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传席:这四位浙江大家,撑起了中国画的半壁江山

陈传席

2021-09-14 17:07:30

已关注

凡清明灵秀、磅礴郁积之地,必出非常之人物。大抵近山者,多出威武之将;近水者,多出文雅之士。越中有青山峻岭,更有绿山秀泖,河渠纵横,无处不见,清明灵秀之气,荡溢钟聚。故越中所出武将,亦能文;所出文士,亦能武。王阳明好言兵,善骑射,从武为兵部尚书。然其从文,谈理论道,又为心学大家。陆游乃大诗人,又能战斗于抗金前线。越中之非常人物,立德、立功、立言者无所不有,皆赫赫大家,又以文学艺术之士尤多。


今言『越中四家』者,乃徐渭、陈洪绶、赵之谦、任伯年四人,皆绘画大宗师。实则越中绘画名家何止千百,仅以此四家为代表耳。『越中四家』不仅是越中的四位大画家,更是中国的四大画家,也是世界级的四大画家。他们都具有创新精神,都独树一帜,对中国绘画艺术的影响,是无与伦比的。

图片
徐渭(一五二一—一五九三),初字文清,改字文长,号天池山人、青藤道士、山阴布衣、田水月等,浙江山阴(今绍兴)人。他不仅是伟大的画家,更是明代伟大的文学家、书法家。他少时师事王阳明的门人季本,学习『致良知』的学说,继之师事山阴同乡王畿(字汝中,号龙溪,也是王阳明的门人)。王畿的学说主张『从心悟入』『心之本体』等,对徐渭影响至大。徐渭首先是一个文学家,他的诗文,他的戏曲,被大文学家、公安派领袖袁宏道称为『先生诗文倔起,一扫近代芜秽之习,百世而下,自有定论』。陶望龄则说:『越之文士著名者,前惟陆务观最善,后则文长』,把他和宋代大诗人陆游并称。
图片
徐渭好谈兵,能击剑。三十七岁时,浙闽军务总督少保胡宗宪闻其善古文词,聘入幕府做书记。然而徐渭却帮助胡宗宪训练新兵,抗击倭寇,『短衣混战士舟中』,观察地形,分析敌情,设奇谋,围杀倭寇,打了很多胜仗,为国家建立奇功。但不久,因朝中宗派斗争,胡宗宪被捕,后在狱中自杀。案情涉及徐渭,徐渭的精神极度紧张。他曾多次自杀,『九死辄九生』,不死,但精神已失常,以至怀疑他的妻子张氏不忠,失手把她杀了,然后被捕入狱。幸亏有人赏识他的才华,帮助他,但坐了七年牢,五十三岁时出狱。他还希望再干一番事业,但不久因身体不支,只好回家。从此,他把一腔热血和才华用于戏曲、诗文的创作。为了生存,为了平息心中的不平之气,他也用书法绘画寄托自己的情怀。他的《题墨葡萄》名句『半生落魄已成翁,独立书斋啸晚风。笔底明珠无处卖,闲抛闲掷野藤中』,正是他怀才不遇、愤世嫉俗的自然流露。
图片徐渭本无心做画家,他于创作戏曲、诗文之余,将一腔热血和不可一世之气,概泄之于画。他用大笔挥洒,纵横涂抹,将其胸中一段不可磨灭之气,英雄失路、托足无门之悲,尽蕴于笔墨之中。其画本无成法,更无蹊辙可求,只有磅礴之气可见,真是『无古无今』,推倒一世,开拓万古,从此形成『青藤画派』。
图片
徐渭绘画的成功,主要源于他本人的气质和诗文基础,这是其他人所难具备的。他的书法基础也很重要。袁宏道说:『文长喜作书,笔意奔放如其诗,苍劲中姿媚跃出。……文长书决当在王雅宜、文征仲之上。不论书法而论书神,先生者诚八法之散圣,字林之侠客也。间以其余,旁溢为花草竹石,皆超逸有致。』 这个评论绝非过誉。袁宏道看到的徐渭书画,应该是真迹,因为当时还没有人伪造这位坐了七年大牢的布衣的书画。因为徐渭生前无官位、无大名气,所以他的书画作品很难得到人们的过高重视,保存下来的画也不会太多。但经袁宏道盛誉后,人们开始寻找他的书画作品,于是伪造者层出不穷。现存署名『徐渭』的书画大多是后人伪造的。所以,很多书法作品做作颤抖,俗恶不堪;很多绘画作品既见不出才气,也无功力,都玷污了徐渭的名声。只有南京博物院藏的《杂花卷》是徐渭的典型真迹,那雄强、猛烈、不可一世的伟大气概,如闪电,如雷鸣,如巨浪腾空,如排山倒海,如万马奔腾,古所未有,后亦鲜见。而其激烈的笔墨中又蕴含着无穷的内涵和文化品质,更是他人所不可及的。
图片
徐渭的艺术,出于古,而离于古;师于法,又破于法。他于法外立法,开创了前无古人的『青藤』画法,世称『白阳青藤』。当然,『白阳』 (陈道复)开创之功不可没,而『青藤』更成熟、更完善、更典型,故后人言『青藤』者更多。
图片



