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时装,中产幻想穿衣自由的「陷阱」还是新蓝海?

杨宇青

2022-04-15 15:49:25

已关注

图片

The Fabricant工作室设计的“Iridescent”

在未来,Newsfeed上顶流博主和明星的服装造型可能是完全虚拟/虚拟现实结合的;3D模型师就像今天的造型穿搭师一样为你一键换装。利用混合现实设备,一个人可以操纵自己不同形象的虚拟人(avatar)同时参加三个宴会或时装发布会,而走秀舞台上的模特很可能是Deepfake功能合成的AI模特。 去年九月,一张蒸汽波镭射风格的纽约天台时装大片火爆了Instagram,The Fabricant——最早专注于数字服装设计之一的工作室突然出圈。这款造型被命名为“Iridescent”,模仿镭射PVC材质,创造出飘飘欲仙、反空气动力学的效果,最终以9500$美金的价格出售给一位亚裔藏家。 The Fabricant,这家创始于荷兰阿姆斯特丹的设计公司通过3D建模技术制作数字时装,整个环节中没有面料、真人模特、T台设计,纯数字化可视展示反而创造出一种独特的造型感,带给人“真实服装无法给予的惊喜。” 

图片

The Fabricant工作室设计的“Iridescent”

而早在2018年,瑞典品牌Carlings曾推出全球第一个只有数字版本的服装系列Neo-ex。同样抢眼的还有2021年在伦敦时装周上引爆网络的Auroboros纯数字系列“biomimicry”仿生系列时装:夸张的立体造型、蒸汽波配色、赛博格身体的前卫概念……制造风靡一时的话题,还吸引Grimes的虚拟人形象穿着它在元宇宙时装周演出。 

图片

图片

Auroboros推出的数字连体衣和高跟鞋

时尚是一种个性消费,可以“穿”更可以玩的数字时装满足的正是个性需求。最简单的玩法有3种:真人通过AR/VR穿戴的数字时装,给真人网络虚拟人形象穿的数字服装,以及纯为虚拟人偶像打造的服装。 数字时装的确解锁了前所未有的使用场景。服装不受材料特性、成本、着装环境、供应链等因素的限制,穿戴者可以戴着数字云朵浮在空中,可以让裙角燃起数位火焰。打破一切秀场渴望打破的二元对立——身体与服装、形式和材质、内部与外部。

图片

Gary James Mcqueen用Unreal Engine打造的首场唯数字时装展


 2022年,数字时装和虚拟偶像在元宇宙上接连不断地召开派对。Decentraland在3月24-27号举行元宇宙时装周,首个数字时装电商平台DressX入驻虚拟百货Metajuku,Gucci,Dolce & Gabbana,Tommy Hilfiger等品牌进一步试水,探索在虚拟街区打造数字旗舰店的可能…… 图片

Dolce & Gabbana的快闪展览


图片

Tommy Hilfiger在Metaverse时装周

 
大牌入局,
“游戏 X 数字时装”混合双打 

图片

Republique


根据BoF对于美国Gen X到Gen Z世代消费习惯的调查,未来会有65%的人有兴趣购置数位消费品。而根据NonFungible.com数据,2021年上半年,在Decentraland上出售的可穿戴产品(wearables)达到750,000美金,而这个数字在2020年还是267000美金,同比增长180.9%反重力、反空气阻力,充满赛博美学的数字服装会接近成为新的潮流。 名目繁多的大牌奢侈品、运动服品牌绝不甘为人后,在去中心化游戏平台上打造品牌秀、发布数字时装的品牌名单在不断拉长。 

NFT系列拍卖成绩最好的奢侈品品牌之一是D&G,该品牌在去年9月30日在区块链奢侈品拍卖平台UNXD独家发布的9件NFT“Genesis(创世)”系列拍出1885以太坊(在当时约合570万美金)。而在拍卖后不到一周,以太坊随之大涨10%左右,让这个系列的价值刷新达到610万美金。 图片

Dolce&Gabbana推出的NFT Genesis系列,其中4件look是纯数字时


 2021年11月,Nike与Roblox合作创建了NikeLand,Adidas宣布了一系列与加密货币交易平台Coinbase和区块链游戏平台The Sandbox的合作。Gucci先是于2021年5月在Roblox上开放了为期两周的虚拟花园Gucci Garden体验,然后在今年2月购入The Sandbox上的土地。 

