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雪61年,74岁老人一支铅笔将雪画活,普京都被骗了

艺术与设计

2018-01-25 14:13:37

在这个急于求成的现实社会,

“择一事,终一生”的人少之又少,

但这位74岁的老人,

几乎用了一生的时间,

让我们看到了执着的力量。

雪魔

如果没有经人提醒的话,

相信大家在看到他的作品后,

会极为默契地陷入一个认知“黑洞”,

这是一幅黑白风景画吗?

这明明是风光摄影啊!

2015年普京在参观俄罗斯博物馆时,

也受到了同样的视觉欺骗,

正当他为一张美丽的“雪景照”停留、驻足,

并不吝赞美之词时,

随行工作人员轻声耳语:

“这不是照片,

而是黑白雪景画。”

大写的尴尬有没有?!

而敢于在众人面前“忽悠”普京的,

正是格鲁吉亚的功勋画家——

Guram Dolenjashvili。

在他的绘画作品中,

我们看到的不是稀松平常的雪景,

而是大自然重笔之下的苍茫与浩渺,

一个令人惊艳叫绝的光影视场。

或莽莽苍苍、雄浑壮阔,

给人一种心灵震撼之美;

或静谧脱俗,意趣盎然,

有着无可比拟的温馨和希望。

Guram对光影的完美把控,

以及对细节的分寸拿捏,

都使他的作品逼真得如同黑白摄影一般,

高级,有质感,让人心驰神往。

更令人意想不到的是,

这些极富立体感的素描作品,

居然是用一支铅笔绘成的!

Guram从13起,到如今74岁,

已经默默画了61年的雪,

人赐外号“雪魔”,

只因他对冰雪有种难以割舍的痴迷与偏爱。

不过说到Guram与雪景画结缘的契机,就要从一个悲伤的故事讲起:

1943年,他出生于格鲁吉亚的一个木匠家庭,父亲是个酒鬼,动不动就对母亲和姐姐施以拳脚,又打又骂。

不堪忍受家庭暴力的母亲,终于决定在一个暴风雪的夜里离家出走,从此杳无音讯。这件事对Guram带来极大的精神创伤,为了早日摆脱内心深处的阴影,13岁的时候他便独自跑到一家小商店当起了售货员。

每当下雪的时候,他的悲伤就如约而至,“既盼着母亲回来,又希望她在远方过得幸福”。

大雪纷飞,行人稀少,

商店里生意冷清的时候,

Guram就获得了一个画画的好机会,

一来缓解自己对母亲的相思之情,

而来打发无聊孤寂的时光。

只不过他在纸上画下的,

永远是同一幅场景:

母亲离家的那条路。

不理解的人说他是个“疯子”,

但Guram不去辩解,也不生气,

因为画画对他而言,

是疗愈心情的最佳方式,

没有什么比这更让他感到愉悦的了!

“只有投入绘画时,

我才不会惶恐,

内心有十足的安全感。”

寒冬时节,大雪封山,

长长的冰柱缀满了枝头,

行人的呼吸也化作了一股股白烟。

每当大家在屋里取暖的时候,

Guram却独自一人来到了冰天雪地。

他常常在厚厚的雪堆里站着,

一站就是几个小时,

任凭狂风夹杂着雪花,

如刀一般刮在脸上却毫不动容。

有一次,他正在白雪世界若有所思,

甚至忘却自我的时候,

差点就把这条命丢在了荒郊野外,

幸亏被一位出门扫雪的老太太及时发现,

才没有尸横旷野。

类似的事件频频发生,

这个大家口中的“疯子”,

行为好像越来越反常......

但Guram的想法其实很简单,

那就是用肉眼捕捉这纯净世界里不同的美,

每个时刻,每个场景,

白雪都会展现出不同的美感。

家庭环境的不幸,

没有使他的画笼罩着一层阴郁的色彩,

反而流露出一股独特的温暖,

这股温暖足以冲破严寒,直抵人心。

我们常说:当别人开始说你是疯子的时候,你离成功就不远了。

1979年,Guram的作品第一次在南斯拉夫绘画双年展上出现,便震惊了世人。

“他对光线和阴影的把握,出神入化,你难以想象缔造这一切,用的仅仅是一只铅笔。”

随着名气的增大,俄罗斯博物馆、德国现代艺术博物馆、欧洲双年展等争相为其举办展览,收获了大批追随者。

然而Guram却不求荣誉,不求赞美,低调得让人有些费解:

他只想守着自己的郊外小屋,春季耕种,冬季赏雪。

要说老人对所有人提出的最真诚的忠告,就是“农人在春天播种,讲究时节,可画画,什么时候都不算晚。”

在才华上锋芒毕露,

在做人上谦逊豁达,

古往今来凡成大事者,

无不是这样“藏露有道”、虚怀若谷之人。

0条评论

纯粹的纸,不纯粹的纸艺

纸,在初造之时,一般只追求达到书写功能即可。直到剪纸与折纸艺术的诞生,其功能则获得升华,不再纯粹是为了达到书写功能。在造纸成了夕阳工业的今日,纸艺是否也会受到影响?在首尔大林美术馆(Daelim Museum)的《纸艺展示》(Paper, Present)中,我们看到了纸与纸艺,纯粹与不纯粹之间的交流,找到成为一种独特的体验。正如主题中的双关意义:纸,仍然存在。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6-25

艺术的种子等你来播种

红紫妆林绿满池, 游丝飞絮两依依。 正当谷雨弄晴时。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7-14

这才叫墙绘,你家那只是墙!

每家每户都有墙, 但艺术家的墙, 注定跟大多数人的不一样, 它彰显着主人与众不同的气质。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7-16

史上最牛“画贩子”,一手炒红马奈、梵高、塞尚、高更等大师!

毕加索曾说: “世界上最漂亮的女人, 都没有瓦拉德被摩画的次数多。” 毕加索笔下的安伯斯·瓦拉德 作为20世纪初最有钱的艺术经销商, 安伯斯·瓦拉德(Ambroise Volla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7-10

郑曦然:模拟形成的抽象的现实主义

> 《使者的降落》(Emissary Sunsets The Self),2017年 郑曦然有一系列的“使者”作品。比如《完美的叉子使者》,这是个故事性很强的计算机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6-25

她用欲望作画,笔下的女人香艳至极,每一幅都撩人心弦!

媚笑罗面,朱唇轻启, 体态丰腴的女人, 一丝不挂地栖息在花丛中, 浓厚与轻柔并存于 一个非真实的世界中。 紧紧相拥的恋人, 男子急切地想要获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5-21

西安美术学院决定:辞退樊雨

4月24日,有微信公众号通过网络反映西安美术学院青年教师樊雨获德国红点奖至尊奖作品《露天影院国家博物馆【海报系列】》(《Open Air Cinema National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5-02

美术馆长改当剧院院长,“玩砸了”

 在柏林人民剧院担任院长仅7个月的德尔康  柏林人民剧院     一个剧院院长的去留能引起全国各大媒体讨论,这种事情也只会发生在德国。 4月13日,柏林市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4-25

2018年央美学生最新获奖精美作品出炉

[簸芪] 作者:纪宇玺 尺寸:120 cm X 90 cm 材料:水彩、彩铅 精彩作品局部 [家 · 马甲] 作者:方浩炜 尺寸:90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4-19

一看再看这位“翩翩佳公子”,常玉与他的浪荡子美学

台北。耿画廊的常玉作品展“藏枒如华:常玉与浪荡子美学”仍在进行中。这场汇聚了华人现代艺术家常玉从上世纪20年代到60年代中期不同时期、不同媒介作品的展览又一次向公众揭开了艺术家常玉神秘面纱的一角,而这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4-16

一个农民,把画坛给震了!佩服

湖北画痴农民 6岁他第一次涂鸦 受到的是周围人无情的嘲笑 28年来他“不务正业” 流言和讽刺从未间断 如今他不仅用画作震撼世人 作品被一抢而空 还在北京开了个展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3-12

画雪61年,74岁老人一支铅笔将雪画活,普京都被骗了

在这个急于求成的现实社会, “择一事,终一生”的人少之又少, 但这位74岁的老人, 几乎用了一生的时间, 让我们看到了执着的力量。 雪魔 如果没有经人提醒的话, 相信大家在看到他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1-25

58年只画一朵花,从平民到宫廷御用画家,他连死都如此浪漫···

一生专攻一件事: 画花。 玫瑰绘画大师 人这一生, 总被欲望所困, 想做的事太多, 一辈子能专注做一件事, 又太难、太少!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6-25

这才叫墙绘,你家那只是墙!

再普通的墙, 也能装点成我们理想中的模样。 墙面艺术 每家每户都有墙, 但艺术家的墙, 注定跟大多数人的不一样, 它彰显着主人与众不同的气质。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6-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