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英国特工总爱在美术馆里接头?

Eurus

2021-10-13 12:03:43

已关注

《007:无暇赴死》即将于10月29日在国内上映,对于那些对前24部007系列电影,还留存有一定印象的观众来说,提到邦德其人,最先出现在脑海里的,多半不是他跳了几座桥,或者受了几次伤。要么是宝马香车,要么是酒馆赌场,要么是比邦德还抢镜的邦女郎,甚至是那杯shaken, not stirred的马提尼,才是最像“邦德本德”的名片。

图片

©️ 007:无暇赴死 No Time to Die (2021)

不管是像邦德这种看似很“闲”,热爱飙车和打牌的英国特工,还是各位值守内勤与外勤的“非著名特工”,在执行重要任务时,总会格外慎之又慎。而不知道是巧合还是必然,这些特工们,好像都不约而同地,喜欢跑到美术馆或者博物馆接个头,传个信。那为何这些特工们钟情去这些艺术藏品胜地打卡呢?

,时长02:34



特工们怎么

都开始“搞艺术”了?

在2012年的《007:大破天幕杀机》里,邦德把和Q的接头地点,就选在了位于伦敦特拉法加广场的国家美术馆,更确切点说,是34号展厅。

等待Q的时候,邦德背对18世纪画家约瑟夫·莱特的《气泵里的鸟实验》(Experiment on a Bird in the Air Pump, 1768)与托马斯·庚斯博罗的《哈勒特夫妇》(The Morning Walk, 1785),而他正在“欣赏”的,则是透纳的名作《战斗的泰梅莱尔号》(The Fighting Temeraire, 1838)。

图片

©️ 007:大破天幕杀机 Skyfall (2012)

除了这三幅名作,故事进展到上海部分,一幅由意大利画家莫蒂里安尼绘制的,名为《执扇女人》(Woman with a Fan, 1919)的作品,也作为重要线索出现在影片当中。

而将绘画或艺术作品与主线故事关联,在007系列中早有先例,1962年的开山之作《007之诺博士》里,就曾经出现过戈雅的名作《惠灵顿公爵肖像》。关于这幅画还有一段传奇,1961年,也就是影片上映的前一年,戈雅原作在伦敦国家美术馆被盗,直至1965年才被找回。

图片

©️ 007之诺博士 Dr. No (1962)

不管是国家公立美术馆,还是私人画廊,在特工电影,特别是英国特工电影中,三不五时就要占据一些戏份。爱和美术馆打交道的特工也不止邦德一个,在《碟中谍6:全面瓦解》中,连美国人伊桑·亨特到了伦敦,执行任务时都会路过一下泰特美术馆“以示尊敬”,仿佛入乡随俗的某种礼节。

图片

©️ 007:大破天幕杀机 Skyfall (2012)

究其原因,最简单的理由,大概是伦敦的大小美术馆,真的太多了……就连军情六处的大本营SIS大楼,与泰特都不过是一河之隔,也就是步行10分钟过个桥的距离。被这样的艺术文化环境所包围,想不养出好品味恐怕都难。

邦德的好品味,恐怕比他这半个世纪以来都解决过哪些国际危机,更让人印象深刻。并且不知道是不是受他的影响,在越来越多的特工题材电影里,各国情报人员,也纷纷开始“搞艺术”。

图片图片

©️ 碟中谍6:全面瓦解 (2018)

刚才说的美国人伊桑·亨特,在《碟中谍6:全面瓦解》中,到艺术之都巴黎出外勤,就把该搞的艺术全都搞了一遍。一落地,就是直接跳伞降落在巴黎大皇宫,从玻璃穹顶向下俯瞰,这种视角对于普通观光客们而言,有点羡慕不来。

巴黎地标埃菲尔铁塔更加不必说,选在在塔畔接头,颇有点“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的意思。解决任务之余,亨特又在巴黎皇家宫殿,与心上人伊尔莎会面。而在皇家宫殿的庭院,有法国当代艺术家丹尼尔·布伦的作品,是用260个黑白相间的石柱组成的装置艺术。概念先行的现代艺术作品,陈列于古典艺术风格建筑内,利用反差制造出特别的观感。

图片

©️ 女间谍 Spy (2015)

两位全球顶尖的特工都开始“搞艺术”,其他人也没有怠慢,就连《女间谍》里梅丽莎·麦卡锡饰演的菜鸟特工苏珊,在布达佩斯外勤也不忘跑到在整个欧洲都数一数二的博物馆Museum of Ethnographic“打个卡”。

说来也有趣,在特工们纷纷“搞艺术”,打卡世界各地美术馆博物馆的风潮之下,有一部分博物馆,也给出了热情回应。譬如在2019年,维也纳的一家博物馆,就专门按照经典间谍题材影片《第三人》当中的场景,打造了一间特别展厅,用于纪念影片上映70周年。