徐渭的画对后世产生了巨大的影响。清代的石涛、『扬州八怪』、清末『海派』,乃至近现代的齐白石、黄宾虹等,无不对徐渭顶礼膜拜。石涛题徐渭《四时花果图卷》云:『青藤笔墨人间宝,数十年来无此道。老涛不会论春冬,四时之气随余草。』(见《艺苑掇英》第三十二期,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一九八六年版)他的画论也应同时产生了巨大的影响。特别是『扬州八怪』之一的郑板桥,曾刻印自嘲『青藤门下走狗』 『青藤门下牛马走』。他的《贺新郎·徐青藤草书一卷》有句云:『只有文章书画笔,无古无今独逞。』他还说:『徐文长、高且园两先生不甚画兰竹,而燮时时学之弗辍,盖师其意不在迹象间也。文长、且园才横而气豪……』吴昌硕题《葡萄图》云:『青藤画,奇古放逸,不可一世,似其为人。想下笔时,天地为之低昂,虬龙失其夭矫,大似张旭怀素草书得意时也。不善学之,必失寿陵故步。葡萄酿酒碧于烟,味苦如今不值钱。悟出草书藤一束,人间何处问张颠。』(《缶庐诗别存》卷一《葡萄》)齐白石在诗文稿中写道:『青藤、雪个、大涤子之画,能横涂纵抹,余心极服之。恨不生前三百年,或为诸君磨墨理纸,诸君不纳,余于门之外,饿而不去,亦快事也。』白石七十岁题画诗又云:『青藤雪个远凡胎,老缶衰年别有才。我愿九泉为走狗,三家门下转轮来。』黄宾虹则说:『青藤白阳才不羁,缋事兼通文与诗。取神遗貌并千古,五百年下私淑之。』
图片
徐渭之后,画大写意绘画者,鲜有不受徐渭影响者。袁宏道说徐渭是『有明一人』,不仅指其诗文,也指其书画。有明一代画坛,初有宫廷派、浙派,继之吴门派、松江派等。后者被称为『正宗』,但成就并不高。我在拙著《中国山水画史》中说:『(他们)不过是在前人画风的基础上稍加变化而已,是平原上突出的土丘,而不是群山中高耸的奇峰。』但到明后期,却在越中出现了中国画坛上两座『奇峰』——徐渭和陈洪绶。
图片
徐渭是摒弃了当时所有画法向前冲,冲到最前列,独创了新的画风,照耀千古。陈洪绶反其道而行,也摒弃了当时流行的画风,向后溯,愈古愈新。他越过明、元、宋,上追至唐和魏晋,以古为新,又树立了另一面旗帜,同样照耀千古。还要说明,徐渭的绘画和他的论画是一致的。他在绘画理论上,也是独树一帜的。这个问题,我在拙著《中国绘画理论史》中专列一章《徐渭论画》 ,可以参阅。
