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大衣里的什么武功秘笈,让张颂文功力大进?

周黎明

2021-10-21 12:10:35

已关注
第11届北京国际电影节的巩俐大师班上,张颂文讲述了一件往事:2002年,他租住在北京电影制片厂演员刘佩琦的一个二室一厅中,刘佩琦交待他不要扔掉他留在那里的旧物,但若天气太冷又没有暖气,则可以穿他留下的衣服。有一天,张颂文打算借用刘佩琦的军大衣,取出时一个红色笔记本掉了出来。他好奇打开,原来这是刘佩琦的《秋菊打官司》拍摄笔记。
 图片巩俐电影大师班现场
张颂文玩笑说:「他又没说这是爱情日记」,于是他连站都没站起来,马上翻看起来。这一看,便是三个钟头。他记得第一篇就是叙述刘佩琦乘火车来到山东临沂,剧组派车去接他,一路上大家谈天说地,许久他才发现原来里面有巩俐。那时巩俐完全是当地农村妇女的打扮,以至于刘佩琦开始没认出来。后来,同事告诉他,在他抵达前,巩俐已经在当地一位农民家里居住了一个月,跟人家一起生活,一起劳动,基本不洗澡,袖子上全是鼻涕印记。
大师班上巩俐也回忆到,当时刘佩琦已经有不少作品,军艺毕业的他以塑造军人形象著称,但她没想到刘佩琦出现时完全是一副农民打扮,而且一口陕西话,可见他进组前就已经为角色下了很多功夫。 可以想象,刘佩琦的《秋菊打官司》拍摄日记对于一个正在北京电影学院学习表演的年轻人,产生了多大的冲击。张颂文从2003年便开始出演影视剧,还经常担任表演指导,但直到2020年《隐秘的角落》才真正算得上出圈。无论是多不起眼的角色,他的专业精神都令人肃然起敬。
图片 《隐秘的角落》
本届北影节开幕式上,93岁的老演员田华回忆起跟她同辈的、已经去世的孙道临先生。镜头扫到观众席中的巩俐,此时的她被田华的话感动到落泪。 巩俐是这届北影节的评委会主席。从以上这两个细节,我们也可以看到中国电影的传承和精神。跟年轻网友相比,巩俐更能体会到田华、王晓棠、谢芳等前辈的奉献,而她和刘佩琦的敬业和素养又不知不觉中传给了张颂文这一代演员。
图片 《秋菊打官司》
在「流量至上」观念横扫影视圈、留下一地鸡毛的时代,这些不同年龄、不同辈分的电影人对电影艺术的理想和执着,为行业赢得了尊敬,让人们看到了希望。
通才vs专才:电影人才的培养 有一种观点认为,作为批量生产流量明星的方式之一,刚刚被禁止的选秀节目是对正规艺术教育的颠覆,而近期教育部推出的艺术类招生改革,则旨在提升考生的文化素质,让从业者在求学阶段便对所从事的专业产生敬畏心。 在「新时代中国电影人才的需求与培养」论坛上,多位专家贡献了自己的心得。北京师范大学艺术与传媒学院教授杨乘虎说:人文性的综合是培养人才的首要考虑因素,这包括综合性大学不同学科和门类之间的「大综合」,以及艺术与传媒学院中艺术门类之间的「小综合」。电影是综合艺术,囊括了纷繁世界的各种内容,其中包括各种技术的融合,也包括艺术内部多元素的综合。尤其在媒体融合的互联网时代,交叉融通的复合优势才是创意人才的起点。早年,我国的人才培养偏向于专和技,精和功,能较快跟行业需求精准对接;到了新时期,影视行业在创意端就开始比拼,创意的来源更加多元化,创意的生产者也不再限于院校人才。杨教授坦言:「创意无极限,机制有底线」,在为创意打开方便之门时,也需要为它「挂上价值的引擎和准绳」。 图片新时代中国电影人才的需求与培养」论坛
据北京电影学院摄影系教授齐虹介绍,北电各系的设置是按照摄制组的配置,即电影制作有什么部门,北电就有什么系或专业。但随着社会和时代的变迁,北电也在开发新的领域,建立更丰富的科系,拓展视听形式。2020届本科生因为疫情的原因,取消了原有的面试,但考生的成绩优异,都是学霸,他们的学习能力超强,但未必有视听方面的天赋。齐教授跟一位剧作老师给新生设计了一个命题作业,根据结果给这个班加了绘画课、表演课等,尤其是一门行业认知课程,以弥补学生的知识盲点。齐教授做了一个生动的比喻:传统的招生相当于炒菜先放姜葱蒜等佐料,而文化课优先的招生方式实则是一上来就放主料,尝试「倒炝锅」。好处是,这样培养出来的人才不再局限于自己的领域,比方说,学摄影的也会看剧本、懂台词,如果导演不灵,他能很快替上去。 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梁君健分享了他跟自己学生的交流,他提出,如今无论学什么专业,都应该保持对技术的高度敏感,因为科技正在重塑行业格局;其次,必须懂传播,当然「传播驱动论」也带来了一些问题,但学会在传播语境中反哺创意和制作已经成了必备的功课;第三是国际胜任力。 保利影业制作与发行中心总经理汤博晖直截了当表示行业需要复合型人才,需要「挑得对本子,找得着票子,组得了班子,卖得了片子」。除了基础知识和专业知识,各种知识都有用处,如经济学、法律、历史,甚至心理学。 光线影业人力总监王鑫说,创意人才和管理人才在光线都被称作「内容人」,新招进去的同学先要看上半年剧本,然后到发行、营销、广告部门,以此培养综合能力。传统的艺术院校培养的管理人才相对较少,因此必须用大量实践来提升新人的专业能力。 中央戏剧学院电影电视系教授高雄杰观察到,他有不少学生原来跟他学编剧、学导演,而且也做得不错,但后来转型成了管理者。他说,中戏近年来新增了经济学课程,让学生从行业内的交易上升到经济大环境的更高视野。 通才和专才,选人和育人,人才的培养或许没有神奇妙方,外人看到的影视业充满了一夜成名的神话,但神话的背后是各种教育方式取长补短的尝试,以及各种人才排列组合的结果。