图片

图片

The Fabricant x Puma 虚拟冲锋衣和球鞋


此外Gucci宣布和10KTF合作推出Gucci Grail NFT系列、The Fabricant 和PUMA合作、以及Nike收购虚拟人及数字资产设计工作室RTFKT——从收购到合作等一系列策略都指向一个方向,时装品牌正在将数字产品和游戏体验本身融于未来的消费体验中。 一方面,尽管《福布斯》杂志认为奢侈品牌和区块链公司合作的许多举措仍处于实验阶段,甚至在品牌的整体投资战略中只占据一小部分。另一方面,高居不下的拍卖价格和另一个新系列的横空出世让元宇宙拥簇的资本不断膨胀。


数字时装:
概念牌还是新蓝海?
图片

RTFKT虚拟球鞋


给自己的游戏角色购买皮肤是玩家司空见惯的事,但数字时装直到2020年之前都是闻所未闻的事。时尚和游戏,两个看似毫不搭界的领域却是元宇宙经济中的近邻。 根据Statista数据预测,2021年全球玩家在游戏道具、虚拟皮肤上的花销达到1.78亿美金,这一数字有望在2025年超过2亿美金,每年较上年同期增长率在8%-16%之间。而时尚行业收入的增长率虽然在11%左右,但受疫情冲击变得更加不稳定。 

图片

The Fabricant打造的元宇宙虚拟偶像“The Empress of Metaverse”


 时尚品牌知道,在未来,数字原生的购买者会越来越多。数字原生意味着消费者会更多依赖虚拟世界而非物理世界的标准来决定自己的购买行为。如博主 Imani McEwan所说:“你的虚拟人形象决定了你是谁。” 去年,Balenciaga 通过一款VR游戏“Afterworld: The Age of Tomorrow”发布了2021秋季系列。Burberry推广新的Monogram系列推出王者荣耀热门角色“瑶”的特别皮肤,Marc Jacobs也为《动物森友会》中的角色设计了新衣服。品牌和Z世代最爱的游戏联名,带来暴增的搜索量。 

图片

图片

Balenciaga在VR游戏中发布的秋季女装新款

 图片

Balenciaga在VR游戏中发布的运动衣系列


 根据Lyst 和数字时装工作室 The Fabricant联合发布的《2021数字时尚报告》指出,对于未来潜在的35亿数字时尚客户,现实生活和网络世界的界限已经融合。未来的时尚消费者期待数字时装将他们打造为品牌的“共同创作者”,通过穿搭和社交媒体发布打造“无性别”、“无接触”、以及“零资源浪费”等概念。The Fabricant主理人Michaela Larosse 说:“数字时尚能够让时尚产业以符合消费者价值观的方式运作。” 如果数字时装是游戏皮肤的Web3.0版本,那么改变的不是产品本身,而是花样繁多的概念和游戏玩法。数字时装作为一个提供虚拟与现实、游戏与加密技术交叉的元宇宙下属品类出现,同时激发了加密艺术创业者和传统时装品牌试水“新蓝海”的兴趣。 

数字时装=高阶滤镜? 
再回到三次元,普通人对于数字时装的穿衣体验如何? 

博主Safisha Nygaard在Youtube上分享了一周的数字服装穿搭记录。她连续一周使用DressX,第一个唯数字服装电商平台。 DressX上的每件单品价格从30美金到数千美金不等,人们可以从中找到各种日常生活中希望穿出去“打卡”拍照的衣服,比如梵高或者莫奈经典绘画的联名卫衣,以及头部数字服装设计师Nina Doll, Alejandro Delgado等人的作品,每件单品价格从30美金到数千美金不等。 图片图片

DressX详细介绍如何上传模特照片达到最好的穿衣效果


 在穿衣效果方面,平台显得相当笨拙。Safisha发现,她相当于购买了许多服装“滤镜”,她先穿着内衣摆好造型拍照,发给平台,然后平台发送一张她穿着心仪数字时装的“PS”照片,生硬的PS效果可能会将梦想元宇宙穿衣自由的爱美中产女孩打回现实。 

图片

Safisha Nygaard示范不太成功的穿搭体验

 

