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生堂Parlour包装,超越时代的style。

岛贯泰介

2021-11-11 09:10:18

置于Transtage小空间置物架上的包装盒为资生堂 Parlour 银座本店的限定包装。这一组摩登的包装设计,是在2019年由仲条先生在操刀,以千鸟格搭配图形作为的表达形式,区别于当下“最时髦”的包装设计,保持了仲条先生独特的风格。

图片

展厅现场的资生堂 Parlour 包装


在2019年,采访者岛贯泰介以仲条正义先生设计的资生堂 Parlour 新包装为契机,与仲条先生、以及配合仲条先生进行新包装制作的资生堂包装设计师浜田佐知子,还有受到过仲条先生诸多影响的资生堂设计师们(高桥步、丸桥桂、高田大资) 一起进行探讨。 


在此篇报道中,我们可以更为细致的了解仲条先生的设计思考以及创作过程,并可以目睹仲条先生的过程原画



图片

MAY 29, 2020


2019年11月资生堂Parlour银座本店进行店面升级。与此同时,银座本店限定商品的包装由86岁的仲条正义先生操刀。精力充沛、不断发表新作的仲条先生,他亲自设计的新包装由红、蓝、千鸟格、以及可爱的图形组成,极具吸引力。其创作理念为:《银座八丁目物语》〜银座八丁目开始的新历史〜。


什么是“chic”?什么是超越时代的品味?


针对这个话题,采访者岛贯泰介与仲条先生、以及配合仲条先生进行新包装制作的资生堂包装设计师浜田佐知子,还有受到过仲条先生诸多影响的资生堂设计师们(高桥步、丸桥桂、高田大资)一起进行探讨。

图片

全新的资生堂Parlour银座本店限定包装


图片

岛贯泰介


资生堂Parlour银座本店至今为止的的限定包装,都是以剧场的聚光灯和帷幕为元素设计的,但这次更为抽象了。并且,千鸟格让人印象深刻。今天不仅想向仲条先生请教,还想与负责资生堂Parlour设计的浜田女士,以及与仲条先生一起工作的设计师们一起聊一聊仲条先生与资生堂的设计。


仲条

大家在我面前都不会说实话的(笑)。由于我不会用电脑。我就只是把手绘的设计复印一下,然后把它剪下来用透明胶贴上。浜田、以及设计师们一起帮我。


浜田

先生把设计好的原画用FAX传给我们。今天我带来了试验阶段的原画。


仲条

最初的时候用的是盒子。用胶带、剪刀将彩色扫描稿剪下来进行拼贴。这个黑色的是最早做的那稿。

图片


浜田

也尝试过其它图案,当时还试着加入孩子、狗之类的图案。


图片图片

试验阶段的一部分设计稿

仲条

这次主打的千鸟格是一下子浮现在我脑海里的。这次包装的主题是“银座八丁目物语”。银座是我自小就很喜欢的街道,是和时尚的记忆紧密相连的地方。
我认为时尚在人生中是非常重要的东西,因此广告和包装都必须要有一定的模式。年轻的时候看的也是《VOGUE》、《Harper’s BAZAAR》一类。那时几乎看不到设计和艺术的杂志。我考虑到时尚与传统,从而创作出了千鸟格。


浜田

在决定是千鸟的方案之前,一直在考虑时尚中使用的古典图案、花纹。像是菱形纹或是格纹之类的。最后被选中的是千鸟格,我们收集了很多的图案传给仲条先生看,然后就着手开始设计了。


高桥

资生堂Parlour是历史悠久的老字号,有着正统的渊源。但它的设计一直以来都保持着更新。这样做的意图是什么呢?


