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裔艺术家让陶瓷成为当代新风

Harley Wong

2022-05-22 13:22:00

已关注


在2018年出版的《装饰主义》(Ornamentalism)一书中,学者 Anne Anlin Cheng 以女权主义为框架剖析、构建了亚裔女性身份,并指出了一个国家的出口产品等同于其人民的社会现象。“中国女性身体的命运和中国瓷器的命运是同步的,”Cheng 写道,“随着欧美人的占有欲不断膨胀,西方已无法再做到‘投桃报李’,而其与瓷器以及中国的浪漫关系也开始恶化......中国在美国大众想象中的含义发生了转向,而中国瓷器本身也变成了俗气的陶器。”


瓷器在西方想象中的存在感不容小觑,在中国的艺术生产中也有着重要的意义。对它的诋毁可以与华人劳动力和人民的“贬值”联系起来。瓷器是一种极富传统、层次分明的殖民历史材料;这一点也可以延伸到整个陶瓷领域,也涉及到与东亚整体的联系。


在此,我们重点关注七位美国东亚裔艺术家,呈现他们对这种与东亚紧密相关、充斥着亚洲性的媒介的解读。无论是素人还是教授,他们都通过陶艺找到了联系、颠覆或玩弄刻板期望的方式。




图片

出生于伊利诺伊州,在洛杉矶生活和工作。


图片

Amia Yokoyama

In the soft darkness, 2022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Sebastian Gladstone



光滑的釉面似乎凝结成了厚厚的水滴,顺着 Amia Yokoyama 光滑的瓷器人物滑下,汇集于雕塑的底部。以透明度各异的“婴儿蓝”为底色,这些裸体雕塑与水和流动性产生了互文。受动漫的启发,Yokoyama 的女性造型拥有极为突出的特征,既蔑视重力,也对人体解剖学嗤之以鼻。无论是躺着还是四肢着地,她们都有着丰满的球形乳房,其身体无需支撑,腰部收窄,腹部平坦,臀部圆润,大腿粗壮,小腿纤细。



图片图片

←  左滑查看

Amia Yokoyama, Of all the

world passing through, 2021


Amia Yokoyama, Pleasure

Wants the Seam, 2021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Sebastian Gladstone



Yokoyama 的瓷器人物并不一定是对动漫的超性描写或西方对这种女性刻画趋之若鹜的批判,更像是对存在于主流文化边缘的所谓“另类亚洲人”的探索。Yokoyama 解释道:“从‘瓷器’这个词的起源到它的历史和政治用途,我们可以说,这种材料极富异域情调。通过欧洲和东亚之间存在的对统治与殖民的渴求,它唤起了人们的欲望。”




图片

1984年出生于迈阿密,在加州里士满生活和工作。


图片

Cathy Lu, American Dream

Pillow, Green Beauty Mask, 2020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Chinese Culture

Center of San Francisco



“一切好似无穷无尽,”在描述她与陶艺的关系时,Cathy Lu 说道,“每当我与粘土打交道时,它总是在不断变化,又或是我的体验总是有所差异……陶瓷连接着不同的文化。” 目前,Lu 在整个湾区有四场展览,并且是获得 SFMOMA 2022年 SECA 艺术奖的五位艺术家之一。



图片

Cathy Lu, installation view of

Peripheral Visions, 2022, in “Interior

Garden” at the Chinese Culture

Center of San Francisco, 2022

Photo by Aaron Stark. Courtesy of the Chinese Culture Center of San Francisco



在她目前于旧金山中华文化中心(Chinese Culture Center of San Francisco)举办的个展“乌托花园”(Interior Garden)中,陶瓷与水泵、砖块和煤渣在大型装置中相互交融。展览将持续到12月17日,参考了中国传统园林的景观,呈现了横亘在美国梦不可实现的承诺以及美国华人反乌托邦式生活之间的差异。



图片

Cathy Lu, installation view

of Red-White-Blue, 2019

Courtesy of the artist



“乌托花园”中最引人注目的装置或许是《周边视觉》(Peripheral Visions, 2022),作品呈现了一双双用大型陶瓷制成的东亚裔美国女性的眼睛,其中就包括艺术家 Ruth Asawa 和林璎(Maya Lin)、“恐龙战队”(Power Ranger)的黄衣战士以及 Lu 本人的双目。


