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巴塞尔寻找威尼斯双年展四大亮点

巴塞尔艺术展

2022-05-04 09:24:00

已关注
图片Małgorzata Mirga-Tas在2022威尼斯双年展波兰馆的展览“Re-enchanting the World”现场,图片由艺术家、扎切塔国家美术馆(Zachęta National Gallery of Art)及Foksal Gallery Foundation提供,照片由Daniel Rumiancew拍摄
威尼斯双年展开幕式的“仙尘”或已落定,但第59届威尼斯双年展仍需要时间来消化。由塞西莉亚·阿莱马尼(Cecilia Alemani)精心策划的展览“梦想之乳”(The Milk of Dreams)涉及内容极为广泛——从超现实主义到赛博格,从跨物种关系到猪的繁殖(对,没错)——展览始终将女性视角放在中心位置。在花园展区(Giardini)和整个城市中,各国展馆竞相吸引人们注意,其中许多展馆为那些至今还为人忽视的艺术家开辟了展览空间。他们的声音将在未来数月甚至数年中持续渗透到艺术世界——就从今年6月的巴塞尔开始。在这里,我们挑选了4位艺术家,期待能在2022年的巴塞尔艺术展巴塞尔展会上再次与他们相遇。 泽娜布·赛迪拉(Zineb Sedira)“梦想没有标题”(Les rêves n’ont pas de titre)法国馆 图片泽娜布·赛迪拉在2022威尼斯双年展法国馆的展览“梦想没有标题”现场,图片由法国文化中心(Institut français)-威尼斯双年展法国馆提供,© Thierry Bal
泽娜布·赛迪拉完成了一项罕见的壮举:她在法国馆举办的展览中,将各种各样的历史拼接在一起,它们有大有小、有官方的也有个人的、有快乐也有痛苦的。“梦想没有标题”这个展览犹如一个内容丰富的俄罗斯套娃,里面有大型沉浸式装置和20分钟时长的影片。将他们联系在一起的是一部电影史,特别是1960年代、1970年代及1980年代制作的激进电影,当时第三世界国家试图建立一个精神联盟,摆脱资本主义和殖民主义的枷锁。赛迪拉专注于通过电影的历史来连接法国(她出生的地方)和阿尔及利亚(她的家人来自那里)以及意大利(她的展览所在)。屏幕上闪烁着阿尔及利亚独立战争(法国最黑暗的历史篇章之一)的纪录片段——这也是艺术家在巴黎郊区失去归属感的青年时期的记忆,以及她在自己周围创造的艺术大家庭中的许多小角色。 图片泽娜布·赛迪拉在2022威尼斯双年展法国馆的展览“梦想没有标题”现场,图片由法国文化中心(Institut français)-威尼斯双年展法国馆提供,© Thierry Bal
展馆以塞迪拉电影中拍摄的场景迎接着来往的参观者。这里有一个舞厅——向埃托尔·斯科拉(Ettore Scola)在1983年创作的电影《Le Bal》致敬——里面的角色是一个交际花和她不幸的追求者,他们无休止地跳着舞蹈,并最终以一场误会告终。展馆内还有一个简朴的卧室,在1966年由吉洛·彭特克沃(Gillo Pontecorvo)执导的另类电影《阿尔及尔之战》(the Battle of Algiers)中,当女主人公决定成为一名自由战士时,就在那里剪掉了辫子。这里还有一个巨大的档案馆——一堵由圆形金属罐组成的墙,里面装满了丢失的卷轴。最后,在一堵墙后面,有一个简陋的木制棺材。也许里面是某个抗议者、朋友或是亲戚?棺材盒的残酷美感诉说着在沉默中哀悼的匿名之死。然而,尽管有着极易察觉的创伤元素,“梦想没有标题”这个展览却并非悲伤的。影片结束时,身着黄色衣服的塞迪拉在鲜黄色的背景下跳舞。这是参观者将随之带走的画面:一场由殖民余烬点燃的对坚韧、友谊、创造力和爱的庆祝。 图片《梦想没有标题》(视频静帧)(2022),泽娜布·赛迪拉,© Thierry Bal 与 © Zineb Sedira
2022年6月15日(星期三)下午3点至4点,泽娜布·赛迪拉将与今年代表瑞士参加威尼斯双年展的拉蒂法·埃哈赫(Latifa Echakhch),以及伦敦Chisenhale艺廊总监Zoé Whitley进行对话,这是“与巴塞尔艺术展对话”(Conversations)的一部分项目,与Kunsthaus Baselland共同合作呈献。泽娜布·赛迪拉由巴黎的卡迈勒·梅隆赫画廊(kamel mennour)和迪拜的The Third Line代理。 
Małgorzata Mirga-Tas“Re-enchanting the world”波兰馆 图片Małgorzata Mirga-Tas在2022威尼斯双年展波兰馆的展览“Re-enchanting the World”现场,图片由艺术家、扎切塔国家美术馆(Zachęta National Gallery of Art)及Foksal Gallery Foundation提供,照片由Daniel Rumiancew拍摄
手工缝制的织物板覆盖了波兰馆的入口。它们描绘了取自15世纪意大利塔罗牌中的"命运之轮"(Wheel of Fortune)。塔罗牌于14世纪末传入欧洲,与第一批罗姆人到达欧洲大陆的时间相吻合。这个主题在展馆内得以延续,展厅墙壁上覆盖着一个环绕整个房间的三层拼接饰带。代表波兰参加第59届威尼斯双年展的Małgorzata Mirga-Tas是第一位获此殊荣的波兰裔罗姆人艺术家,她承担的任务不只是重新想象罗姆人在欧洲的历史,还有重新构建他们从他者到中心的边缘存在。 艺术家从两个文本中获取线索:一个是最近的,一个是1912年出版的。展览的标题“Re-enchantingthe world”,指的是西尔维娅·费德里奇(Silvia Federici)2018年出版的书籍《Re-enchanting the World: Feminism and the Politics of the Commons》。该书探讨了如何通过女权主义视角重建与非人类行为者(植物、动物、水等)以及人类社群的关系,重新引导当前环境灾难的负面行迹。Mirga-Tas指出,有必要在这个项目中纳入所有的声音,特别是那些被历史排斥在外的声音。 图片Małgorzata Mirga-Tas在2022威尼斯双年展波兰馆的展览“Re-enchanting the World”现场,图片由艺术家、扎切塔国家美术馆(Zachęta National Gallery of Art)及Foksal Gallery Foundation提供,照片由Daniel Rumiancew拍摄