宏大vs平民:电影叙事的方向 尽管疫情对电影业冲击很大,近期单日票房经常徘徊在两三千万元,但不可否认,中国电影业的恢复在全球范围都是最好的,其中主旋律大片起到了带头作用。本届北影节多个论坛都涉及到中国电影的趋势和优势,这包括市场和创作两个层面。 中国电影集团总经理傅若清比较了十多年前《建国大业》等主旋律大片跟当下《我和我的》系列的异同,他认为早年属于「企业行为」,靠的是中影的沉淀,而如今是「集行业所有的资源」的「举国之力」。大量参与了这些影片的黄建新导演表示:「中国主流电影必须符合中国主流价值,颂扬和表现民族的心态和向往」。他举了《1921》《长津湖》《我和我的父辈》的例子,强调宏大题材需要找到能引发普通人共鸣的「感性基础」;而对于创作者,他们也会从一开始接到任务,产生压力,慢慢沉浸其中,喜欢上里面的人物,产生表达的欲望。他还透露,给《1921》打最高分的是20岁左右的观众群。
图片 《1921》
薛晓璐导演的意见是,宏大的家国叙事更适合高规格、高投资、大场面、大银幕,而平民叙事需要寻找独特性和突破口,必须具有共情和话题性,而且也更需要摸索表达的边界。同时,碎片化的短视频带来了观影习惯的大改变,由此也会推动了创作者追求更高的叙事完成度以及电影的文学意义。 疫情以来,春节、国庆等少数几个黄金档表现异常出色,但平日(包括周末)的票房却不尽如人意,怎样让「365天都成为电影的美好日子」(华谊王中磊语)就成了中国电影人的新挑战。无论是举国之力拍摄的主旋律大片,还是《唐人街探案》那样的商业大片,数量上无法满足全年的市场需求,而家国叙事和平民叙事的互补与融合则成为多位专家眼中的亮点。《我和我的》系列有宏大的规模,但故事的切入点都是普通人,以小见大。此外,如保利影业董事长李卫强所说,《你好,李焕英》和《送你一朵小红花》等爆款影片均属于家庭片、情感片,但又不乏强烈的时代特征。 如何在紧跟主流的同时保持个人特色,成了一些偏艺术片的影人思考的热点。青年导演仇晟表示:主流是一个集合的概念,比如一条大河总体是从西向东的流向,但局部某一段、某一股小水流可能由西向东,或由西北向东南。他把自己的影片定义成「巍巍大流中的一支小流」。他的《郊区的鸟》关注杭州地铁的建设及其对原有生态的影响,「希望通过这个命题表达对中国现代化进程的想法」。 荣获天坛奖最佳影片的《云霄之上》是一部「主旋律的艺术电影」,该片导演刘智海认为宏大题材限制较多,很难表现,他比较欣赏《我和我的》系列的做法,他的《云霄之上》是红军的故事,但原型故事不太为人所知,影片提供了小人物折射大时代的视角,以诗意的表达获得艺术的突破。
图片 《云霄之上》
青年编导易寒认为,现实主义就是关注当下的生活,深入生活形态,找到它的核心,并且建构能表达主题思想的素材和情节,但电影人要兼顾故事的吸引力,考虑影片的商业属性,因此,他时时告诫自己拍电影「不能过于自嗨」。 如何平衡工业意识和艺术追求,顺应主流又保持个人特色,是当下中国电影人需要不断琢磨并且在实践中不断完善的课题。行业有趋势,市场有规律,但观众的需求千差万别、千变万化,正如刘智海导演所言,现实主义题材可以有多种表达,主旋律也可以有多种表达,即便都是主旋律,每一个题材、每一个故事都可以用不同的方式来拍摄,创作出全新的作品。 北影节进入第11个年头,到了一个奇特的拐点。新冠疫情是笼罩全人类的阴影,而流媒体和短视频则冲击着传统的电影制作及放映形式。正如「危机」一词被拆解成「危险」和「机会」,中国电影在此刻既发出高光,又不时受到乌云的遮蔽。北影节克服重重困难,让中国电影人及电影观众深深感受到,电影这种表达形式虽然已有一百多年历史,但它依然没有失去自己独特的光芒。相反,在影像无处不在的当下,电影的地位不仅未减,反而愈发显得崇高。电影节只是一个窗口,透过它,你能感受到整个电影业的活力和魅力,并且走进影院,享受大银幕带来的视听震撼和感情共鸣。
图片北影节闭幕式 北影节精彩言论: 为评委,我会非常理性去看一部电影,要看每一个细节,因此不会把自己的情感放进去太多。当一部好电影出现时,你就会被它打动,你的理性就变成感性。那就是我心中喜爱的电影。