“在美国,人们对传统的东亚陶瓷有一种近乎恋物癖的崇敬......然而,这种文化背后的人却经常被略去或忽视。”




图片

1975年出生于芝加哥,在蒙大拿州的海伦娜生活和工作。


图片

Steven Young Lee. Vase with

Yellow Glaze and Lobed Rim, 2020

Duane Reed Gallery

US$9,600



父亲是平面设计师,母亲在大学学习艺术,Steven Young Lee 在一个充满创造力的家庭中长大。在其职业生涯的早期,Lee 以创作功能性陶器为主。但与行业惯例相反,他仍然看到了那些出窑时出现裂纹或其他不那么纯粹的作品所拥有的价值。如今,Lee 致力于创作破裂的罐子和倒塌的花瓶,质疑“完美与价值等价”的概念。



图片

Steven Young Lee

Jar with Double Dragons, 2022

Duane Reed Gallery

US$9,800



乍一看,李的青花瓷瓶上的图案似乎是中国明朝或韩国朝鲜王朝的图案。然而,当你仔细观察后就会发现,蝙蝠侠的徽章、恐龙、飞碟、火箭飞船和一只长着秃鹰头的凤凰都掩藏其中。“(就像过去丝绸之路上的陶瓷交易),我也希望通过作品捕捉到类似的感性认知。我想利用陶瓷,从当代的角度反映正在发生的事情,”在谈到瓷器在文化交流中的历史作用时,Lee 说道。




图片

1995年出生于弗吉尼亚州阿灵顿,在波哥大生活和工作。


图片图片

←  左滑查看

Charlie Mai. They've Never Cried_fake!, 2020


Charlie Mai. Ama (Wack Wack Wack,

Another DiSatisfied Customer), 2020


Steve Turner



在 Charlie Mai 的陶瓷雕塑中,一位亚洲奶奶用她的棕色传统服装和普通的黑色木屐换来了 Pyer Moss 2020年春季成衣系列中的一套亮色套装以及亮粉色的 Balenciaga “Speed”系列运动鞋。



图片

Charlie Mai, Dad, I am no child,

I am the moment (“Whether it’s through retribution or indebtedness,”), 2020

Courtesy of the artist



Mai 从弗吉尼亚州、纽约州北部和平日旅行时看到的古董店中购买现成的陶瓷品,并对它们进行改造。Mai 的作品在内容和实践上都是跨时代的。他挪用亚洲古董陶瓷人物,融入当代时尚,并偶尔加入雕塑的元素。与此同时,创作每件作品也是一件“家务事”:Mai 会事先计划和设计好服装,然后与他的父亲一起绘制作品——后者负责处理更精密的细节。这种合作经验使 Mai 对他自己的生活经历和他父亲的生活经历之间的差异有了更多的了解。


Mai 说道:“我卖出的第一个陶瓷人物穿着一双 Gucci 拖鞋。我用赚来的钱给我父亲买了一模一样的一双。现在,他穿着这双鞋修剪草坪。”




图片

1979年出生于马萨诸塞州康科德市,在洛杉矶生活和工作。


图片

Candice Lin, installation

view of La Charada China,

2018, in “Made in L.A.” at

the Hammer Museum, 2018

Photo by Ian Byers-

Gamber. Courtesy of the artist, Hammer Museum,

and François Ghebaly Gallery



使用粘土原始的烧制形式,Candice Lin 将这种材料引入了画廊和机构空间,以发掘鲜为人知的有色人种困境史。她为汉默博物馆(Hammer Museum)的 “2018洛杉矶制造”(Made in L.A. 2018)展览所做的装置作品《La China Charada》(2018)是一个由红土、水泥、种子和鸟粪制成的高台,中间有一个人形凹槽,里面嵌入了甘蔗、罂粟和来自加勒比的有毒植物的种子。上述材料指涉了中国包身工的历史:他们曾与受奴役的非洲人一起在加勒比海的糖厂、古巴的水泥厂中工作,也参与了秘鲁的鸟粪采集。



图片图片

←  左滑查看

Candice Lin, installation

view of “A Hard White

Body” at Bétonsalon, 2017


Candice Lin

Bridal Scold (Animal), 2019


Photo by Aurélien Mole.