图片

©️ 第三人 The Third Man (1949)

图片

©️ Dritte Mann Museum 模拟电影《第三人》打造的特别展厅

而在2020年,纽约博物馆也举办了一次间谍特展,展览一系列间谍与特工题材影片的服装、道具,以及幕后相关纪录影像资料,并以Spyflix为名,开办了一次小型的“特工电影节”。

原本,在邦德为代表的特工带队之下,影迷和读者就对这一自带神秘色彩的职业充满幻想。随着银幕上的他们,与美术馆、博物馆这类艺术场所的“联动”越来越多,让这些身负各色神秘任务的特工,显得更具有魅惑性。

图片

©️ 锅匠,裁缝,士兵,间谍 Tinker Tailor Soldier Spy (2011)



剑桥版007

除了“007系列”,“碟中谍系列”,以及同为特工题材的文学作品“史迈利三部曲”,在《剑桥风云》《军情五处》《布莱切利四人组》等一众影视作品的演绎下,特工俨然成为了集智慧与品位于一身的虚构艺术形象。而曾经真实存在于历史当中的特工们,他们的迷人程度,丝毫不亚于这些文学角色。

图片

©️ 剑桥风云 Cambridge Spies (2003)

在二战时期,苏联情报机构克格勃曾经招募过五位来自剑桥大学的高材生,打入英国政权核心部门,史称“剑桥五杰”。这五位特工不仅出身优渥,自身也是同辈之中的佼佼者,可谓“最不像特工的特工”。

其中一位名叫盖伊·伯吉斯(Guy Burgess)的特工,出身英国海军世家,主修历史专业,离开剑桥之后甚至直接进入军情六处工作;另一位安东尼·布兰特(Anthony Blunt)也是出自贵族家庭,则是剑桥三一学院的艺术教授,在英国艺术界享有极高的权威,还是伊丽莎白女王的艺术顾问,可以自由出入白金汉宫。不难看出,好品味在几位深藏不露的卧底特工这里,已然成了他们的某种伪装。

图片

©️ 盖伊·伯吉斯,photo by AcSTEVEN RUNCIMAN ESTATE

巧合的是,“007系列”小说作者伊恩·弗莱明,与“史迈利三部曲”的作者约翰·勒卡雷,也都是有过在情报部门工作经验的所谓“学霸”,都是特工转行,成了间谍小说家。

弗莱明先后就读于伊顿公学与英国皇家军事学院,在二战时期是英国海军上将约翰·戈弗雷的私人助手,尽管不是活跃在情报最前线的特工,日常工作也是与大量军事机密文件打交道。

图片

©️ 肖恩·康纳利(左二)与伊恩·弗莱明(左三)

而说到他的品味,大概就是“邦德本人”,对香烟美酒格外讲究,衣装行头则是高级定制。让他成为一代间谍文学大师的“007系列”小说,也是他在位于牙买加的私人别墅中完成的。不少“007系列”的忠实粉丝都公认,第一代邦德的饰演者肖恩·康纳利,与弗莱明本人的风度最为相近。

图片

©️ 约翰·勒卡雷,1979

“史迈利三部曲”的作者勒卡雷,则和史迈利有不少神似之处,都属于深藏不露型人物。他在20岁不到的年纪,被英国政府招募担任对东柏林的间谍活动。退役之后,他在牛津大学攻读现代语言,之后在伊顿公学教授法文与德文,也是名副其实的学霸本人。

《纽约时报》曾经用类似“岁月使他沉淀”的句子,对勒卡雷不吝赞美。的确,勒卡雷晚年每每出现在镜头前,都是利落干净的一头银发,加上剪裁合体的三件套,完全符合特工故事爱好者们,对于间谍的完美预设。

图片

©️ 电影《锅匠,裁缝,士兵,间谍》(2011)

改编自约翰·勒卡雷的“史迈利三部曲”

学识造诣高,艺术修养好,品位又出挑,文学与影视作品里的英国特工,之所以让人格外着迷,大概有不少都来自于这些创作者本人由内而外散发的个人魅力。观众喜欢看007的冒险,也爱看史迈利不见硝烟的对决。就像《王牌特工:特工学院》中,科林·费斯饰演的哈利那般潇洒,一边以长柄伞做手杖,不徐不疾地吐露manners maketh man,一边干净凌厉地闩门暴打对手。这大抵是因为“绅士之战”,总能带来一种先礼后兵式的张力与刺激吧。

图片

©️ 王牌特工:特工学院 (2014)


文章来源:NOWNESS现在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频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