图片
继承有正向继承、横向继承、反向继承,陈洪绶是反向继承徐渭的。徐渭是把大写意发展到极致,陈洪绶是见到的。他的父亲和徐渭是忘年交,他经常居住在徐渭的青藤书屋中,并写了不少和青藤书屋有关的诗。他不可能沿着徐渭的画风再画下去,故反其道而行,即参照徐渭的大写意画,避免狂风骤雨般的急烈,而采取一种高古的画风,建立另一高峰。
图片陈洪绶(一五九八—一六五二),字章侯,号老莲、悔迟、老迟、悔僧、云门僧等,越中诸暨人。很多人(包括我以前的著作)都是说陈洪绶早年拜蓝瑛为师学画,但据我的考证,他和蓝瑛(字田叔)只是朋友。他的《宝纶堂集》中有五首《寄蓝田叔》诗,皆直称其名和字,而不称师。从诗的内容来看也是朋友,而非师生。但陈洪绶的绘画中,其背景山水树石部分,却明显来自蓝瑛。而蓝瑛见到陈洪绶画的人物,说:『使斯人画成,道子、子昂均当北面,我辈尚敢措笔乎!』蓝瑛还说:『此天授也。』 所以,蓝瑛从此不再画人物。
图片
陈洪绶的老师是毛文龙,《宝纶堂集》中陈洪绶写《寄毛诗》《问毛师病》等六首。毛文龙是浙江仁和(今杭州)人,官至左都督,镇守辽东、皮岛,多次击退清兵。毛文龙曾向陈继儒求一篇文字,陈索价太高,毛无法付,陈深恨之,在董其昌面前造了毛很多谣。董其昌告诉他的门生袁崇焕,袁误信之,并深恨这种不法专擅的官员,于是在任辽抚时斩杀了毛文龙。但陈洪绶向毛文龙学习了什么,尚无考。
图片
记载中,陈洪绶是刘宗周的学生。刘宗周也是越中山阴人,字起东,号念台,人称蕺山先生,也是王阳明学派的。但刘宗周是很严谨的人物,力主『慎独』,而陈洪绶是不拘小节,且十分放逸的艺术家,所以,陈洪绶不久就离开了刘宗周。但陈洪绶终生尊敬刘宗周,其《宝纶堂集》中就有《上总宪刘先生书》等文,对老师是十分推崇的。
图片
陈洪绶能诗,《宝纶堂集》收其诗词文共十卷。
陈洪绶的最大成就在人物画。当时的大文人、大收藏家周亮工说陈『前身盖大觉金仙』。一代词宗吴伟业云:『四十年来谁不朽,北有崔青蚓,南犹陈章侯。』 张庚《国朝画征录》云:『陈洪绶画人物,躯干伟岸,衣纹清圆细劲,有公麟、子昂之妙……其力量气局超拔磊落,在仇(英)、唐(寅)之上。盖明三百年无此笔墨也。』

