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创造力与精神疾病之间的关系

艺说新语

2021-10-15 11:41:41

已关注

几个世纪以来,心理学家和其他研究人员一直在广泛讨论和研究创造力和心理健康之间的联系。我们可以将创造力与包括双相情感障碍、精神分裂症、重度抑郁障碍、焦虑障碍、强迫症多动症在内的主要精神障碍联系起来。相关研究[1]已经证明了创造性职业和精神疾病患者之间的关联性。有一些案例支持精神疾病有助于创造力的观点,但人们也普遍认为精神疾病不一定是创造力存在的前提。

提出创造力与精神疾病之间有特殊联系的研究,首次出现在20世纪70年代的著述中,但认为“疯狂”与“天才”之间联系的看法要早得多,甚至可以追溯到亚里士多德时代。理解“疯狂”和“天才”之间的联系,首先要了解天才有不同类别,如文学天才、创造性天才、学术天才和“全能”天才。不同的类别,意味着个人可以在某一方面出类拔萃,超出他人的平均水平。古希腊人相信创造力来自诸神,特别是缪斯(Muses,艺术和科学之神,由宙斯的九个女儿代表)。与此不同,亚里士多德从生理学角度看待天才,相信非凡和忧郁可能基于同样的人类品质[2]。浪漫主义作家也有同样的看法,拜伦曾愉快地表示:“干我们这行的人都是疯子。有人欢乐多一点,有人忧郁多一点,但所有人都或多或少地有点疯。”据说,患有精神疾病的人表现出一种以新颖和原创的方式看待世界的能力;夸张点说,就是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东西[3]。

相关研究情况

多年以来,创造性艺术一直被用于治疗精神疾病或成瘾性疾病[4]。

有研究发现,分裂型(schizotypal)患者的创造力比正常人或精神分裂症(schizophrenic)患者更强。虽然发散性思维与双侧前额叶皮层的激活有关,但分裂型个体的右侧前额叶皮层的激活强度要大得多[5]。这项研究假设,这样的人更善于访问两个大脑半球,使他们能够以更快的速度建立新的关联。与这种假设相一致的是,双撇子(ambidexterity)也与分裂型和精神分裂症个体有关。

Mark BateyAdrian Furnham最近使用不同测量方法进行了三项研究,证明了分裂型[6]和轻度躁狂人格[7]与不同创造力之间的关系:创造力与情感性疾病(mood disorders)的联系特别紧密,特别是狂躁型抑郁症(manic-depressive disorder,又称双相情感障碍)和抑郁症(depressive,又称单极情感障碍)。在《与火接触:躁狂抑郁症和艺术气质》(Touched with Fire: Manic-Depressive Illness and the Artistic Temperament)一书中,Kay Redfield Jamison总结了对作家、诗人和艺术家心理障碍发病率的研究,以确定一些著名作家和艺术家的情绪障碍情况,如作家欧内斯特·海明威(电休克治疗后自杀),弗吉尼亚·伍尔夫(抑郁发作时自杀),作曲家罗伯特·舒曼(死于精神病院),也包括你著名的视觉艺术家米开朗基罗

有一项研究调查了30万名精神分裂症、双相情感障碍或单极抑郁患者及其亲属,发现双相情感障碍患者以及精神分裂症或双相情感障碍患者的近亲中,在创造性职业中的比例过高。在被诊断为精神分裂症的人群中,在艺术职业中也有过高比例。但在患有单极抑郁的人或他们的亲属中没有这种过高比例[8]。

图1 约瑟夫.斯蒂勒:贝多芬画像,1820年。

据《精神病学研究杂志》报道,瑞典卡罗林斯卡学院(Karolinska Institute)的研究人员进行了一项涉及100多万人的研究,报告了创造性职业和精神疾病之间的一些关联。作家患焦虑症、双相情感障碍、精神分裂症、单极抑郁和滥用药物的风险更高,自杀可能性是普通人群的两倍。舞蹈家和摄影师也更容易患双相情感障碍。不过,作为一个更广泛的群体,那些从事创造性职业(包括科学和艺术)的人并不比其他人更有可能经历精神障碍,尽管他们更有可能是某种疾病的近亲,包括厌食症和某种程度上的自闭症[9]。

