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赚得越多,拍电影反而越难了?

虹膜

2021-10-14 10:50:50

已关注

虽然流媒体支持的作品为少数幸运者带来了可期的未来,但对如今的大多数独立电影人来说,要想通过制作那种预算紧张、不到300万美元的电影来维持生计,变得更具挑战性了——而这曾经是这个领域的标志。

 

据不少制片人说,一个重要原因是拍摄一部与工会组织无关的电影要困难得多。「戏剧舞台雇员及电影技工、艺术家及相关人员国际联盟」(IATSE)已经成为独立电影界的主导力量,因此拍摄一部电影的预算往往会超过300万这个数字。


图片

《黑寡妇》


一位制片人说:「我不认为你能以低于300万美元的预算制作一部工会人员参与的电影。」尽管一些非工会组织与工会组织的薪酬标准相当,但随着剧组人员规模的扩大,每个剧组人员每天的养老金和福利支出将超过100美元,也就意味着一部工会人员参与的电影会产生额外的成本。


此外,几年前还有一些不属于工会的一流从业人员,但如今,随着工会扩大了其覆盖范围和多样性,这种情况已经不多了。


图片

《毒液2》


IATSE在组织非工会项目方面也变得更加积极。一位制片人说,如果你在前期制作或制作过程中「回心转意」——从非工会制作转为工会制作,「我不会冒这个险,因为无法保证投资方会投入额外的钱。」事实上,为了应对这种临时翻转的风险,一些考虑非工会项目的投资方会在批准之前要求制作方预先提供工会应急计划。

 

独立制片人一般都习惯与美国演员工会-美国电视和广播艺人联合会(SAG-AFTRA)合作,但2020年疫情带来的变故让预算低至七位数的制作变得更加困难。


图片

《尚气》


虽然SAG-AFTRA在上次修订的「低预算协议」中为制片人实施了积极的变化(这份协议奉行「平台无关」政策,意思是制片人不再需要交代初始的制作方式),但「低预算协议」生效的制作成本上限从260万美元降至了200万美元。


美国演员工会的一位代表表示,这一变化允许项目在新媒体平台上免费发布,但他们必须「降低预算门槛,以避免与高预算订阅视频点播(HBSVOD)项目相竞争。」随着通货膨胀提高了线下活动的成本和「低预算协议」规定的制作成本上限的下调,更多的独立制作将因此面临更高的演员成本,在某些情况下,甚至可能要多花数万美元。

 图片

《永恒族》


一位制片人在总结他所谓的「新常态」时说:「18个月前只要250万到360万美元预算的项目,现在可能需要花350万到460万美元。除非有三个演员愿意无偿参演,并且预算安全地低于200万美元,否则很难制作一部非工会项目。」

 

尽管如此,仍有制片人致力于预算不到200万美元的低成本电影,这些影评大多在影院和数字平台同时上映。消失角(Vanishing Angle)就是这样一家制片公司,它制作了丹尼·麦登执导的《野兽之兽》、吉姆·卡明斯和PJ·麦凯布联合执导的《验收测试》等低成本电影,以及中等成本的《雪谷之狼》。


图片

《验收测试》


「我们通过其他收入来源缓解了经济压力,」消失角公司的制片人马特·米勒如此解释,他提到了该公司的品牌内容/营销部门和内部职位中心 DryDock——允许制片人以较低的成本产出自己的作品。「这些布局对我们维持公司的发展至关重要,也让我们可以自由地制作一些低成本电影,而不用耗费巨资去邀请那些大制片人。」

 

通过制作一系列低成本影片,消失角公司也得以在一系列项目中保持相对稳定的班底,」米勒透露,无论是凯文·昌加里斯、PJ·麦凯布和威尔·麦登这样的演员,还是艺术指导查理·泰特纳和麦登(他除了做导演外还担任声音剪辑师)这样的剧组工作人员。


超低或相对低成本项目的报酬可能很低,但大量持续且稳定的工作「为所有人创造了一个生态系统」,也就是说「用一部电影来推动另一部电影,」米勒说。

 

图片

《雪谷之狼》


消失角公司极少考虑一线演员,因而避免了一些额外成本。(一线演员的高片酬会让一部电影超过美国演员工会「低预算协议」的上限,反过来增加整体花在演员方面的成本。)


卡明斯的新片《验收测试》是一部尖锐的讽刺之作,这部影片由他本人自编自导,他甚至还在片中扮演一位好莱坞经纪人,卡明斯表示自己有信心为这些角色选择最合适的人选,而不是最有名的演员,」因为他此前的作品《雷霆之路》和《雪谷之狼》都获得了一定成绩,「我们已经有了一群受众。」

 

图片

《雷霆之路》


同样,独立类型片也受益于已经建立起来的小众粉丝社群,在没有多余资金邀请大牌演员的情况下,这种社群能够帮助提高电影的认知度。分/治公司(Divide/Conquer)的老板兼制片人亚当·亨德里克斯曾出品《禁入直播》和《黑色圣诞节》等恐怖片,他说:「类型片本身就是一个明星/品牌,恐怖片爱好者们有独属于社群内的偶像,不管是导演还是演员。」


类型片还有一个久而持之的好处,就是吸引那些寻找流媒体领域的内容的买家。亨德里克斯说:「事实是,人们更喜欢类型片而不是剧情片。」与一般的剧情片不同,恐怖片有自己专门的流媒体平台,比如「战栗」(Shudder)——它是少数仍然对融资和发行成本低于200万美元的项目感兴趣的买家之一。

 

图片

《禁入直播》


但并非每一家独立电影公司都能从这种品牌效益中得利,或制作出《复仇》和《偷窥者》这样的电影。当我们已经逐渐走出疫情和影院放映的危机后,独立电影人的可持续发展成为了一个日益令人担忧的问题。

 

虽然消失角公司建立了一个生态系统,在商业作品和制作报酬较低的低成本电影之间取得平衡,其他制片人正在通过组建自己的工会来寻求可持续性。


丽贝卡·格林是DearProducer.com网站的创始人,也是《它在身后》和《我们梦中见》等热门独立电影的制片人,她最近发起了制片人工会(the Producers Union)——一个为电影制片人服务的集体谈判组织,在电影业面临预算和融资压力的情况下,提倡稳定的费用和其他福利。


图片

《它在身后》


例如,该工会的一个目标是反对其他工会代表和资本家要求制片人削减标准已经很低的电影制作费用的做法。「为什么资本家不愿意投资一部人人都能赚钱的电影?」格林问道。「制片人经常承受预算问题的压力,但追根究底,不愿为工会工作人员买单的是资本家。」

 

如果现在200万美元成本的电影对于冒险的资本家来说都太昂贵了,而流媒体公司更有兴趣将中等规模独立电影的预算提高到1000万美元以上,那么独立电影人在融资方面的选择就更少了。


「我认为我们正在走向死胡同,」另一位制片人担心地说。「如果生活成本太高,最低工资标准在提高,电影制作的成本也在上涨,那么这些钱从何而来?以前,DVD市场能弥补一些空缺,但一旦这个市场消失,这种情况可能就会崩溃。而且那是多年前的事了——现在鸿沟只会更大。」


文章来源:虹膜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频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