图片
陈洪绶的画在当时就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张宗子说:『章侯聪明桀傲,字画出人,掀翻窠套,怵动王公。』说陈洪绶的画『掀翻窠套』,十分形象。他完全突破了当时的一切画法,上追唐宋、魏晋,但又不同于唐宋、魏晋,帜树东南,饮誉海内外。毛奇龄说『海内传模为生者数千家』,又记:『朝鲜、兀良哈、日本、撒马儿罕、乌思藏购莲(陈老莲)画,重其值。』有人用竹筒装了陈洪绶的画两幅到日本,『贻日本主,主大喜,重予宴,酬以囊珠,亦传模笔也。』日本国主以一口袋宝珠求购陈画,结果还不是真迹,乃临摹品。到了清代,上海成为画坛重镇,『海上画派』中的著名人物画家任熊、任薰、任颐、任预,一直到现代名家谢稚柳等,都是师法陈洪绶的。
图片
日本画中,以『浮世绘』 影响最大,成就也最高。浮世绘就是学习陈洪绶的,海派画影响全中国、全世界,浮世绘也影响全世界。西方的凡·高、马蒂斯等皆学浮世绘而成名,其源皆在陈洪绶。

图片
开海派的另一大家是赵之谦。赵之谦(一八二九—一八八四),字撝叔,又字益甫、子欠,号铁三、冷君、叔子、悲盦、悲居士、悔素、撝翁等,室名有二金蝶堂、苦兼室、悔读室、仰视千七百二十九鹤斋等,绍兴人。
图片
赵之谦的第一位老师是沈复粲(一七七九—一八五○),字霞西,斋号铭野山房,乃越中名士,又是大藏书家。陈洪绶的《宝纶堂集》康熙本现存世仅两本,其中一本藏美国哈佛大学图书馆,便是沈复粲的藏本,上有沈的收藏印。沈不仅收藏了陈洪绶的诗文,还参与整理,其书上便有他的题跋,其书眉上还有沈氏手录陈洪绶诗一百多首。如此看来,陈洪绶对沈复粲也有一定影响。沈又是赵之谦的老师,则赵之谦和陈洪绶也是有因缘的。
图片
记载海派绘画的早期一本重要著作是《海上墨林》。《海上墨林》一书把赵之谦列入海派的『寓贤』。赵之谦是越中人,也不长期居住上海,但经常去上海。
图片
《海上墨林》一书是高邕敦促杨逸编写的。高、杨都久居上海,且又和赵同时,列赵为上海画坛『寓贤』,必有道理。考诸画史,在赵之谦之前,上海书画即很兴盛。高邕序《海上墨林》云:『大江南北,书画士无量数……其橐笔而游、闻风而趋者,必于上海。』又云:『闻乾嘉时,沧州李味庄观察廷敬,备兵上海,提倡风雅。有诗、书、画一长者,无不延纳平远山房,坛坫之盛,海内所推。道光己亥(一八三九),虞山蒋霞竹隐君宝龄来沪消暑,集诸名士于小蓬莱,宾客列坐,操翰无虚日。此殆为书画会之嚆矢。』
图片
乾隆时,上海已成为『道台』,李廷敬为军事长官,即提倡风雅。从那时起,上海的诗书画活动就很兴盛。到了鸦片战争前夕,虞山画家蒋宝龄来到上海,集诸多名士于小蓬莱,作画题诗,日日如此,宾客雅集,殆为上海书画会之始。但那时画家们各显画风,大批皆『四王』余绪,或略加变化而已,『海派』 特色尚未形成,也即是说,当时有『海画』而无『海派』。
图片
图片
赵之谦出现后,以金石入画,形成了不同于前人的独特风貌。《海上墨林》记其『画则兼习南北二派,继而苦心精思,悟彻书画合一之旨。求笔诀于古今人书,得泾县包氏世臣、阳湖张氏琦所论著,而知钩、捺、拒、送万毫齐力之法,专力于篆、隶、八分及北魏书,遂臻神妙,更推篆隶之意以作画。山水花卉古茂沉雄,戛戛独造』。这句话是很准确的,说他『更推篆隶之意以作画』 『古茂沉雄』,这在他的画中皆可得到印证。他下笔稳重,用墨沉着,万毫齐力,不作轻巧闪避,如作篆隶,一扫『四王』末习的柔美软弱之气,也改变了『扬州八怪』的轻率之习,从此奠定『海派』特色的基础。
图片