虽然这方面的研究通常局限于横向截面数据,但也有罕见例外,是纵向研究三个著名作曲家一生的情感状况和艺术生产,研究素材来自莫扎特贝多芬李斯特的信件,研究结果表明负面情绪与艺术家的创作之间有因果关系[10]。心理压力也被发现会阻碍自发的创造力[11]。

2005年斯坦福大学医学院(Stanford University School of Medicine)有一项研究,通过向孩子们展示各种复杂和对称的图形来判断创造力。首次表明患有或有双相情感障碍高风险的儿童往往更不喜欢简单或对称的符号,患有双相情感障碍的父母也不比有双相情感障碍的孩子得分更高[12]。

Sally Anne GrossGeorge Musgrave的一项研究表明,音乐家们自我报告的焦虑和抑郁程度,可能至少在一定程度上是由他们的工作环境所决定的[13]。

情绪与创造力

情绪创造力(Mood-creativity)研究表明,人们在积极的情绪中最有创造力,而抑郁症或精神分裂症等精神疾病实际上会降低创造力。纵观历史,从事艺术工作的人都经历过贫穷、迫害、社会疏远、心理创伤、药物滥用、高压力等环境因素,这些因素与精神疾病的发展和可能导致精神疾病有关。因此,当创造力本身与积极的情绪、幸福和心理健康联系在一起时,从事艺术职业可能会产生环境压力和收入方面的困境——现实生活需要物质富足,而只凭热爱艺术可能无法致富也因此严重影响心理健康。所以几百年来“疯狂艺术家”们只给人们留下痛苦的刻板印象。但通过对艺术家理想前景的期待,或许能使这一领域对精神疾病患者产生吸引力,从而有助于推动这种病态心理与创造力之间的联系。人们已经发现,有创造力的人的大脑对环境刺激更开放,因为他们的潜在抑制较少,这是一个人能忽略不重要刺激的潜意识能力。虽然这种能力的缺失与精神疾病有关,但它也被发现有助于原创思维[14]。

许多双相情感障碍患者可能在抑郁躁狂阶段都感到强烈的情绪,潜在地帮助了创造力。因为轻度狂躁症会减少社会抑制,所以表演者通常胆大妄为,表现出与精神疾病相类似的特征。这些症状的频率和强度似乎随创造性成就的大小和范围而变化。与此同时,这些症状并不等同于临床躁狂发作的完整精神病现象,根据定义,临床躁狂发作会造成严重损害[15]。

据说双相情感障碍(Bipolar disorder,即躁狂型抑郁症)能激发创造力,因为躁狂发作的典型特征是延长和提高人的心理活跃周期(periods of energy)。美国临床心理学家Kay Redfield Jamison在她的《触火》(Touched with Fire)一书中写道,38%的作家和诗人曾因某种情绪障碍接受过治疗,但几乎所有有创造力的作家和艺术家(89%)都经历过“紧张、高产和有创造力的阶段”。这些阶段的特点是“热情、活力、自信、心智快速、思维流畅和情绪高涨”。狂躁症的特点是鲁莽和可能的自我毁灭行为,但在较温和的形式下,狂躁症的自由流动的思维方式可以激发创造力。双相情感障碍有多种类型。双相情感障碍I型患者会经历严重的躁狂和抑郁发作,这可能意味着严重残疾,无法以实际方式表达高度的感知和想法。而双相情感障碍II型患者会经历较温和的轻躁期,在此期间,想法的流动、更快的思维过程和吸收更多信息的能力,可以转化为艺术、诗歌或设计。

荷兰画家文森特·凡高被普遍认为患有躁郁症。其他患有双相情感障碍的著名演艺界人士包括凯莉·费雪(Carrie Fisher,1956-2016,演员)、黛米·洛瓦托(Demi Lovato,1992-,歌手)、坎耶·韦斯特(Kanye West,1977-,歌手)、斯蒂芬·弗莱(Stephen Fry,1957-,英国演员,他患有循环精神障碍,一种更温和、更慢性的双相情感障碍)、玛丽亚·凯莉(Mariah Carey,1969-,歌手)、凯瑟琳·泽塔-琼斯(Catherine Zeta-Jones,1969-,演员)、尚格·云顿(Jean-Claude Van Damme,1960-,演员)、罗纳德·布劳恩斯坦(Ronald Braunstein,1955-,乐队指挥)、和帕蒂·杜克(Patty Duke,1946-,演员)。

