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敬人:生活中的玩家,工作精神的匠人

童桢清

2021-12-16 17:13:10

图片

设计师吕敬人的工作室位于北京四环北边,离开了咄咄逼人的高楼,周围铺展开的草坪和树木过滤掉了城市中心的杂沓和匆忙。随着电梯上到最顶层,摆在楼道间的一条横椅和三两张挂起来的设计海报,暗示着曾经到访的客人和屋子“主人”之间的某种连接。我们和这些访客一样,怀着忐忑,按下门铃。很快,厚重的木质调大门被拉开,门框里,吕老师笑盈盈地招呼道:“你们好,你们好,快请进”。


一进屋,工作室两面墙的书架,仿佛像是踏进一座人生陈列馆。书架的空余处和桌面上放着各式各样的小东西,古董器物、吉卜力的手办、友人写下的贺卡、猪的摆件(屋主人的生肖),还有学生画的插画、喜欢的海报。长而宽的工作台上散落着出版社寄来的最新赠书、写着修改意见的图纸。每一件物品都勾勒出眼前这位中国书籍设计界的老前辈背后所积淀的岁月与情义。


图片图片

书艺问道:吕敬人书籍设计40年展(深圳站)暨「敬人书籍设计研究班部分师生作品展」,2021.11.12-2021.12.12


图片

《家》书籍设计,1990年


图片图片

《敬人设计2号》封面


吕敬人说自己喜欢玩。“早年在日本的时候,有空就到处跑,去各种节日,去拜访各种手工匠人,去看展,看电影“。言谈中,从法国新浪潮的戈达尔,到内敛的小津安二郎、温情的山田洋次都是他津津乐道的导演。“我也喜欢看戏,人艺的戏只要可以看的都不落下”。他翻开面前的一本书,“扉页翻过,幕布拉开,报幕员响起,目录章节映入眼帘。演员走位,镜头调度是书页和人眼之间的明视距离”,书籍是他自己的舞台——由设计师导演的一出戏。


“人生就像一个大坛子,什么东西都往里扔,要玩,有好奇心,处于一种亢奋状态。但是光吸收不行,要消化、积累、梳理,成为自己的知识,在需要的时候提取出来,才能兼容并蓄,触类旁通。“他一边用手比划着说道,“五个手指永远比不过一个拳头的发力”,这是自己的老师杉浦先生曾经告诫过他的话。


1989年,吕敬人被外派到日本讲谈社学习。留日期间,师从日本平面设计大师杉浦康平,进入杉浦工作室学习。虽然只在工作室待了两年,但如今聊到那段时光,他依然难掩亢奋神色,仿佛还是去年的事情。


图片图片图片图片

上图:吕敬人留日期间,师从日本平面设计大师杉浦康平;下图:《杉浦康平的设计世界》《杉浦康平多主语的亚洲》《杉浦康平脈動する本》封面


图片

日本书籍设计大师杉浦康平设计的作品《全宇宙志》至今是吕敬人最喜欢的一本书。


“跟随杉浦老师的每一天都过得无比充实精彩。大部分时候,他并没开课教授书籍设计,而是天天带我跑书店、唱片店、看电影、看展览。”从早到晚生活中所有的接触,让他逐渐吸收了杉浦的观念、言谈举止、对艺术的看法、对事物的认知。这种师徒相处方式无疑让他受益匪浅。


“如何进行设计?如何介入到文本?如何在设计中注入自己对书籍的态度和看法?这不是学会色彩构成就足够的。还要懂得音乐、戏剧、文学、电影,懂得方方面面。”吕敬人回忆,老师杉浦教给他的是设计思路的变革——“设计师要了解整个世界”——颠覆了以往对这一行业的认知。


1996年,吕敬人从日本回到中国,开始倡导“三维一体”的书籍设计理念。“三维一体”,强调三大部分:介入文本的编辑设计;注重多位阅读体验的编排设计;最后才是决定书籍形态的装帧设计。此外,还有“+1”的信息设计,在他看来,设计是信息的透视法,“所有设计,都是信息的传播,是从无序到有序的逻辑构建过程”。



