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迪卡·希姆吉:姿态的行为

周钰

2022-05-23 16:01:00

关注


拉迪卡·希姆吉(Radhika Khimji)是2022年第59届威尼斯双年展阿曼参展艺术家之一,也是2022年迪拜艺术博览会的重要参展艺术家之一。1979 年生于马斯喀特的希姆吉,现生活工作在马斯喀特和伦敦,她先后在伦敦斯莱德艺术学院(2002年)、皇家艺术学院(2005年)和伦敦大学学院(2007年)学习深造,并在巴尔卡、纽约、新德里、孟买、维也纳和贝鲁特等城市创作和展出过她的作品。拉迪卡·希姆吉的创作结合了素描、色彩、雕塑、拼贴、摄影和刺绣等元素,由此产生的作品,通常带有一些对身体的暗示,占据了不同媒介之间的重叠空间。对东方主义、中东遗产的专注思考,表达身体的流动与短暂性以及身体与空间的关系,成为她创作的核心。这种作品也形成一种抗议——反对刻板印象和文化认同的商品化。“我不是在刻画一副身体的样子,而是在寻找行为在身体里的感觉,及其所处的不适和空间。”


“安全着陆”(Safe Landings)是2010年希姆吉在家乡巴尔卡堡举办的第一场个展,展出的“移相”(Shifters)系列是她从世纪初开始创作的代表作品。“Shifters”也有切口之意。希姆吉将绘画与雕塑融合在一起,创造出由胶合板和有机玻璃切割而成的独立、镂空、拟人化的模型,并在其上绘制类似皮肤、肌肉和骨骼的网状图案。这些属性模糊、半抽象的造物有一副人类的双腿和扭曲的躯干,从站立到蹲姿,做出各种各样简单或费力的动作姿态。它们不受纯粹分类的限制,而是处于固定或强加身份的界限之外,正如她所解释的:“文化网络使这些身体姿态易于理解和阅读,而我发现了一种可以玩弄和回避文化网络的语言。”


在过去几年里,希姆吉不断尝试探索新的材料,《悬挂物(The dangler)》(2008)是她在展览“装饰的影子”(Adorning Shadows)中的早期作品之一,一块三米高的白色铝板悬挂在天花板上,从中心到边缘打有不规则的孔洞,锋利而稳定的存在表达了其残忍的感觉。2017年,在维也纳举办的“成为景观”(Becoming Landscape)个展中,希姆吉引入了照片为媒介。在作品《一个深黑色的漂浮物(It's a deep dark floating)》和《系统中的锈迹(Rust in the System)》中她在拍摄于阿曼建筑工地的照片上,绘制了不透明的人体轮廓。希姆吉在这一次创作中深化了她的研究,围绕空间、姿态与拟人构造之间的内在关系,重新审视了个体身份和性别暗示景观中的所属概念。创作于2018年的《大逃亡(The Great Escape)》则由一块木板和堆叠的针织布提供背景和框架,远处模糊的灰色建筑景观之上是小而复杂的点组成的红色三角形图案。无论是画笔还是表面上的打孔,用点创建姿态已成为希姆吉作品中的常见语言。


“ 我读到伊冯娜·雷纳(Yvonne Rainer)的文章,她在《思想亦肌肉(The Mind is aMuscle)》(1968)中写到,一种姿态可以被拿起和放下,这对我在空间中解析身体的动作影响很大。”姿态的行为是希姆吉创作的核心,人的身体在希姆吉看来具有双重维度。抽象的身体部位,用扭曲和仪式性的姿势完成不同类型的动作或舞蹈。正如“移相”系列中,被命名为《起 立》《坐下》《白色的站立》《绿色的站立》的雕塑,在某种程度上是荒谬的,但这种重复而差异的语言又不无性感。短暂的不确定性让人仿佛置身两个身体之间,在时间的变化关系中,不同的姿态就像是融合在一起的阴影。这些试图掩盖自己的身体,依靠外部支撑的动作既亲密又细致,立即唤起观众的自我意识。而无论是打点还是刺绣,周期性的运动总是在其作品中形成圆形或环状的空洞,即使在看不到人体的创作中,姿态的舞蹈也从未停止。希姆吉对此解释为活在自己身体里的一部分,一个一直得不到满足的表演者。




> 拉迪卡·希姆吉,《大逃亡》(The Great Escape),2018




> 拉迪卡·希姆吉,《哦,我,我的岩石》(OH ME, MY ROCK),2021




> 拉迪卡·希姆吉,《水平右图》(Horizontal Right),2010




>“装饰的影子”展览现场(Adorning Shadows)




> 2010年希姆吉在家乡巴尔卡堡举办的第一场个展“安全着陆”(Safe Landings)




> 2010年希姆吉在家乡巴尔卡堡举办的第一场个展“安全着陆”(Safe Landings)




>“移相”(Shifters)系列




> 拉迪卡·希姆吉,《系统中的锈迹》(Rust in the System),2017




> 拉迪卡·希姆吉,《这是一个深黑色的漂浮物》(It’s a deep dark floating),2017



> 艺术家的肖像



“一旦停止工作,任何解释和描述就像是一个谎言,因为它们是基于过程的,一种出于强迫性的行为。”希姆吉现阶段的生活工作没有固定的时间表,一切创作都在工作室中进行,踏出门后便是不同的生活。建筑空间对于她来说具有独特的意义,建筑元素为身体的自由舞蹈提供舞台,身体意识与内在的脆弱性也借由空间而发生。希姆吉对建筑工地尤其感兴趣,因为它是事件发生过程中的临时场所,包含了构成城市的建筑模块,而当过程结束,所有对象立即成为物质和记忆。在作品《大逃亡》中,希姆吉采用了拼贴的形式,她用了很多铅笔去描摹建筑的轮廓,使画面变得很脏,又把它剪下来粘到木板上,随后木板的矩形被打破,让这些断壁残垣去寻找属于自己的背景。


希姆吉的工作方式,即通过创作过程中的物质性与解构物质性来逃避和抹去已形成的身份结构,为对象生成新的叙事,从而将其从历史的认同中抽离出来,又因其作品似乎源于身份本身,越是试图逃避分类,就越是发现自己被束缚其中。由于每个个体都有其自己的位置,为了颠覆身份的形式化,追求变成一项流离失所的工作,但追寻万花筒式变化的可能性仍具有不竭的动力。


在阿曼哈加尔山脉的淡水湖泊中,生长着一种颜色难辨的瘦小鱼类,幼年时期它们视力正常,但成年后,它们的眼睛上会长出一层皮肤而逐渐失明。这种盲鱼每年会吸引数以千计的游客来到这里,在漆黑的洞穴里,身穿长袍的男人和头戴面纱的女人沿着电灯的指引一寸一寸地前行,凝视黑暗中的水面。而对于拉迪卡·希姆吉,洞穴里的挑战与其说是发现盲鱼,更重要的是想象它们的世界。




文:周钰

图:拉迪卡·希姆吉


文章来源:艺术与设计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频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联系邮箱:603971995@qq.com】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