图2 文森特.凡高:戴草帽自画像,1987-88年。

精神疾病的思维状态

精神分裂症患者在生活中有积极消极认知三种症状。积极症状(健康人不存在的精神病行为)包括幻觉、妄想、思维和运动障碍;消极症状(情绪和行为功能异常)包括“情绪平淡”、快感缺乏、矜持;认知症状包括“执行功能”、注意力和记忆力问题。一位因精神分裂症而闻名的法国艺术家是安东宁·阿托( Antonin Artaud),他是“残酷剧场”(Theatre of Cruelty)运动的创始人。在《疯狂与现代主义》(Madness and Modernism,1992)一书中,临床心理学家Louis A. Sass指出,精神分裂症的许多共同特征——尤其是分裂性、对权威的蔑视和多视角——碰巧也是现代艺术的基本特征[16]。

教育心理学家 Arthur Jensen在2002年与Christopher Langan的一次谈话中,表示创造力与精神障碍之间的关系“已经得到了充分的研究,并被证明是一个事实”。他说精神分裂特征在哲学家、数学家、科学家中的比例多于普通人[17]。在2015年的一项研究中,科学家发现从事创造性职业的人更可能有25%基因变异,会增加双相情感障碍和精神分裂症的风险[18]。解码遗传学(deCODE Genetics)联合创始人Kari Stefansson说:“通常,当人们在创造新事物时,他们总会在理智和疯狂之间徘徊。我认为这些结果支持了疯狂天才的概念。”[19]

一些有创造力的人是在死后根据其传记、信件、通信、同时代的描述或其他轶事材料,而被诊断出患有躁郁症或单极症的[20]。这种病症在从事创造性职业的人中,如演员、艺术家、喜剧演员、音乐家、作家、表演者和诗人中所占比例远高于普通人。

学者们还推测,视觉艺术家米开朗基罗也患有抑郁症。在《著名的抑郁者:十幅历史素描》( Famous Depressives: Ten Historical Sketches)一书中,MJ Van Lieburg认为,抑郁元素在米开朗基罗的一些雕塑和诗歌中很突出。Van Lieburg还从米开朗基罗写给他父亲的信中找到了如下证据:

我过着悲惨的生活,不顾生命,不顾荣誉——这就是这个世界。我的生活被巨大的劳动弄得疲惫不堪,被一千种焦虑所困扰。就这样,我活了大约15年,从来没有享受过一小时的幸福。”[21]

最近的几项临床研究也表明,创造力和双相情感障碍之间确实存在正相关关系,尽管两者之间的关系尚不清楚。性格(Temperament)可能是一个中介变量,有野心也被认为与双相情感障碍患者的创造性产出有关[22]。Sally Anne GrossGeorge Musgrave所著《音乐会让你生病吗?衡量音乐抱负的代价》(Can Music Make You Sick?Measuring the Price of Musical Ambition)中认为,音乐家自我报告的焦虑和抑郁程度高,至少部分可以由音乐家的工作条件的性质来解释[23]。

精神病学副教授Gail Saltz在2017年表示,轻度至中度精神疾病患者产生发散性思维的增加会导致更大的创造力。例如,多动症的“注意力的摇摆不定和白日梦状态”也是高度原创思维的来源。宜家(Ikea)和捷蓝航空(Jetblue)等大公司的首席执行官都患有多动症,他们的创造力、打破常规的思维、充沛的精力和不受抑制的状态,都可能是他们消极苦恼的积极结果[24]。狂躁症还被认为有助于提高创造力,因为“当思维速度增加时,词汇联想和想法的流动会更加自由,狂躁的大脑不太倾向于过滤那些在正常状态下会被视为不相干的细节。”[25]

Albert Rothenberg在《今日心理学》(Psychology Today)中指出,“精神病创作者的名单……与现代和历史上大量没有混乱迹象的极具创造力的人相比,就欠缺说服力了。”这其中包括莎士比亚巴赫简·奥斯汀等人。Rothenberg报告说,在为《奇迹飞行》(Flight from Wonder)一书采访45位科学诺贝尔奖得主时,他发现他们中没有任何一个人有精神疾病现象。他还指出“问题是,衡量创造力的标准从来都不是非常有创造力的东西。参与艺术团体或从事文学艺术工作,并不能证明一个人有创造力。事实上,许多有精神疾病的人确实试图从事与艺术和文学有关的工作,这不是因为他们擅长,而是因为他们被吸引。[26]”