图片图片图片图片图片图片图片

《历史的场》封面及内页设计


图片

敬人纸语“开卷有益”海报


2012年,吕敬人从清华美院退休,和合作伙伴成立工作室“敬人纸语”,传播纸文化,推广书籍艺术。“日本出版界,美编的工作往往都交给独立工作室和设计师来完成”,这是他回国后一直向往的工作形态。


“纸语”和“敬人”的名字,来自于创始人对物与精神的寄托。“纸语”,是纸张丰富的表情和语言。纸有着丰富的五感,视觉、听觉、触觉、嗅觉,乃至味感。“敬人”,用了他自己的名字,敬人人敬,待人以尊重,待事以敬畏。吕敬人一直坚守着这份敬畏。


“敬人纸语”的成立,一方面要自由发挥,“要干事”,同时,在异国的经历和尊师的教导,让他再次正视自己的文化,“要尊重”。机构成立第二年,他开始策划的书籍设计研究班,这如今俨然被视为中国书籍设计界的“黄埔班子”。



图片图片图片图片

“敬人纸语”研究班第12期 赖虹宇《欧阳春:凡夫俗子》书籍设计


 

点击视频观看:

《吕敬人:装帧四十年,做人的道理都在做书里了》

来源:今日美术馆、中信美术馆、网易艺术



每一年,研究班都会邀请国外著名的书籍设计师前来授课,也会带着学员去德国、日本、韩国、香港、台湾进行交流学习。


“敬人纸语”的结业之旅,被安排在了距离首尔40多公里处一个叫坡州的小镇,又称为“书城”,因为这里的一切都与书有关:上百家的出版社、印刷厂、纸业、书籍博物馆、活字印刷机构、学校...... 俨然一个围绕书建起来的生态系统。吕敬人会带领学生参观出版社,与编辑交流,参与沙龙对话。“在这样一个电子时代居然有这样的地方,没有电子干扰、纯粹回归到我们过去生活的一隅,书籍产业之外还可以看到活的水系,保留着各种芦苇、水鸟,这是我向往的地方——那是书籍的伊甸园。”



图片图片

“敬人纸语”研究班教材及课程表




图片

Q&A

K = KINFOLK

L = 吕敬人


K: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关注中国古籍或者中国传统文化在书籍设计里的重要性的?


L古籍我是从小接触,尤其对雕版印刷一直很感兴趣的。但文革以后这一切几乎都消失殆尽,那时接触到的书籍不是竖排,不是木版,都是线装的。在日本时,相反我看到了和版、和式书。它有卷轴、线装等等各种版本,做得极精致,把这些传统文化保护得特别好;还有就是纸张,让你眼花缭乱;另外就是竖排,它和古籍的形制很相近,往右翻,保留了那种古籍的语境和气息。


回国后我就特别希望能做竖排本的书。后来设计《赵氏孤儿》这版书非常巧,还有国家图书馆的一个中华善本再造工程的项目也来找了我,那时特别兴奋,一方面是中国传统文化的魅力,传递着一种物质化的书卷之气。在这基础上我做了一批这类的设计,各种形态都进行了尝试。有句话叫“承其魂拓其体”,这个魂要继承下来,体是可以再重新塑造的。


图片

《朱熹榜书千字文》书籍设计

图片图片图片图片

《剪纸的故事》书籍设计


K:在书籍设计过程中,工艺和技术方面有遇过什么样的困难?


L那就太多了。比如说我喜欢用薄纸,要用包背装,因为包背装折叠以后,它就有半透明的感觉,尤其是像古籍。但现在普通工厂60g以下的纸不能印,因为太薄,浪费特别大。但也不是不能啊。我做《中国记忆》的时候是用的就是35g圣经纸,但是要花大功夫,印得慢,机器开得特别慢,一张一张走。这是我们经常会困惑的。