 ——评委会主席巩俐 每一个演员都有自己的创作方法。从走出校园那一步,带着老师的教导,来到剧组,想着怎样赶快进入角色,让一切顺溜起来;慢慢形成自己的习惯,一开始是体验生活,再多看资料。多年过去,我发现有些东西需要改变,就是改变自己,突破一些东西。如果一个演员离开生活太远,根就不扎实,所以要走到生活中去,让自己的触须更加敏感。 ——演员汤唯 要懂观众,有没有数据不重要,本质上是懂中国观众。中国的电影观众用户画像跟全球有巨大的差别,比如最近一年三四线城市的观影比例在提升,一线的在下降,年轻用户在提升。懂观众就是要懂中国的国庆,不是一味追杀国王认同的东西,而是要懂中国观众对内容、情绪、情感、价值观的特殊需求。 ——猫眼娱乐CEO郑志昊 我们国家一年立项有一千多部电影,能拍出来有一半,能放映大约30%多,能收回成本的可能只有10%几。如果要想持续发展,把循环做起来,还是得从回收下功夫,尽量增加非票房收入。单纯增加票房增长有点难度,增加非票房收入,掌控从立项到收回的执行力,有助于把更多资金投入到优秀的创作团队上。 ——厚德前海基金董事长、合伙人陈宇键 图片闭幕式暨颁奖典礼


文章来源:北青艺评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频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