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生︱与邱志杰同志书:书法不是权力的阴茎,菜场也不是金钱的妓院

五角场张生

2021-10-13 17:05:09

已关注
在Prada从9月27日起把上海乌鲁木齐中路的菜场用印有自己logo的廉价的墙纸和花花绿绿的纸头生硬的“镶嵌”起来,引来各种所谓的“潮人”(草人)前往“打卡”自拍的狂潮之时,我才知道,邱志杰早在今年5月份就捷足先登,在北京三源里菜场搞了个书法展,从现场照片可以看出,邱可谓不遗余力,用各种毛笔字把菜场的上上下下左左右右“书写”了一通,让人油然而生一种如其所说的步入菜场犹如步入”灵堂“的惊悚感。Prada是奢侈品大牌,邱志杰是个美术学院的教师,两者却因中国的菜市场“千里姻缘一线牵”,让人觉得不可思议。当然,两者也有异曲同工之妙,那就是对菜场这个既沉默又喧哗、既神圣又世俗的场所的如出一辙的生硬的“强奸”行为。不同的是前者是PRADA所代表的金钱的力量,后者表面上是书法所代表的艺术的力量,但其实质却不过是邱所崇拜的官员艺术权力的自我手淫而已。
这当然不是我的主观臆测,而是邱本人的书家自道。在《美术报》5月7日针对这次书法菜场的自我访谈《邱志杰,为什么要在三源里菜市场挂书法?》中,他几乎是流着口水如数家珍的谈论了自己对于中国历史上官员书法家的由衷的爱戴之情。
图片

“像我们的书圣王羲之是右将军,相当于南京军区副司令员;颜真卿是鲁郡开国公,相当于山东省名誉主席;董其昌南京吏部尚书,起码是国务院委员的级别,苏东坡最得意的时候是大学士也就是现在的常委。这些身为官员的文人有社会影响力,承担着社会责任,他们要有那样的胸怀,要想着家国的大事,他的字才会有那样的气魄。他也得是那样严谨的一个官员,千头万绪的事情要组织,同样也表现出非常好的对形、细节和整体的控制力。”


这种强烈的“舔屏”感,这种对书法家的官职的津津乐道以及娴熟的“换算”,让邱志杰“同志“(此处采“同志”原意,如“革命同志”之“同志”)对权力的“情意结”呼之欲出,实际上,他关注羲之也好,真卿也好,其昌也好,并不是他们的书艺,而是他们的官职的大小。也许,这里冒昧的推测一下,根据官职及接近中枢距离的排序,志杰同志最崇拜的书法家很可能是“常委”苏东坡同志。而他的这种对权力艺术的“情意结”在文章最后终于“图穷逼见”,像黑格尔的自我意识一样经历一番云山雾罩的胡扯后终于回到了”自身”: 
图片

“我的恩师郑某某先生(笔者注:为尊者讳,特地隐去郑先生之名),既是漳州市书法家协会的首任主席,同时也是公安局的政委,还曾经是体委的官员。所以我们漳州市公安局的牌子是他写的,刑警大队的牌子是他写的,旁边的电影院“侨乡剧场”的大字是他写的,“芝山公园”四个大字是他写的。漳州是国家排球基地,“女排三连冠纪念碑”的碑文也是他写的。漳州市下面一个县“长泰县民镇纸箱厂”的厂名也是他写的。过去地方上的书法家要为当地提供非常多实用的社会服务。“


显然,邱的这段话是真心的,恩师郑先生就是他心目中的书法家的“标准照”。但其实郑先生也是中国书法家的”标准照”,从邱的角度看来,也许郑先生就是漳州的苏东坡,王羲之等书法前贤的当代“化身“,那么,他本人自然承继了中国书法的这种“道统”或“法统”。
不过稍显遗憾的是,目前邱本人的“级别”似乎还未达到“官而优则书”,或者“官而大则书则题书”的地步,所以,只好把菜场当成“题字场”了。而从中也可看出邱直到今天仍然把书法当成权力的阴茎予以崇拜的“迷思”,所以,看到邱志杰书写的悬挂在菜场当空不无“政府官员”情怀的“烹小鲜如治大国”时,不禁让人哑然失笑。大概这一刻,他突然间觉得自己变“写字”为“书法”了,同时也变身为他所崇拜的“官员书法家”了。正因为此,我想,邱同志的恩师郑先生若在天有灵,作为书法家的他可能会更看重自己的书法家身份,而不是像他的弟子邱一样,把他的各种官职挂在嘴边。
图片
因为,书法虽然可以成为权力的投影,但却并不是权力的阴茎,可以自我繁殖更多的权力。邱所津津乐道的王羲之,苏轼等人,并不是因为他们的似乎可以等同于今日的什么南京军区副司令员或常委的官职,而是因为他们的“书写”成为“书法”,才显得“右军”或“大学士”这样的官职为人所知,而不是像当下的官员书法家那样是因为官职而成为书协主席或者成为所谓的书法家。
当然,邱的这个书法菜场不仅仅是对书法的权力崇拜,同时也是对金钱的崇拜。不过,如同书法不是权力的阴茎一样,菜场也并不是金钱的妓院。因为菜市场是普通民众日常生活献祭的场所,它卑微而神圣,有金钱的算计也有人的花费。人们在这里谋生,也在这里寻觅生存的意义。邱也知道这一点,所以他把自己的字搞进菜场后,还义正词严地说自己搞的这个“展览“不是“展览”,写的也不是“书法”,但是看到他刻意用歪歪扭扭的虚假的“菜场体”写的“日进斗金,财源滚滚”几个字时,还是让人感到这是个“展览“。同时,他也借此像那些官员书法家一样因为为老百姓提供了”实用的社会服务”而感到洋洋自得,而自我陶醉,而自我崇高,因而也自我官员化
图片
而让人的扼腕的是,似乎世界从未改变,北京和上海的文化气氛也是过去的“味道”。不管是北京的邱志杰同志的书法菜市场还是上海的Prada菜市场,两者都不约而同的把自己的“看得见的手”深入到菜场去薅起了“韭菜”,这种举动也不由得让人想起当年鲁迅说过的所谓京派与海派的区别,那就是京派近官,海派近商,邱志杰同志对通过书法菜市场投射出来的是对权力的新冠似的痴迷,而Prada对菜市场的镶嵌,展示的却是对金钱的崇拜,是对自身的膨胀的商业势力的自恋。当然,世上本就无新事,有的只是一系列自我复制的图像而已。



文章来源:法国理论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频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