仲条

因为产品和消费者都一直在变化啊。如果包装不发生变化,就会过时吧。


浜田

这次的银座本店限定商品包装更新的契机,是因为本店内部装修发生了很大变化。但是也有包装不变的产品,例如シガーアマンド就保持了原来的包装。还有花椿饼干罐也是。


图片

 シガーアマンド   

图片

花椿饼干罐


仲条

包装纸的更新是由高田(大资)帮忙做的,它的原型是第一代资生堂社长去巴黎时买的书的装帧纸。在此基础上加入了一些字便是资生堂最初的包装纸。让唐草互相缠绕很难。


图片

仲条正义先生


岛贯泰介

这个盒子的8字也很有特色。


仲条

八丁目限定,所以是8。


浜田

仔细想来,在国外有Street和Avenue之类,但在日本不仅有“街”还有“丁目”呢。一番纠结之后,去掉了「丁目」,只取了8。先生说这是以银座八丁目为中心向世界呈现的形象。


仲条

我说过吗?该说它是“昭和”好呢,还是该说它“土”好呢。


丸桥

很古典的设计,非常契合主题。


浜田

但是做了之后惊奇地发现,今年(采访时2019年12月)流行的正是千鸟格。走在银座,很多时尚品牌都在使用。不愧是“先知”呢。


图片

左起:仲条正义、丸桥桂(资生堂)


仲条

这就是我“厉害”的地方。我是从天上来的,受到了上天的指示。


高桥

不不不,我觉得仲条先生是经过仔细观察和思考的。他本人总说“因为我是昭和的化石”,但实际上他总是留意在观察。对情报有天生的敏锐度。


仲条

是吗?只是直觉罢了。


高桥

您的直觉有判断错误过吗?


仲条

不知道呢。有时候会不准(笑)。


浜田

在一起参与制作的过程中,我亲眼见证了在试行错误中一步步推进的过程。例如,最初有的动物的图案,在某个时候突然消失了。那时先生说“图案看起来廉价”。


在后来的校色过程中也是。先生从色卡上选择了柔和的颜色,但校正印刷完成后却提出“这里换成红色”之类。最后的颜色相当精致。等等,先生现在还有想改的地方吗?(笑)


仲条

是还有那么点(笑)。但,不是什么大事。放在侧面的片假名是不是感觉不够时尚?


图片


浜田

“给我按傻傻的感觉排!” (仲条)  。于是把字间距大大地空开了。


仲条

这游戏对于推进的设计师们来说很难玩吧?应该是自由发挥的轻松感啊。


岛贯泰介

这次仲条先生的设计概念中,有“chic”这个主题。从“chic”这个词联想到的颜色有黑色、藏青色等,给人一种比较沉稳的印象,但是被选中的却是红色。


仲条

虽然现在可能不一样了,但是以前“chic”是因为做作,给人一种粗俗的感觉。但“chic”其实是优雅是上等的时尚,是时尚的基本。就如CHANEL和Yves Saint-Laurent所拥有的不变的美丽。永恒不变的品味就永远不会过时。


最近新的东西不断地被消费,传统什么的都开始消失了呢。也就是说,如果没有持续性,文化就无法形成。公司也好、品牌也好、商品也好,都是如此。



图片


岛贯泰介

我们来听听大家对仲条本次设计的看法吧。浜田女士一直在负责资生堂Parlour吧。


浜田

从2016年开始,大约3年。可以说Parlour的包装中蕴含着强烈的仲条风。对于历任的负责人来说,如何控制好仲条风在设计中的平衡,并融合、制作出相符合的设计一直是一大课题。像我这样的,一有什么事情就马上去咨询仲条先生。然后就会获得仲条先生的反馈,例如“在这里加入文字怎么样?”之类的。


岛贯泰介

那个时候的仲条先生也是像今天一样心情愉悦吗?


浜田

是啊。先生对「有瑕疵」的地方非常敏锐。就我来说,我常会想尽办法地把设计做精致,那时候仲条先生便会评价说 “真时尚啊”。


贯泰介

这与其说是赞扬,感觉像是…

浜田

像是一种讽刺。可以理解为“过于追求时尚是不行的”。所以接地气,实际上是非常重要的。

 

图片

浜田佐知子(资生堂)


高桥

在这次设计中,像这种情况总会出现在片假名字体上。


浜田

一般来说,是不能这样排的吧。


(设计师们点头)


岛贯泰介

非常显眼,即使掉在地上了也能看清楚。(笑)


