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机时代的艺术回应:2022年惠特尼双年展

李萌

2022-05-10 12:02:00

已关注


自2019年上一届双年展以来,世界发生了很多深刻的变化,此次展览以当下世界的境况为大背景,反映这个瞬息万变,混乱与挑战同在的时代,艺术家们也在艺术创作中表达了他们的困惑与思考。

 

此次展览由惠特尼博物馆的策展人大卫·布雷斯林(David Breslin)和艾德里安·爱德华兹(Adrienne Edwards)共同策划,展出了63位处于不同职业阶段的艺术家和团体的作品。本届展览最重要的革新在于更重视视频、电影和行为艺术。展览设立在惠特尼博物馆的五层和六层,其中一层布置成像迷宫一样的黑暗空间,并包含了一个“保留空间”,另一层则是明亮和开放的。来自墨西哥、加拿大的原住民艺术家以及出生在北美以外的艺术家在此探讨边界的流动性,并探索“美国”一词的含义及其所包含的内容。

 

复杂时代中的秩序、希望与思考


图片

>海芙·卡赫拉曼(Hayv Kahraman)《变色龙》


疫情以来,世界各地的艺术家们也通过艺术创作来探讨疫情世界中的病毒、死亡、生命、环境、社会等各种问题。现居洛杉矶的伊拉克艺术家海芙·卡赫拉曼(Hayv Kahraman)的作品《变色龙》的创作灵感来源于疫情隔离期间。海芙·卡赫拉曼与身患癌症的母亲不得不各自生活在地球的两端。在了解了新冠病毒的危害后,海芙·卡赫拉曼研究了一些与免疫学相关的符号,《变色龙》受到了微型绘画风格的影响,描绘了互相连接并扭曲的女性身体,并与“Y”的抗体符号相呼应。画面中女性朦胧的面部表情与棕褐色亚麻布的选择,让整个画面获得了一种宁静感。此外,画面中女性球状的头发和锐利的眼神描绘给人一种空灵和梦幻的感觉,表现出了女性毅力的光彩。


图片

> 马里奥·托雷斯《一定是星期二》


隔离与封锁打破了这个世界的固有运行方式,在我们的生活中造成了一定程度的混乱,产生了一系列多米诺骨牌式的影响。墨西哥艺术家马里奥·托雷斯(Mario Garcia Torres)在其艺术创作《一定是星期二》中就对疫情的影响做出了自己的思考与探索。这件作品开始于2020年墨西哥因疫情首次封锁期间,艺术家的工作室也被迫关闭。于是艺术家就打印了一张写着西班牙语temporalente(暂时关闭)的招贴贴在了自己工作室的门上。第二天,马里奥·托雷斯又来到工作室复印了这张招贴再贴到门上。每天都重复复印前一天的招贴,直到工作室重新开放,持续了164天。随着影印机带来的越来越严重的失真,文本变得越来越难以辨认,导致了信息的逐渐消弭,在形式上产生了一个抽象的组合,同时也象征了对当下疫情所带来的混乱的记录。

 

图片

> 雨果·麦克克劳德《人类的负担:等候呼吸》


新冠病毒的大流行所带来的混乱不仅影响了人类的生命、死亡,亦为我们带来了诸多社会问题和危机。现居于美墨边界的美国艺术家雨果·麦克克劳德(Hugo McCloud) 就在其作品《人类的负担:等待呼吸》中对其进行了探讨。这是一件用一次性塑料袋制作的多面板作品。受到传统美国与墨西哥艺术的历史与壁画艺术的影响,画面以墨西哥土地为背景,一堵由氧气罐组成墙体将画面一分为二,讲述了疫情期间全球范围内因缺氧而死亡以及那些排着无尽的队,希望获得一些救济的贫穷人群的悲惨故事。同时,在这件作品的叙事中还交织了美国和墨西哥的边界问题、难民和移民问题等。在画面中,氧气既是一种隐喻,也是一种实际的存在,真实反映了疫情期间的社会问题与危机。

 