第二本书是艺术史学家阿比·沃伯格(Aby Warburg)于1912年写的《费拉拉斯基法诺亚宫的意大利艺术和国际占星术》(Italian Art and International Astrology in the Palazzo Schifanoia, Ferrara),他在书中对意大利宫殿的著名壁画进行了解释。这些壁画将象征着一年中月份的中世纪主题与宇宙和占星术的意象,与代表行星的希腊诸神结合在一起。Mirga-Tas借用了这种形象循环,将罗姆人的仪式和日常文化融入其中,并将波兰罗姆人的历史本土经验铭刻其中。这些大型拼接作品是用二手面料制成的,这些面料来自艺术家的家乡Czarna Góra,该社区的成员也积极参与了展览,缝制了一件巨大的拼接作品。 这位艺术家的成就是双重的:首先,她引用欧洲艺术史上的一个关键参照,并用它来重新讲述和神话化她所属群体的故事。其次,她采用一种本土的媒介,即拼贴,将其牢牢地置于当代艺术的领域中。 Małgorzata Mirga-Tas由华沙的Foksal Gallery Foundation代理。该艺廊将于即将举行的巴塞尔艺术展巴塞尔展会上展出她的作品。 
李美来(Mire Lee)《Endless House: Holes and Drips》“梦想之乳”,军械库(Arsenale)展区 图片2022年,李美来在塞西莉亚·阿莱马尼策展的第59届威尼斯双年展“梦想之乳”展出的《Endless House, Holes and Drips》(2022)(后面)及《Endless House, Holes and Drips #1-4》(2022)(前面)现场,照片由Sebastiano Pellion di Persano拍摄,图片由艺术家及Tina Kim Gallery提供
不管一个人事先看过多少张李美来雕塑装置作品的照片,都不太可能准备好亲身接触这些作品的本能体验。在双年展上,这位驻阿姆斯特丹、首尔出生的艺术家创作了全新作品《Endless House: Holes and Drips》(2022)。在军械库展区,一个四米高的脚手架上安装着没有实体的陶瓷雕像,滴下或者喷出奶红色的液体,让人想起血浆、血液或其他一些难以形容的身体排泄物。观众可以听到马达呜呜作响。作品中的管状附属物有的乱舞,有的下垂。这些由动态装置驱动的形式,唤起了人们的厌恶和怜悯。目前还不清楚它们的存在是正在形成还是即将结束。它们存在于我们的世界,却又不属于这个世界。 图片2022年,李美来在塞西莉亚·阿莱马尼策展的第59届威尼斯双年展“梦想之乳”展出的《Endless House, Holes and Drips》(局部)(2022)现场,照片由Sebastiano Pellion di Persano拍摄,图片由艺术家及Tina Kim Gallery提供
这些生物形态的部件上缠绕着渗出分泌物且不断抽搐的管子,具有一种不可思议的元素。当观众看到作品时,一开始想逃避的欲望屈服于一种强迫性的审视,并最终认识到,我们自己无助的身体就在其中。这是吸引观众和艺术家的地方。李美来概念化作品的核心是承认怪诞,发现其脆弱性,并打造出她喜爱的实体。 图片2022年,李美来在塞西莉亚·阿莱马尼策展的第59届威尼斯双年展“梦想之乳”展出的《Endless House, Holes and Drips #1-4》(局部)(2022)现场,照片由Sebastiano Pellion di Persano拍摄,图片由艺术家及Tina Kim Gallery提供
