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谷工作室(Otani Workshop)是谁?

Azby Brown

2022-05-18 10:17:00

已关注

2020年,大谷工作室在纽约贝浩登(Perrotin)的展览“Narubekunaranare Narazarumonarubekenya Narareccho (Be if you can, even if you don't have to be,let it be)”现场图,照片由Guillaume Ziccarelli拍摄,图片由贝浩登提供


第一次看到日本艺术家大谷工作室的作品时,能感觉到一种稍稍失衡的俏皮感。他的雕塑作品以一种友好、简朴、单纯,以及诙谐的人脸来向观众致意。作品尝试展示一个没有滤镜的世界,且以深情回应;同时展现出对于传统陶瓷工艺的出色掌控力,以及对细节的一丝不苟。它们亲切、充满善意,但绝非仅是卡哇伊;而是,它们体现出一种源于各种艺术流派,但同时又极具个性的想象之下所提炼出的古老传统。


《Tanilla》(2022),大谷工作室,图片由艺术家及东京Kaikai Kiki艺廊提供


大谷在日本滋贺县出生和长大,这是一个位于关西靠近京都的乡下地区,而拥有800年陶瓷传统的信乐町也坐落于此。千百年来,关西地区一直是日本的权力中心,而京都则从古至今都是一个文化中心。几个世纪以来,周围的村庄如信乐町等,都为这座大城市提供了精美的装饰艺术品。因此可说,京都是精致日本美感的现实体现。

 

 

2021年,大谷工作室在上海贝浩登的展览“如同御守一般”(Like a Talisman)现场图,照片由包梦琪拍摄,图片由贝浩登提供


艺术家忆述儿时有一个相当健康,甚至有点童话般的童年,自己可以自由地探索,沉浸在就近的山脉和树林里,而且有着充裕的时间做白日梦。他也喜欢在石头或是其他静物中,寻找人脸与动物形状——艺术家将这种感觉比作神道教的万物有灵论,认为天地万物都是蕴含着灵魂的。“我想创作出具有自己灵魂的作品。”他在2020年纽约贝浩登展览里的文本中写道。这种近乎萨满教式般的动机,便是艺术家许多作品里的潜在元素。 



《Equestrian Statue》(2019),大谷工作室,图片由艺术家及东京Kaikai Kiki艺廊提供


1999年,大谷进入到冲绳县立艺术大学的雕塑专业。这对他而言是一个地理上较为遥远,但更具有文化吸引力的选择。“我来自滋贺县,因此当想到艺术学校时,自然会联想到京都。在京都,艺术系教授往往更具观念性。通常而言,他们会先仔细计划作品,然后再进行制作。而在冲绳,他们则鼓励学生直接从动手开始。我更喜欢这种课程。”他最近解释道。比起在装饰艺术系里学习陶瓷,他说:“我更想做泥塑。”尽管大谷对所有种类的泥塑都极为欣赏,但对他来说,工艺陶瓷中所隐含的实用性与雕塑艺术中纯粹的表现冲动之间,两者的区别是十分重要的。 


《Nepoleon》(2019),大谷工作室,图片由艺术家及东京Kaikai Kiki艺廊提供 


大谷的雕塑作品大都是颇具重量,但空心的器皿。譬如在作品《Tanilla》里,艺术家便塑造出一个面带半透明蓝釉的尖牙怪物,它睁着双眼,仿似在暗示内在的灵魂将要逃脱,又或者我们的世界将会被卷入容器之中。这种体量膨胀的感觉——是反复出现在艺术家作品里的特征——让人联想到它们的内在空间其实饱含意义。大谷在被问及时回答:“这种分析作品的方式是源于一种名为‘Tougei‘的方法。”所指的是传统日本陶瓷艺术,而在当中,物体内外之间两者形式的相互作用是一个关键特征。他继续说道:“我的体量感,更贴近于西方雕塑,如阿里斯蒂德·马约尔(Aristide Maillol)或马里诺·马里尼(Marino Marini)等人,他们是真正深入探索体量这一概念的艺术家。”的确,像《Nepoleon》(2019)和《Equestrian Statue》(2019)这般的作品,便像是在马里尼著名的马匹雕塑上,巧妙地“即兴演奏”。 


2021年,大谷工作室作品在Kaikai Kiki艺廊的群展“Autumn Show”现场图,照片由Kozo Takayama拍摄,图片由艺术家及东京Kaikai Kiki艺廊提供