还有就是精装,胶不好就会脱胶。我要做的书有很多更难的,都是大盒子,木质的、编织的,那都是丝、麻材质。你得盯着它,其实就是认真二字,一个态度问题,还有许多是责任问题。为什么有人说杉浦老师是魔鬼呢,因为他老是要到工厂去折磨工人。雅昌的觉得我是魔鬼,但是最后大家都很感激,这些年我们在一起在进步,制造难题、攻克难题、解决难题。这是好事,就怕有惯性,那样就进步不了。



图片图片

《中国记忆》《中国大史记》书籍设计


图片图片

《中华舆图志》书籍设计


图片图片图片图片

敬人纸语在《装book》里对300余种书籍形态做了一次归纳总结,涵盖了从折叠、装订样式、到书盒形态在内的多种样式,每种书籍形态均有单独配图。


K:我们常听见人讲起“现在没多少人看纸质书了”。但只要稍微经常去书店就会发现,每个月有大量的新书出现在书架上。你怎么看这个现象?


L在过去(一本书的寿命)通常是五年之内。五年销售不掉后就要回收,回纸浆库。这很可惜。中国图书的问题是,出的书太多,而好书太少。它的体量很大,品种很多,但有太多重复的主题。这种无序竞争和“跟风”,是很大的问题。出版业现在整个种类倒是没减,但数量往下降了。过去起印五千那是叫起印,现在可能两三千就印了,怕存库存。这影响挺大的,书店不能单靠经营书,需要其他副产品。


另外,就是自出版的兴起,还有像ABC艺术书展、上海艺术书展等活动的策划,对中国图书的发展也是一种推动。我跟好多出版社都说过这些展览你们要去看,去挖掘好的作者,会发现很多好的画家作者,发现很多好的编辑思路。现在编辑也开始有点像侦探似的,去挖掘一些新人,这又是一个好现象。现在中国已经成立了很多私人工作室。我也是从出版社体系跳出来成立工作室的。



图片图片图片图片图片图片

敬人纸语研究班第08期尹琳琳《这个字,原来是这个意思》书籍设计


图片图片图片图片图片图片图片

《盲人摸象》,作者:小龙花,书籍设计:吕旻,幕间休息 | AfterIntermission


K:现在有很多年轻设计师,他们更倾向于独立于体制之外去做设计。你有什么建议吗?


L:很多时候出版社一年要出上千本书,如此一来一位设计师有的时候一年要做五百个封面。当不满足于只做封面、不满足于完成量的时候,就希望少做点封面,多关心正文。关心正文不仅仅是排版、编辑,还要关心怎么去编,怎么把图片、文字和作者的内容更好地进行融合,创造一个更好的舞台。


所以这时候你应该是一本书的阅读创造者,和作者、编辑、出版人、工艺师等角色一起,大家共同来塑造这个舞台。另外就是希望大家能把自己的台阶抬高一点,不能仅靠技巧,还要靠你的想象力、丰厚的积淀。我希望中国出版物的美术编辑也好,设计也好,在为大众设计的时候需要注重内文的编辑、编排与呈现。


而对不为正式出版物做书的创作者,只要你有好的选题、好的想法,那就用你的文字、用你的画笔、用你自己的书籍形态去让更多的人喜欢纸质载体。这就是第一步。


希望他们能够坚持下去。


图片

采访当天,吕敬人工作室一角。


图片



文章来源:KINFOLK基本生活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频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联系邮箱:603971995@qq.com】

1条评论

  • 网友8688_78 2022-05-29 09:38:54

    什么时候可以把吕敬人,吕旻,吴勇这些个涉嫌传播出版淫秽色情书籍,宣传反动地图,侮辱国旗等等重罪的犯罪团伙,抓起来呢

麦当劳出书

艺栢设计 0评论 2022-05-28

原来鼠标还能这样设计!

51design我要设计 0评论 2022-05-28

这些简洁的品牌VI设计,真赞

海君 0评论 2022-05-28

Grand Slam 设计

Designcola 0评论 2022-05-28

2022日本文化科技论坛主视觉

字体设计 0评论 2022-05-28

卖肉,也是要讲包装的!

阿门 0评论 2022-05-28

国内外60个优秀导视设计案例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22-05-28

如何用“折叠”做设计

国民设计师老工 0评论 2022-05-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