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LAN:私人即公共,私人即政治

朮art

2021-11-08 13:07:22

图片

ORLAN是国际上最著名的法国艺术家之一。她以雕塑,合成照片,摄影,视频,游戏,增强现实,科学技术,医学技术,如手术和生物基因技术等手段进行创作。技术对于她来说,只是一种媒介。重要的是如何通过媒介去实现她的观念和对于物质性的追求。她常常使用现成的图像和文化内容去创作新作品,其强烈的俄狄浦斯情节不断地质疑和颠覆着常规和“现成思维”。她反对自然决定论,反对社会和政治,反对所有的统治形式,男性至上,宗教,文化隔离和种族主义等。她的作品总是掺杂着幽默,经常是模仿甚至是怪诞,她的挑衅性艺术作品会让人震惊,因为她撼动了社会文化中预先设定的代码。


“边界”,“身体”,“死亡“是ORLAN的标志性主题。注意,这里的ORLAN一定得是大写,因为艺术家本人不希望她的名字变成一种文本式的阅读,而应该是一个被自身强调的符号,代表着艺术家永不妥协,绝不退后的态度。1947年,ORLAN出生在法国圣埃蒂安。她早在十七岁时就已经展露出其前卫的姿态:1964年,她在圣埃蒂安进行了名为Marches au ralanti(缓步行走) 的行为艺术表演,她在城市的两个中心之间以尽可能慢的速度行走。一年之后,她又完成了Mesurage(测量):艺术家以自己身体的长度为单位去测量一个建筑空间的面积。这件作品在几十年间曾在多个美术馆里展出,如安迪沃霍尔艺术基金会,匹兹堡美术馆等。1983年,在古根海姆美术馆里,ORLAN通过自己的身体去测量展馆的面积。“人是万物的尺度”—普罗泰戈拉的名言在ORLAN这里被视觉化了,不过更重要的是,这里的人更多的是对“女人”的指涉,也暗示着其之后的观念方向。


“身体”这一关键词反复的出现在ORLAN的艺术行为之中。身体便是她的创作媒介和原材料,以身体为媒介做为公共讨论的发生地,正如她自己在1989年的时候给自己的艺术命名为:Carnal Art(肉体艺术)。这和传统我们所理解的人体艺术有着本质的不同。人体艺术将人体视作凝视的对象,在艺术传统之中,女人体的存在只是为了满足男性的凝视,与其相关的艺术作品也只是“标准审美“的代表和体现。例如,波提切利的《维纳斯的诞生》就表明了其时代背景下人们对于标准女性的期待:乳房丰满,皮肤白皙,身体修长,面色红润等等。而被标绘的女性对象则是沉默的,如同一个被艺术家随意摆弄的物件。在1964年到1966年间,ORLAN以自己为模特,拍摄了一张名为《sortir du cadre》的照片。一个年轻貌美,皮肤白皙的长发女子,赤裸着身体坐在地上,身体的一半在画框里,而脚和头则在画框外,整个人呼之欲出。曾经沉默的,作为被动观赏的模特此时则已经成为了具有主体意识的创作主体,这是对大男子主义权威的挑战。


1977年巴黎FIAC期间,她在大皇宫外表演了当时颇具争议的行为艺术:le baiser de l’artiste 《艺术家之吻》。ORLAN将自己的身体躯干的裸照打印在一张真人等比大小的木板上,捆绑在自己的身前,图片从脖子到会阴有一个类似老虎机投币装置的通道。任何人可以5法郎的价格购买一个艺术家的法式舌吻。艺术家自己对于这件艺术品的解释是:“在十字架的底部是两个女人,玛利亚和玛利亚玛格达莱娜。” 这是难以避免的两种不可避免的女性刻板印象:母亲和妓女。在“Le baiser de l’artiste”中有两张面孔。一个是圣奥兰,一张我穿着麦当娜粘在木头上的剪纸照片。一个人可以买一支五法郎的教堂蜡烛,而我坐在自动售货机模型后面的另一边。一个人可以用买一支蜡烛的钱从我这里买一个法式吻。


90年开始,ORLAN开始了著名的整容系列作品。她将整容手术定义为“游牧的、变异的、变化的、不同的”。ORLAN 曾表示:“我的作品是与先天的、无情的、程序化的、自然、DNA(就表现艺术家而言,这是我们的直接竞争对手)和上帝的斗争!”。1993 年在纽约,ORLAN 做了眉毛手术,她在自己的眉弓处通过整形手术植入了两个隆起的假体,类似于西游记里的东海龙王。她也是第一个将整容手术纳入艺术实践的人。当人们听说有一个人的两鬓处分别有一个隆起的犄角时,第一反应肯定是:这人一定是个怪物。而当人们真正见到ORLAN本人的时候,也并不会觉得有什么特别奇怪的感觉。整容一直以来被人们用来改善自己外观,将“不完美”的部分去除,把自己向“标准化”审美靠近,而ORLAN做的事情则是去挑战传统审美的统治地位:她整容并不是为了让自己变得更加性感去符合异性的需求。这个犄角也成为了ORLAN的标志性符号,后来到了2013年正是因为这个符号,ORLAN将Lady Gaga告上了法庭,并索赔3000万美金。因为Gaga的《Born this way》MV里,在没有和ORLAN沟通的前提下,她也运用了鬓额处犄角的方式去表达一种后人类的形象。遗憾的是,虽然官司打了五年,但在巴黎法院以ORLAN的败诉告终。她将自己的整容后的照片和各种非欧洲,非白人种族的传统审美相结合在一起。如非洲元素,前哥伦布时期,美洲原住民,中国京剧等都成为她合成照片的元素。直到2020年,她还在不断地在这一系列上进行创作,如将毕加索立体主义时期的作品跟自己的照片进行融合。 