高桥

就好像从创业时起就用相同的包装、一直延续至今的老字号的设计一样。明明是新的,却让人感受到了历史感。


浜田

如果没有这些文字,就会变得很简约。像现代的风格。


高桥

在选这个罐子形状的时候,是专门选了有些复古感的吧。


图片

高桥步(资生堂)


浜田

仲条先生对形状的细节也很讲究,他会给出很具体的意见,例如“没有更尖的角吗?”。


起初盖子的侧面非常的长,但是因为想让大家看到更多盒身千鸟格的部分,所以改短了。虽然覆盖整个部分更为简洁,但就是刻意想要做短那么一小点。



岛贯泰介

会让人想起香奈儿的女装呢。内盒的千鸟格是裙子,外盒是夹克。


浜田

就像是从下侧稍微露出点衬衫,故意给人看的感觉。很漂亮。


岛贯泰介

这便是加减的美学啊。


图片


图片

仲条

 “MODE(模式)”极为重要。它里面蕴含着传统,且蕴藏着长期渗入人们身体的文化的真实感。它存在在住宅中、存在在着装中、存在在饮食中。


“MODE(模式)”、 “FASHION(时尚)”便由此产生了。其核心是“活着的”品味、以及审美。


高桥


只要在自己心中坚持这一点并不断磨练,无论处于哪个时代都……


仲条

不会迷茫动摇的吧。三宅一生那一代人虽然是在打破过去的东西之后推陈出新,但是正是因为他们具备了自己的模式因此不会迷茫,一定会回到某处。高田贤三也是如此。


高桥

以前与仲条先生一起工作时候,他说时尚是不断变化的,现在的流行很快便会过时。先生说当今的时尚便是往昔的迷茫,这个视角很新奇。


仲条

当然,它会像流水一样变化着。但是那并不只是像河一样流淌,而是画着圈循环着流淌。当时代稍稍过去的时候,也许就会恢复以前的风格。


话说回来,我觉得这次的工作是我最后的工作了  ……


丸桥

您在上一个项目的时候也是说“最后一次了!”(苦笑)。


仲条

是吗(笑)。不,我一直是抱着这样的想法工作的。我是一个有点“偏”的设计师,至今为止做过那么多不需要那么畅销的东西,我觉得我这一辈子相当幸运。


大学毕业后立即进入资生堂工作了3年,虽然退社之后那段时间没什么合作,但之后以《花椿》的更新为契机又与资生堂结缘,一做便是40年。终于感觉《花椿》快要结束了的时候,这边资生堂的Parlour又来找我。怎么感觉离了资生堂就不行。


图片


岛贯泰介

真的是相当深的缘分呢。那么,对于仲条先生来说,“资生堂特色”是什么呢?


仲条

嗯…我啊,全部都是自己动手做的。但是,现在资生堂的设计师们,自己不动手做吧。把重要的地方都委派给别人。所以完全没有进步。


浜田

要让手动起来,这件事吧(苦笑)。


仲条

每天边做边烦恼着。这是非常有趣的工作,如果交给别人做的话就太可惜了。

丸桥

这样才能产生风格呢。然后不把风格传给别人。


仲条

是啊,因为我是个占有欲很强的人。


高桥

仲条先生亲自动手设计的The Ginza和Parlour的包装设计或许和资生堂的主风格有些不同,但其实都蕴含着资生堂的基因。


仲条先生的设计很难加以归类。就笼统的资生堂设计而言,要求在设计时非常做得细密、注重细节,我刚进公司时也是这样被教导的。但是,和仲条先生一起工作的时候,反而会说“别太规整了!”(笑)。


仲条

我有说过这样的话吗。


高桥

别把字里行间拍的整整齐齐的,别做这么土气的事儿。这种相反的思想让我大吃一惊。


仲条

那确实是。若不稍微制造点空隙,别人是不会与你交往的。不可动摇之处固然要有,但一成不变也是不行的。

翻译:周黎铃

文章来源:Transtage 转场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频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联系邮箱:603971995@qq.com】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