另一方面,在虚拟偶像经济和创作者经济的刺激下,数字服装设计师们相信自己在创作独一无二的艺术品。 为了使数字时装看起来更加多元,设计师们为每件衣服精心标注了材质,从数字棉、数字尼龙、数字丝绸、数字化纤材料等等应有尽有,并对应从运动卫衣到红毯级别的礼服等不同品类。Alejandro Delgado设计的Immortality Dress将赛博仿生美学推到极致,他用3D模拟电解铝和硅胶的材质,裙子主体由模拟电解铝和镭射硅胶制成。 图片
图片


左图:Cloud cape

右图:受弦理论启发的数字设计师Alejandro Delgado设计的Immortality Dress

 

图片

Tribute Brand推出的“无接触”(Contactless)时尚


这一切或许说明,数字时装的广泛消费依然要基于混合现实世界各种实际应用的成熟,只有当终端设备允许,通过一键换装进行视频直播、随时随地打卡才会成为未来博主的流量密码。 

3D模型资产,一种新IP形式? 

BoF数据指出,生产一件数字服装比实体服装少排放97%的碳,同时少消耗超过90%的水资源。从DressX打出口号“不用少买,买数字服装”(Don’t Buy less, buy digital),到Auroboros提出的“生物仿生”,“唯数字”(digital-only)服装系列,数字服装试着以低碳环保和生态友好的打法吸引未来资本入局,并逐步替代人们对于消费物理服装的需求。 

图片

Auroboros时装大片


在这种乐观主义的声音之外,路透社报道指出,目前数字时装在服装产业中的体量占比极其低。没有对于数字时装的批量消费,就无法对减轻碳排放量做出显著贡献。而且尽管数字服装价格中位数远低于实体奢侈品时装,但30$美金起步的定价跟快消时装品牌的定价相比并不具有太大吸引力。数字时装变现,依然路漫漫。 

尽管离实现元宇宙一键换装的穿衣自由尚为遥远,数字服装依然提供了一种新的品牌IP形式,即品牌视3D服装模型为一种新的资产形式。传统品牌利用3D技术与供应商沟通可以减少开支,提高效率,节约成本,而如果利用这些3D资产直接接触数字领域,品牌也许将直接开启虚拟世界。福布斯一篇文章提出,3D时尚价值链可能点燃无穷无尽的应用方式,比如: 

  • 在不需要生产实体服装的前提下创建数字营销资产、数字时装发布活动。


  • 在不造成资源浪费的情况下,让消费者测试新的成衣系列。

 
  • 向虚拟偶像供应产品,打造虚拟时装博主,而不需要生产任何实物样品。


  • 以数字方式销售产品系列,并为可能的大规模的按订单生产铺平道路。


  • 在非服装消费场景出售数字服装——例如盲盒开奖、游戏皮肤联名等。


数字价值链不仅为时尚品牌创造了新的机会,使其更可持续、更有效地工作并降低成本,而且它还为品牌释放这些数字系列的价值奠定了基础,并可能允许大规模地参与元宇宙。

图片

Mason Rothschild作品 “baby birkin”,在Basic Space拍出23,500美金,二次出售后价格涨到47000美金


但另一方面,从传统版权法的角度看,数字时装的崛起可能会对品牌的传统资产构成威胁。JDSupra法律网站指出,各种铸造工具和NFT教程随处可见,Web3.0的创作者几乎可以把任何他们想要的产品打造NFT版本,而这些NFT一旦用于出售和转售,就不满足版权法保护的“合理使用”条件。 去年最著名的NFT侵犯实体品牌版权的案例之一是爱马仕对Mason Rothschild提起法律诉讼。Mason Rothschild为巴塞尔艺博会设计了100个NFT MetaBrikin(元铂金包),全部以每个0.1ETH的价格起售。两个月后,这些铂金包在二级市场的价格已经攀升到5-25ETH。可以说,艺术家自己设计的“虚拟铂金包”捷足先登入驻元宇宙。 谁是剽窃谁是原创?可以确定的一点是,在创作者经济主导的时代, Mason Rothschild坚持自己是原创者。尽管使用了铂金包的造型,他的设计却找不到先例。但面对出售和转售产生的大量利润,如果不明确侵权的边界,这类利用实体奢侈品为原型产生的NFT数字衍生品会越来越多,削弱社群的创造力。 在未来,元宇宙穿衣自由会成为主流吗?


文章来源:艺术商业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频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联系邮箱:603971995@qq.com】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