2013年,《The liberty flayed》被展出,艺术家用建模的方式,将自己的形象变成三个动画人物,不过不同的是,这个人没有皮肤,有的只是所有人作为生物所共同具有的特征:肌肉组织。三个人物并排着,中间的人物以缓慢的速度展开身体,最后定格在自由女神像的姿势。因为没有这个建模的动画人物没有可以进行价值判断和分类的依据:性别,阶级,人种肤色等等,展现了艺术家对于自然决定论的反叛。


2018年,ORLAN又和人工智能的科学研究专家团队合作,制造出了一个和ORALN面部仿真度极高的人工智能机器人,它能够自主地用艺术家本人的嗓音和观众进行沟通和对话(艺术家录入了22000个单词)。ORLAN一直以来都坚持研究社会文化和政治运动在个人身体上留下的印记,而面对新技术的诞生—人工智能,艺术家选择了用其来重建和创造一个新的身体。这件雕塑不仅是新技术的呈现,配合一起展示的还有艺术家自己拍摄的视频其中介绍了其向数千民公众征求的关于“死亡”的意见。人类的智力和文明在万年的进化中不断提升,寿命也在不断增加,但唯一始终没有摆脱的就是“死亡”—即人类与生俱来的生物属性。人工智能则给我们提供了一个肉体和永生,灵魂与机械之间结合的可能。


特立独行的艺术观念和永不妥协的艺术姿态赋予了ORLAN以强大的气场,她具有一种强大的感染力和震慑力。她的艺术生涯在社会运动和社会影响力方面有着很强的作用,但是用艺术家本人的话来说,她却没有受到国际大资本市场的青睐。





VIDEO:


J’ai Faim,J’ai Soif, et Ça Pourrait Être Pire, 2018, 3’11” Video. Produced and directed by ORLAN.




Masques, Opéra de Pékin, Facing Designs & Réalité augmentée, 2014, 4’55” Video. Produced and directed by ORLAN

PHOTO:


图片

Weeping women are angry n°1, 2019, photographic print Epson P20 000 on Hanemühle William Turner 210g, 62 x 43 in, 2019




图片

Weeping women are angry n°2, 2019, photographic print Epson P20 000 on Hanemühle William Turner 210g, 62 x 43 in, 2019




图片

Weeping women are angry n°3, 2019, photographic print Epson P20 000 on Hanemühle William Turner 210g, 62 x 43 in, 2019




图片

Weeping women are angry n°4, 2019, photographic print Epson P20 000 on Hanemühle William Turner 210g, 62 x 43 in, 2019




图片

Weeping women are angry n°5, 2019, photographic print Epson P20 000 on Hanemühle William Turner 210g, 62 x 43 in, 2019




图片

Weeping women are angry n°6, 2019, photographic print Epson P20 000 on Hanemühle William Turner 210g, 62 x 43 in, 2019




图片

Weeping women are angry n°7, 2019, photographic print Epson P20 000 on Hanemühle William Turner 210g, 62 x 43 in, 2019




图片

Weeping women are angry n°8, 2019, photographic print Epson P20 000 on Hanemühle William Turner 210g, 62 x 43 in, 2019




图片

Weeping women are angry n°9, 2019, photographic print Epson P20 000 on Hanemühle William Turner 210g, 62 x 43 in, 2019




图片

Weeping women are angry n°10, 2019, photographic print Epson P20 000 on Hanemühle William Turner 210g, 62 x 43 in, 2019


INSTALLATION: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Nouveaux Bâtiments OMICS, Institut PASTEUR, intervention artistique, invitation dans le cadre de l’ORGANOÏDE de Fabrice Hyber, “LES PHAGES D’ORLAN” 2018




图片

Interactive photographic installation, Free and Variable Dressing, Re-Dressing and Undressing, Color photographs, glued on wood, 79 x 71 in, 1977, 2016




图片

Interactive photographic installation, Free and Variable Dressing, Re-Dressing and Undressing, Color photographs, glued on wood, 79 x 71 in, 1977, 2016





图片

Exhibition view ORLAN EN CAPITALES, Maison Européenne de la Photographie, 2017/ Vue de l'exposition ORLAN EN CAPITALES, Maison Européenne de la Photographie, 2017




图片

Dressing of the Bride to Be, 1981, 2016





图片

Interactive photographic installation, Têtes à claques jeu de massacre, Black and white photographs, glued on wood, springs, soundtracks, and fairy lights, 79 x 71 in, 1977, 2016




图片

An oak on the tongueHYBRIDATION2012Giant Projection on the Seine\'s river bankVariable DimensionsNuit Blanche, Paris




图片

An oak on the tongueWITH2012Giant Projection on the Seine\'s river bankVariable DimensionsNuit Blanche, Paris




图片

An oak on the tongueADVENTURE2012Giant Projection on the Seine\'s river bankVariable DimensionsNuit Blanche, Paris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Simulation of an ox on the tongue, multimedia installation, Museum of Fine Arts in Nantes, Chapel of the Oratory, 2010.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Light room in collaboration with Philippe Chiambaretta, architect, 2004. Barisol™, aluminium structure, internal lighting and video caption. Variable dimensions (16 x 8 x 3,5 m). 2005, Palais de Tokyo, Paris.

DRAWING: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Drawing tilt Brush, Google Institute , 2016






I.A ET ROBOT: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ORLAN-OÏDE, 2018


文章来源:朮art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频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联系邮箱:603971995@qq.com】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