种族与身份的危机


图片

> 阿曼达·宾朵雅《我依然相信我们的城市》


新冠疫情爆发以来,种族歧视与犯罪事件在西方世界中均呈现上升趋势。从2020年2月到7月,纽约人权委员会记录了184起亚裔被歧视、骚扰或偏见的事件,比上一年同期(26起)增加了6倍多。亚裔和太平洋岛屿裔虽然在相貌上有很多相似之处,但在民族、宗教文化、语言上则有很大不同。在历史渊源上来看,从1882年的《排华法案》到20世纪20年代美国颁布的禁止亚洲国家移民的法令,亚裔和太平洋裔都被视为异类,以至于许多人认为亚裔和太平洋岛屿裔均不是美国人。随着新冠疫情的爆发,指责、种族主义和仇外心理变得愈发严重,亚太裔纽约人的处境更为艰难。针对亚太裔的歧视事件和仇恨犯罪大幅度增加,约市人权委员会与艺术家阿曼达·宾朵雅(Amanda Phingbodhipakkiya)合作,启动了名为《我依然相信我们的城市》的公共艺术项目。他们希望通过这一系列的公共艺术作品,向公众传递出希望、坚强等信息,让人们对亚太裔所受到的歧视问题给予关注和改善。


图片


图片

> 阿曼达·宾朵雅《我依然相信我们的城市》


艺术家阿曼达·宾朵雅本身就是一位出生在亚特兰大的亚裔,她的父母分别是泰国和印度尼西亚的移民。《我依然相信我们的城市》系列作品共45件,分布在纽约街头、地铁站、公交站等诸多公共场所,展现了亚太裔毫不屈服、充满活力与自信的肖像,配以鲜艳的颜色和标志性的图像,加之反歧视信息,比如“我没有让你生病”(I DID NOT MAKE YOU SICK),“我不是你的替罪羊”(I AM NOT YOUR SCAPEGOAT)等。这一系列作品鼓舞和团结了纽约的少数族裔,传达了亚太裔是纽约社区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并希望大家团结起来,为了纽约的未来而一起努力。

 

图片

>《提喻》(Synecdoche)


对种族问题关注的还有美国韩裔艺术家拜伦·金(Byron Kim)。他是出生于加利福尼亚的亚裔艺术家,大学学习英语文学,对语言的深入研究影响了他的艺术创作。他最为著名的作品《提喻》就探讨了种族、身份以及个人和群体肖像的意义。“提喻”一词来源于希腊语,又称举偶法,是指不直接说某一事物的名称,而是借事物的本身所呈现的各种对应的现象来表现该事物的一种修辞手段。这件具有极简主义风格的版面油画由上百块小版块组成,每个画面的颜色来源于朋友、邻居或陌生人的皮肤色彩,共同组成了多元文化世界的抽象集体肖像,也被艺术评论家称为“华丽的马赛克”。这一由不同肤色组成的集体肖像也暗示了艺术家所希望的美好的融合的种族乌托邦,这件作品带给我们的思考在疫情肆虐下种族歧视上升的今天也是十分有现实意义的,人类为何要因肤色而被分类?在这个多元化的世界中,种族、身份、历史文化和刻板印象是如何被认同与理解的?此外,拜伦·金还创作了《泥根赭色叶星》,抽象地呈现了淤青的皮肤,灵感来源于卡尔·菲利普斯(Carl Phillips)的一首诗,描绘了诗人观察到的熟睡爱人皮肤上的淤青。拜伦·金从更抽象的角度思考了淤青的主题,正如拜伦·金所言:“创伤弥漫在空气中,不可避免的渗透到我们的集体意识中,虽然淤青是创伤的后果,但也是治愈的象征。”这件作品亦是对美国仇外心理和种族主义政治兴起的一次隐晦评论。   

 