李美来过去的作品中出现的主题包吞食性爱好(Vorarephilia)——这是一种消耗或被消耗的欲望——此外还有残障、人格障碍和隧道。在《Endless House: Holes and Drips》中,艺术家借鉴了那些帮助吸烟者戒烟的视频。奥地利建筑师弗雷德里克·基斯勒(Frederick Kiesler)的《无尽的房子》(Endless House)对于李美来的影响很明显地展现在她2021年于柏林Schinkel Pavillon举办的展览中,而且本次展览亦是如此。基斯勒的作品推崇空间的流动性,并将内外融为一体。事实上,1960年时他对这个尚未实现的项目的描述与李美华今天的作品十分相似:“所有的终点都在‘无尽’中相遇,如同它们在生活中相遇一样。生命的节奏是周期性的。生活的一切终点都可以在二十四小时、一个星期、乃至一生中相交。它们用时间之吻触摸彼此。” 李美华的作品将由纽约的Tina Kim Gallery在巴塞尔艺术展巴塞尔展会的“艺创宣言”(Statements)展区展出。  汉娜·利维(Hannah Levy)《无题》(2022)“梦想之乳”,中心展馆 图片《Untitled》(2022),汉娜·利维,图片由威尼斯双年展提供
汉娜·利维的4件雕塑(名称均为《无题》,创作于2022年)同时展示在花园展区国际馆的一个角落里,散发出一种诱人的张力。最小的雕塑类似一个鞋类设计师梦想将他的客户转化为一个新物种:一双极简主义的高跟鞋被安装在细长的鸟腿上,用最闪亮的铬合金制作。第二个雕塑则是为旅行帐篷赋予了乳胶斗篷的扭曲感。它头足类的形状和肉质的颜色,可能是一个临时的避难所,就像来自另一个星球的变种体一样。 “梦想之乳”中展出的许多作品都探索混合体的可能性:利维处理这一主题的方法与其他艺术家不同。她超越了有机和自然,选择模糊动画和功能之间的界限。她的第三件雕塑,也是最大的一件作品,以四条吓人的长腿站立着,看起来像一群虔诚的外星生物带到地球上的酒壶,可能是丹尼斯·维伦纽夫(Denis Villeneuve)的2019年的电影《降临》中的七足生物(Heptapod)。但是当你了解到这位艺术家经常在她的作品中使用医疗设计元素时——扶手、配药器、矫形装置——这种面对外星事物的印象就有了另一层含义。这些身体需要支撑才能正常工作的符号变得逐渐清晰可见,为乍看之下感觉冷冰冰的雕塑增添了一层柔情。 图片左:《Untitled》(2022),汉娜·利维;右:《Untitled》(2022),汉娜·利维,图片由威尼斯双年展提供
“梦想之乳”可以解读为对西方社会以人类为中心的世界观进行反思的艺术表现:考虑到我们人类给世界带来的许多灾难,我们难道不应该站在一边,听听其他生物可能会告诉我们什么吗?通过将工业设计、动物学、人体和时尚等元素混合到高光的物件中,利维挑战了任何已经确立的、分层级的类别。令人惊讶的是,她给人留下的印象是一种具有启发性的和谐之感。 汉娜·利维由纽约凯西·卡普兰(Casey Kaplan)艺廊代理。艺廊将于今年巴塞尔艺术展巴塞尔展会上展出利维的作品。


点击阅读原文,了解更多关于巴塞尔艺术展的详细资讯。

相关阅读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更多巴塞尔艺术展社交媒体
微信&微博:巴塞尔艺术展
Facebook: Art Basel
Instagram: Art BaselTwitter: Art BaselYoutube: Art Basel

*内容版权归巴塞尔艺术展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图片与文章

文章来源: 巴塞尔艺术展 ArtBasel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频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联系邮箱:603971995@qq.com】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