一些个体案例

乔安妮·格林伯格(Joanne Greenberg)的小说《我从未许诺过你一座玫瑰园》(I Never Promised You a Rose Garden,1964)是一本自传,讲述了她十几岁时在栗色小屋(Chestnut Lodge)与Frieda Fromm-Reichmann博士一起工作的经历。当时她被诊断为精神分裂症,尽管两名精神病学家在1981年检查了她书中的自我描述后得出结论,她没有精神分裂症,但有严重抑郁症和躯体化障碍的故事,不断地将主人公的精神疾病与她的艺术能力区分开来。格林伯格坚持认为,她的创作能力的发展与她的身体状况无关。[27]

布莱恩·威尔逊(Brian Wilson,1942-)是美国摇滚乐队“海滩男孩”(Beach Boys)的创始人,患有分裂情感障碍。2002年在接受治疗后,他谈到了药物是如何影响他的创造力的,他说:“我已经三年没有写过任何东西了。我想我需要恶魔才能写作,但恶魔已经走了。这让我很困扰。我试了又试,但就是找不到旋律。”[28]

丹尼尔·约翰斯顿(Daniel Johnston,1961-2019)是德克萨斯州的创作型歌手,他的音乐经常被认为是他的心理问题。在约翰斯顿经纪人发布的新闻稿中,由于他的情绪不稳定,要求记者不要将他描述为“天才”。《卫报》( The Guardian)的David McNamee认为,“对约翰斯顿进行任何批评几乎都是禁忌,这是让人难堪的宽容。这使得对他的工作进行任何诚实的评价变得不可能。”[29]

特里·戴维斯(Terry a . Davis,1969-2018)是一名计算机程序员,他独自创建和设计了整个操作系统TempleOS、完整的2D和3D图形库、一种编程语言(HolyC)和编译器。尽管他的言论往往令人费解或粗暴,但众所周知,如果讨论的主题是计算机,他会格外清晰。他拒绝接受治疗精神分裂症的药物治疗,因为他认为药物会限制他的创造力[30]。2017年,OS作为局外人艺术展(outsider art)的一部分在法国勃艮第展出[31]。

坎耶·韦斯特(Kanye West,1977-)是一位美国唱片制作人、说唱歌手、歌手和时装设计师,患有躁郁症。他在艺术上的创造力和他对不同主题直言不讳的观点,有时会被认为部分是由于他患有双相情感障碍。韦斯特在谈到他的双相情感障碍时说:“我可以告诉你我当时的感受,当我大脑活跃时,我感到与宇宙的联系加强了。这是个健康问题。就像大脑扭伤了,脚踝扭伤了。如果有人扭伤了脚踝,你不会再推他了。但对我们来说,一旦我们的大脑到了扭伤的程度,人们就会想尽一切办法让它变得更糟。”[32]

注释:


[1] Kyaga, Simon; Landén, Mikael; Boman, Marcus; Hultman, Christina M.; Långström, Niklas; Lichtenstein, Paul (January 2013). "Mental illness, suicide and creativity: 40-year prospective total population study". Journal of Psychiatric Research. 47 (1): 83–90.

[2] Romeo, Nick (November 9, 2013). "What is a Genius?". The Daily Beast. Retrieved May 16, 2017.

[3] Andreasen, N.C. (2011), "A journey into chaos: Creativity and the unconscious", Mens Sana Monographs, 9:1, p 42–53.

[4] Heenan, Deirdre (March 2006). "Art as therapy: an effective way of promoting positive mental health?". Disability & Society. 21 (2): 179–191.

[5] Folley, Bradley S.; Park, Sohee (December 2005). "Verbal creativity and schizotypal personality in relation to prefrontal hemispheric laterality: A behavioral and near-infrared optical imaging study". Schizophrenia Research. 80 (2–3): 271–282.

[6] Batey M. Furnham (2009).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creativity, schizotypy and intelligence". Individual Differences Research. 7: 272–284.Batey M., Furnham A. (2008).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measures of creativity and schizotypy". Personality and Individual Differences. 45 (8): 816–821.

[7] Furnham A., Batey M., Anand K., Manfield J. (2008). "Personality, hypomania, intelligence and creativity". Personality and Individual Differences. 44 (5): 1060–1069.

