无用”,还未来得及实施。那也是几十种美好,我们终是不会再见。


文章来源:LCA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频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