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韩国当代艺术市场,你需要知道些什么?

Reena Devi

2022-05-13 15:42:00

关注

图片

Exterior view of Pace Seoul

Photo by Sangtae Kim.

Courtesy Pace


在过去五年左右的时间里,韩国的艺术市场呈现出前所未有的激增态势:藏家的数量持续增长,当地成熟艺术画廊的销售额也不断走高。


佩斯(Pace)、Various Small Fires 和贝浩登(Perrotin)等在首尔设有前哨站的第一代国际画廊也从中受益,并无意中将更多的业内同行带到了韩国。仅在2021年,König Galerie、格莱斯顿画廊(Gladstone Gallery)和 Thaddaeus Ropac 画廊都或是宣布、或是已经在首尔设立了新的空间。


图片

Hejum Bä

installation view at Whistle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Whistle


本土的艺术博览会也迎来了自己的春天:KIAF 是首尔艺博会的“中流砥柱”,去年11月的销售业绩非常强劲;同年,第一届 Preview Art Fair 开幕,只邀请韩国年轻画廊参加;更不用说9月份备受期待的首届首尔弗里兹(Frieze Seoul)了;在首尔的南部,5月12日至15日举行的釜山艺术展(Art Busan)自2012年启动以来,也一直受到强烈的关注。


釜山艺术展的创始人 Younghee Sohn 在接受 Artsy 采访时说:“在最初几年,参与者主要是韩国的画廊,只有少数来自周边亚洲国家的画廊加入。自2017年以来,展会变得更加多元化,多家国际画廊也加入其中,如 Thaddaeus Ropac、Almine Rech、Gray、Commonwealth and Council、Esther Schipper、König Galerie、Peres Projects、Whitestone 和当代唐人艺术中心(Tang Contemporary Art)等。”


图片

图片

Nam June PaikTV Cello, 1998


Nam June Paik

Robot (Radio Man, Joseph Beuys), 1987


Seoul Auction


Hakgojae Gallery

Contact for price


行业观察者将最近的爆炸性发展归因于年轻艺术家、艺术空间和藏家比例的不断增加。汉城实验性商业艺术空间 White Noise 的策展人兼总监 Jungmin Cho 说:“许多艺术家的首秀都在20岁到25岁之间,而很多经营艺术空间的画廊主和藏家也都是90后。这与这一代人的特性有关:在投资时间、精力和金钱于生活中重视的东西方面,这一世代的人更加大胆。”


Sohn 还点评了这一代崛起的韩国藏家的特点:“他们没有语言障碍,会通过电子邮件、Instagram 或是 Artsy 直接联系海外画廊。这群藏家十分果断,并且不惧怕采取行动。我相信,千禧一代和 Z 世代的藏家在疫情大流行期间对支持和推广画廊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这一点在网络平台上尤为突出。”


图片

Exterior view of Various

Small Fires, Seoul

Courtesy of Various Small Fires


观察到技术对本土艺术界的影响,Cho 说:“大多数年轻人善于利用网络媒体来塑造自己的品牌,同时也不断接触着影响其个人品味的大数据算法。这些因素诱使人们以各种方式创造和消费艺术。”


像世界上大多数迅速崛起的艺术市场中心一样,韩国指数性增长的一个重要因素是其有利的税收政策。该国不对艺术品收取进口税,也不对任何价格低于6千万韩元(约5.1万美元)的艺术品收取销售税。

图片

图片

Do Ho SuhSpecimen Series: 

Refrigerator, Unit 2, 348 West 22nd 

Street, New York, NY 10011, USA, 2015


Do Ho SuhEntrance, Ground Floor, 348 West 

22nd Street, New York, NY 10011, USA, 2016


Victoria Miro

Contact for

price


此外,明星效应也有助于在主流社会普及艺术收藏和艺术鉴赏。韩国流行歌手崔胜铉(Choi Seung-hyun)——也就是大家熟知的 T.O.P ——在2016年策划了一场苏富比拍卖会,并得到了粉丝们的强烈响应,开创了名人策划拍卖的潮流。在韩国和香港组织的拍卖会预展吸引了大量的高中生。尽管这个群体缺乏购买艺术品的资金,但他们仍可以通过偶像了解像乔纳斯·伍德(Jonas Wood)这样的艺术家。