[8] Kyaga, S.; Lichtenstein, P.; Boman, M.; Hultman, C.; Långström, N.; Landén, M. (2011). "Creativity and mental disorder: Family study of 300 000 people with severe mental disorder". The British Journal of Psychiatry. 199 (5): 373–379.

[9] Kyaga, Simon; Landén, Mikael; Boman, Marcus; Hultman, Christina M.; Långström, Niklas; Lichtenstein, Paul (January 2013). "Mental illness, suicide and creativity: 40-Year prospective total population study". Journal of Psychiatric Research. 47 (1): 83–90.

[10] Borowiecki, Karol Jan (October 2017). "How Are You, My Dearest Mozart? Well-Being and Creativity of Three Famous Composers Based on Their Letters" (PDF). The Review of Economics and Statistics. 99 (4): 591–605.

[11] Byron, Kristin; Khazanchi, Shalini; Nazarian, Deborah (2010).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stressors and creativity: A meta-analysis examining competing theoretical models". Journal of Applied Psychology. 95 (1): 201–212.

[12] Simeonova, Diana (2005). "Creativity in familial bipolar disorder". Journal of Psychiatric Research. 39 (6): 623.

[13] Musgrave, George; Gross, Sally Anne (2020-09-29). Can Music Make You Sick?. University of Westminster Press.

[14] Carson, Shelley (2003). "Decreased Latent Inhibition Is Associated With Increased Creative Achievement in High-Functioning Individuals".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85 (3): 499.

[15] Dean Keith Simonton (June 2005). "Are Genius and Madness Related? Contemporary Answers to an Ancient Question". Psychiatric Times. Retrieved 2007-02-20.

[16] Frey, Angelica (May 3, 2017). "A New Account of Robert Lowell's Mania Risks Glorifying It". Hyperallergic. Retrieved May 16, 2017.

[17] Discussions on Genius and Intelligence. Mega Foundation Press. 2002. Archived from the original on 2017-12-28. Retrieved 2017-07-09.

[18] Power, Robert (2015). "Polygenic risk scores for schizophrenia and bipolar disorder predict creativity". Nature Neuroscience. 18 (7): 953.

[19] Sample, Ian (June 8, 2015). "New study claims to find genetic link between creativity and mental illness". The Guardian. Retrieved July 14, 2020.

[20] Jamison, K. R., Touched with Fire, Free Press (New York, 1993), pp 82 ff.

[21] Van Lieburg, MJ (1988). Famous Depressives: Ten Historical Sketches. Rotterdam: Erasmus Publishin. pp. 19–26.

[22] Johnson SL, Murray G, Hou S, Staudenmaier PJ, Freeman MA, Michalak EE; CREST.BD. (2015). "Creativity is linked to ambition across the bipolar spectrum". J Affect Disord. 178 (Jun 1): 160–4.

[23] Musgrave, George; Gross, Sally Anne (2020-09-29). Can Music Make You Sick?. University of Westminster Press. doi:10.16997/book43. ISBN 978-1-912656-62-2.

[24] Saltz, Dr. Gail (April 16, 2017). "To remove the stigma of mental illness, we need to accept how complex—and sometimes beautiful—it is". Quartz. Retrieved May 17, 2017.

[25] Frey, Angelica (May 3, 2017). "A New Account of Robert Lowell's Mania Risks Glorifying It". Hyperallergic. Retrieved May 16, 2017.

[26] Sample, Ian (June 8, 2015). "New study claims to find genetic link between creativity and mental illness". The Guardian. Retrieved May 18, 2017.

[27] Sobel, Dava (February 17, 1981). "Schizophrenia In Popular Books: A Study Finds Too Much Hope". The New York Times.

[28] O'Hagan, Sean (2002-01-06). "Feature: A Boy's Own Story". Review, the Observer (January 6, 2002). pp. 1–3.

[29] McNamee, David (August 10, 2009). "The myth of Daniel Johnston's genius". The Guardian.

[30] Cassel, David (September 23, 2018). "The Troubled Legacy of Terry Davis, 'God's Lonely Programmer'". The New Stack.

[31] Godin, Philippe (January 13, 2013). "la Diagonale de l'art - ART BRUT 2.0". Libération (in French). Retrieved September 7, 2018.

[32] "Kanye West opens up about his struggle with bipolar disorder: "It's like a sprained brain"". www.cbsnews.com. May 30, 2019. Retrieved 2020-10-05.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频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