难民危机


图片

>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Marina Abramovic)《水晶哭墙》


如果说疫情肆虐中的种族歧视是族群层面的社会危机与混乱,那战乱则是国家层面的混乱与灾难。近日,俄乌战争的爆发使得数以万计的乌克兰难民流离失所。据联合国的统计数据,目前已有327万难民逃离乌克兰。生命在战争面前是渺小与脆弱的。许多艺术家也在其作品中传达了对战争与生命的思考。塞尔维亚艺术家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Marina Abramovic)创作的艺术装置《水晶哭墙》位于乌克兰基辅娘子谷大屠杀纪念园区内,是为了纪念1941年发生在乌克兰基辅娘子谷数万犹太人被纳粹屠杀的悲剧发生80周年而创作的。这座水晶哭墙由乌克兰矿山的黑煤砌成,长40米,高3米,上面穿插着93颗高度不一、未经雕琢的水晶石,到夜晚会发出暖黄的光,每个人站在哭墙之前都能找到一颗高度与自己差不多的水晶进行祷告。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将这件作品视为耶路撒冷哭墙的象征性延伸,希望给来到这里的人提供一个冥想、祈祷与反思的场所,在战争的巨大痛苦后得到治愈。

 

图片

> 乌尔·加伦裤《平行世界》 


土耳其伊斯坦布尔艺术家乌尔·加伦库(Ugur Gallenkus)则在其系列作品《平行世界》中向大众呈现了一个更为直观的饱受战争蹂躏的国家与和平社会之间的巨大差异。在《平行世界》中,艺术家乌尔·加伦库利用自己擅长的PS技术,将真实的战地摄影作品与和平环境中人们的日常摄影作品拼接起来,聚焦战争、灾难、贫穷、政客、难民、童工等主题,让所有人看到了这个世界的背面以及战争与灾难对人民生活所带来的巨大伤害。同样一个世界,有人幸福美好,有人饥寒交迫;有人在笑,有人流泪;有人的家庭温暖美好,有人的家却在战火后千疮百孔……这些欢乐与痛苦、财富与贫穷、和平与战争、希望与绝望的对比极具震撼力,让人感到十分沉重。

 

图片


图片

> 乌尔·加伦裤《平行世界》 


艺术,让我们警醒。直面残酷和黑暗并不可怕,面对战争、灾难、生命逝去的冷漠和无动于衷才是最可怕的。正如乌尔·加伦库所言:“如果我们想要和平和信任,我们必须拥有健康的知识和同理心。错误和带有偏见的信息和仇恨都会使这些问题更加严重。”

 

很多艺术家摒弃了对难民身份的强调来博取同情的创作手法,拒绝把对难民的解读建立在简化、同情的基础上,大众的同情并不等同于彼此的理解。同样,因为涉及到创伤主题,亦很容易使得创作沦为一件“旁观他人痛苦”的作品。基于这样的理念,越南艺术家Tiffany Chung, 作为一名越战后在美国生活的越南难民,利用考古学和制图学方面的知识,描绘了人类迁移、冲突、流离失所、城市化等的转变,记录了地域事件和人道主义危机。在她的作品《出越南计划》中,将自己作为一名研究者,搜集了越南难民在香港的人权报告、法律与学术研究、政府文件、影视资料等,并将这段历史重新与本地群众连接,最终将这些数据与地图结合创作成了画作。同样,Tiffany Chung还创作了系列绘画作品《叙利亚项目》,将其精心研究的统计数据,诸如不同省份流离失所者,难民营和战争中伤亡的儿童数等,转换成一系列地图,并用颜色大小表示的危机的强度,向观众呈现了叙利亚大规模人道主义危机。


图片

> 乌尔·加伦裤《平行世界》 


我们处在一个充满混乱与挑战的时代。封锁与隔离改变了生活原有的轨迹,生命在这种混乱中是脆弱和珍贵的,怎样应对这些复杂的危机仍然是我们需要思考的。混乱亦催生了新的问题与危机,种族问题让我们重新意识到西方主流艺术世界中长久以来“亚太裔”的缺席,种族问题亦不是仅仅局限在黑人和白人之间。同时,战争的爆发以及难民危机依然是个沉重的话题,对个人、民族和国家都是一种创伤,理解与沟通才是解决矛盾的最好办法,正如英国艺术家鲍勃和罗伯塔·史密斯(Bob and Roberta Smith)所言:“创造艺术,而不是战争。”


文:李萌

图:惠特尼双年展



文章来源:艺术与设计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频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联系邮箱:603971995@qq.com】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