Courtesy of the artist, Bétonsalon,

and François Ghebaly Gallery


François Ghebaly

Contact for price



作为被忽略历史的见证者,陶瓷在 Lin 的实践中反复出现。在她于洛杉矶 François Ghebaly 画廊举办的个展 “无意义的方块字”(Meaningless Squiggles, 2019)和于新西兰新普利茅斯的 Govett-Brewster 艺术画廊举办的展览 “猪与毒”(Pigs & Poison, 2020)中,Lin 的“证人”雕塑戴着陶瓷面具,好似历史上的“女巫毒舌钩”(scold’s bridles)和“黑奴铁嘴罩”(iron muzzles)。源自不同的背景,这两种机制都是用来噤声与压制言论的。在林的展览中,雕塑见证了那些身处压迫的环境却仍能排除万难、自证历史的个人。




图片

1987年出生于澳门,在纽约生活和工作。


图片图片

←  左滑查看

Heidi Lau, installation view of Receptor,

2022, in “Gardens as Cosmic Terrains”

at Green-Wood Cemetery, 2022


Heidi Lau, installation view of Yearning,

2022, in “Gardens as Cosmic Terrains”

at Green-Wood Cemetery, 2022


Photo by Lance

Brewer.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Matthew Brown



在布鲁克林的绿林公墓(Green-Wood Cemetery),刘慧德(Heidi Lau)已经单独散步多时。她常常工作到半夜,为她的个展“作为宇宙地界的花园”(Gardens as Cosmic Terrains,持续到7月3日)做准备。作为公墓的首任驻场艺术家,刘慧德用她从去年12月开始创作的纹理雕塑“占领”了整个地下墓穴。


正是在爱尔兰的一次驻留中,接受过版画训练的刘慧德开始了与陶土的合作。这位自学成才的艺术家认为,她对道教神话、前殖民历史和后人类未来的探索——无论是抽象还是无形的概念——都在被赋予物理形式时得到了最好的转化。



图片

Heidi Lau, detail of ___ has

questions for Moon’s reflection, 2021

in “Gardens as Cosmic Terrains”

at Green-Wood Cemetery, 2022

Photo by Lance Brewer.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Matthew Brown



她的雕塑充满了矛盾,同时暗喻废墟与未来社会、死亡与再生。“我之所以关注道教神话,很大原因是其特有的反权威特质、它的酷儿性,”刘说,“我一直在努力思考,我要如何在已有反殖民信仰色彩的历史基础上,去设想一个不同的未来。”




图片

1990年出生于加利福尼亚,在纽约生活和工作。


图片图片

←  左滑查看

marinatedclouds. Good Food, Solid

Company, No Room for Wine(s), 2021


marinatedclouds,

Family, Friends, Community and

Unity: One Pot Feeds All, 2021


Hashimoto

Contemporary

US$7,800


Courtesy of

the artist



RC Shen(化名 marinatedclouds)以创作充满怀旧和怪异元素的俏皮作品为特色:一顶伸出分叉舌头的“恐龙战队”黄衣战士头盔,一块戴着卡西欧 Baby-G 手表的奶酪,或是一盒装有一根棕色蜡笔的巧克力——上述作品只是艺术家雕塑的冰山一角罢了。



图片图片

←  左滑查看

Works made in 2020 by marinatedclouds


marinatedclouds, “Mom’s Home Cooking,”

2019–21


Courtesy of

the artist



通过创作,Shen 可以将观众带到一个特定的时间或地点,这一点尤为吸引人们的注意。在“teahouse of marinatedclouds”(2021)系列中,积点卡、盛装蛋挞和麻球的白纸垫以及用于装饰的云状大蒜都体现了艺术家对细节的关注,也传达了 Shen 与家人在广式早茶店聚会的热闹体验。与之相比,《Call me Remembering Childhood: 哎呀!蛋糕》(2020)则唤起了人们对生日庆典的回忆。蛋糕被放在一个金色的盘子里,上面有新鲜的水果和红色的果冻字样,毫无疑问是华人糕点店的主打产品。


“我为自己的出身感到非常骄傲,也更自豪我父母的背景,” Shen 说,“他们的历程、文化和传统,是我有幸得到的最好馈赠。”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频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联系邮箱:603971995@qq.com】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