赵之谦是开『海派』的奠基人物。赵之谦创其始,吴昌硕弘其迹。吴昌硕也不走『四王』的路,而是沿着赵之谦开创的『金石派』的道路向前发展。因为吴昌硕寿命长,弟子多,又正值当时上海经济发达,巨商云集,购画且多,故后期吴的影响更大。但吴的各方面成就都受了赵之谦的影响。赵是开创之功,是海派的第一位领袖。
图片
在赵之谦和吴昌硕之间还有一位重要人物,即吴昌硕的老师任伯年,也是海派大家。
任伯年(一八四○—一八九六),名颐,初名润,字小楼,后改字伯年,越中山阴(今绍兴)人。其父鹤声,字淞云,也是越中一位画家,工人物写照。任伯年自幼即受其父指导,少年时曾参加太平军为旗手,后遇任熊,被收为弟子,又从任薰学画。任熊、任薰都是师法陈洪绶的,故任伯年也是陈洪绶一系的大家。
图片
任伯年后来长期居住上海,卖画为生。他的《群仙祝寿图》等大型、严肃、工整的绘画,全出于陈洪绶一系。但任伯年是天才型画家,食古能化。他出于卖画需要,变陈洪绶的高古而缓慢为快速而淡雅。他的人物画千变万化,造型准确,神韵生动,随意而自然,当时无人能及,而且他虽以人物画见长,花鸟、山水也皆称海派的代表画家。
图片
任伯年更是中国画家中能对景写生的重要画家。他的很多花鸟画上皆有『对景写生』的题字,他的白描写生画稿至今保留很多。张聿光说:『任伯年写生能力很强,古人中找不到一个能和他相比。』
图片
吴昌硕称任伯年为『画圣』。吴昌硕原来只是一位书法家,他向任伯年请教绘画。任伯年根据他的特长,叫他把书法用笔用到绘画中去,功力自然深厚。任、吴情在师友之间。但在绘画上,任伯年确实给予吴昌硕重要指点,吴昌硕也称任伯年为『先生』。吴昌硕的成功,实是受到赵之谦和任伯年两家影响,而且又有陈洪绶、徐渭的因素。
图片
徐悲鸿最推崇任伯年,认为任是『此则元四家,明之文、沈、唐所望尘莫及也。吾故定之为仇十洲后中国画家第一人』,『为一代明星……是抒情诗人。』在任伯年生前,《点石斋画报》即增刊刊印了他的《课徒画稿》,还出版了刻本《任伯年现实真迹画谱》,《芥子园画谱》也增印了任伯年的人物、花鸟、山水等作品。当时画坛一致认为任伯年是『海派』 画坛的主将,而且他的影响播及海外。
图片
英国的芬利麦坚在英国《画家》杂志中称赞任伯年:『他的艺术造诣与西方的凡·高相若,在十九世纪中为最具有创造性的宗师。』法国著名画家达仰对任伯年更为赞赏,他说:『多么活泼的天机,在这些鲜明的水彩画里;多么微妙的和谐,在这些如此密致的彩色中。由于一种如此清新的趣味,一种意到笔随的手法——并且只用最简单的方术——那样从容地表现了如许多的物事,难道不是一位大艺术家的作品么?任伯年真是一位大师!』
图片
『越中四家』中,徐渭是开大写意一派的大宗师,陈洪绶是高古一派的大宗师,赵之谦是开『海派』的大宗师,任伯年是『海派』中期的主将,又是中国绘画从古代转向现代的里程碑式画家。四家一脉相承地具有创新精神,为中国艺术家、为世界艺术家提供了创新开派的范式。越中人认为这四家是越中人的骄傲,其实是中国的骄傲,是世界的骄傲。当然,越中人可以多骄傲一点而已,因为越中的土地生育了他们,越中的山水滋养他们更多一点。

徐渭 、陈洪绶 、赵之谦 、任伯年为中国画史上开宗之派之大家,“创新” 为四大家之共同特点。绍兴历时三年,以全球化征集的方式取得四大家作品,并联袂结集出版,这是历史文化名城为“古城之子”当代立传,旨在启示当代社会对于传统文化的继承与创新。画集由著名画家李世南主编,著名美术理论家陈传席作序,极具馆藏重器之价值。

文章来源:最美文房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频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