除了名人藏家,长期以来的企业收藏传统也促进了本土跨国公司私人博物馆和艺术空间的发展,如 Amorepacific 艺术博物馆、乐天艺术博物馆(Lotte Museum of Art)、现代信用卡艺术空间(Hyundai Card Storage)、Space K Seoul、Paradise ZIP 等等。


图片

Lee Ufan

From Point (No. 78097), 1978

Tina Kim Gallery

Contact for price


艺术团体也起到了重要作用:Re:Art 是一个由艺术教育家和作家 Lee Soyoung 创立的收藏家协会;Whistle 则是一家成立于2017年的当地知名画廊空间,其负责人 Kyungmin Lee 特别强调藏家本人及藏家之间共同学习和分享信息的趋势。她说:“通过藏家之间的推广,许多新的藏家等以与正在崛起的本地艺术家建立起联系。”


Various Small Fires 首尔分部的主管 Somin Jeon 观察到了类似的走向:“伴随韩国目前的艺术收藏热潮,越来越多的藏家研究小组正在形成,他们会在新的展览和艺术家方面互通有无。藏家们也在学习画廊的分配制度以及一级和二级市场之间的区别——在国际画廊进入首尔之前,很多人对此都一无所知。”


图片

Hejum BäPlotless II, 2021

Whistle. Contact for price


在一个蓬勃发展、但在物流和专业人才方面仍在追赶的艺术市场中,有必要做好做足研究与尽职调查。为了填补这一空白,有经验的艺术经销商正在介入,包括 Jeon、P21画廊的创始人和 König 首尔的总经理 Soo Choi、Kukje 画廊的前总监和首尔 Gladstone 画廊的现任总监 HeeJin Park 等。即便如此,韩国新兴的艺术空间也仍有很多不确定因素,从围绕前 Seomi 画廊所有者 Hong Song-won 的争议中就可看出端倪。


按下前文不表,即便在其艺术市场于近期崛起之前,韩国也早已——至少在东亚——因其重要展览光州双年展(Gwangju Biennale)和首尔媒体城市双年展(Seoul Mediacity Biennale)而闻名。在国际上,白南准(Nam June Paik)、徐道获(Do Ho Suh)、李禹焕(Lee Ufan)等艺术明星以及70年代中期的极简主义“单色画”(Dansaekhwa)艺术运动都让韩国家喻户晓,而“单色画”更在几年前成为了全球艺术市场的一大焦点。


图片

图片

Kyoungtae KimScale Cube 1F, 2019

Kyoungtae KimScale Cube 3L, 2019

Whistle

Contact for price


有趣的是,韩国本土当代市场的品味略偏传统,专门从事绘画或版画的艺术家成为业内专家关注的重点。例如,以充满鲜艳色彩和大胆笔触的绘画而闻名的 Hejum Bä 就在去年于 SeMA Storage、锦湖美术馆(Kumho Museum of Art)和 Whistle 举办了个展。艺术家还参加了由国立现代和当代美术馆(National Museum of Modern and Contemporary Art)举办的韩国青年艺术家2021年群展(Young Korean Artists 2021)。另一位备受欢迎的艺术家是最近入围 SongEun 艺术奖的 Kyoungtae Kim,他以鲜明的立方和线条版画见长。


即便如此,某些经销商仍在努力地将本土和全球艺术市场的目光转向韩国的新锐艺术家:雕塑家 Haneyl Choi 就是其中之一,其展览将于首尔弗里兹的一周内在 P21展出;还有刻奇的多媒体艺术家 Sungsil Ryu,他在爱马仕工坊(Atelier Hermes)的个展将与弗里兹同期举行。


总而言之,大多数业内人士都一致认为,韩国市场的指数式增长是一种积极的发展态势——Sohn 也抱有这种观点。她说:“在藏家、画廊和博览会之间,竞争无处不在......我认为这是一个积极的趋势,”她说,“在这种强烈的兴趣与竞争双管齐下的背景下,艺博会和展览的质量将得到改善,并在整体上走向成熟。”


文章来源:Artsy官方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频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联系邮箱:603971995@qq.com】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