在休学的一年期间,大谷独自在日本大地进行了一次沉浸式的朝圣之旅,后于2004年毕业并返回滋贺县。后来他开始在信乐町的地利下进行创作。在2005年信乐陶艺之森的工艺集市上,大谷需要一个名字来销售其作品,最后他决定选择“大谷工作室”。“工作室”这个词语——日语中的“kosakushitsu”——让他想起儿时无拘无束的美术课。从此以后,他便一直使用这个名字。 


2019年,大谷工作室在巴黎贝浩登的展览“Contes D'Awaji”现场图,照片由Claire Dorn拍摄,©大谷工作室、Kaikai Kiki艺廊,图片由艺术家、贝浩登以及Kaikai Kiki艺廊提供


大谷2010年在东京被艺术家村上隆(Takashi Murakami)发掘以后,便被邀请在村上隆的Kaikai Kiki艺廊、贝浩登以及博伦坡艺廊(Blum & Poe)为其举办展览。很快地,他在东京紧凑的展览计划便扩大到海外包括上海、首尔、巴黎和纽约等地每年进行个展,以及参与海内外许多重要的艺术家群展。 


2019年,大谷工作室在巴黎贝浩登的展览“Contes D'Awaji”现场图,照片由Claire Dorn拍摄,©大谷工作室、Kaikai Kiki艺廊,图片由艺术家、贝浩登以及Kaikai Kiki艺廊提供 


大谷的创作极为高产,很快就超出在信乐町所使用共用窑炉的负荷。2017年,他在神户附近濑户内海的淡路岛上找到一间空间充沛的废弃黏土瓦工厂,以及一座巨大的燃气窑炉,因此便搬至那里创作。大谷处于淡路岛上一个相对隔绝的角落,而在光线充足且十分实用的工作室里可以眺望大海、群山——他认为这种环境提供了持续的灵感,而且符合他喜欢的生活节奏。他说:“我希望有一个可以专门用来烧制自己作品的大窑炉,我也非常喜欢这个地点。这里的每一天都是安宁的。每一天都有着相似的节奏。

 

2020年,大谷工作室在纽约贝浩登的展览“Narubekunaranare Narazarumonarubekenya Narareccho (Be if you can, even if you don't have to be,let it be)”现场图,照片由Guillaume Ziccarelli拍摄,图片由贝浩登提供


尽管在大尺寸作品上需要仔细的后勤规划,偶尔也需要一些协助,大谷的创作过程在很大程度上是自发的。他说道:“一般来说,我的脑海在开始创作新作品时会有一个未成形的图像。比如说,它可能会是一个能站在手掌心的人像。然后当开始动手制作时,我在某个时刻便会决定,‘这是一只熊。’” 


《Buddha lying on the road》(2020),大谷工作室,图片由艺术家及东京Kaikai Kiki艺廊提供 


像雕塑作品一样,大谷的画作里通常会刻画一些圆鼓鼓的人物,且带有一种明显的质感。2020年时在纽约贝浩登展出的《Buddha lying on the road》(2020)是艺术家在零碎木板上创作的众多平面作品之一,便是这种材料为画像增添了重量以及质感。 大谷的生活几乎完全是在工作室里度过的,而他也更偏爱这样。他以旧木材、旧家具,以及其他从周边回收而来的废弃物来建造架子或陈列台,将工作环境里的一些色彩与情感带入到展览空间。有些架子像是与承托的艺术品永久地结合为了一体,有些则似乎比较短暂。盆栽或者其他小摆设通常也会发挥到关键作用。大谷阐明道:“通常它们只是装置而已。但有时我也会把它们做成艺术作品。”



大谷工作室近照,2019年,大谷工作室在巴黎贝浩登的展览“Contes D'Awaji”现场图,©大谷工作室、Kaikai Kiki艺廊,照片由Claire Dorn拍摄,图片由艺术家、贝浩登以及Kaikai Kiki艺廊提供 


大谷没有被一时成功而影响的迹象,他似乎是为了创作而活着。对他来说,艺术家的生命就是尝试去赋予灵魂的概念、共鸣的渴望以一种形式,并探索人们与粘土生物之间能产生的联系。如果说大谷是一位巫师,正在透过某种与神道教信仰相关的方式,来颂扬一个无形平行宇宙里的栖居者的话,那其实这种方式同样能在当代生活里找到依据。“我的创作便是将最基本的材料,转化为具有生命表象的东西。”他最近说道。 



文章来源:巴塞尔艺术展 ArtBasel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频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联系邮箱:603971995@qq.com】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