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鲁马提科 | 重归「 百年孤独 」根源之地

BIRDMAN WENHUI

2022-05-24 15:00:00

关注
图片

「 …... 他再次跳读去寻索自己死亡的日期和情形,但没等看到最后一行便已明白自己不会再走出这房间,因为可以预料这座镜子之城 —— 或蜃景之城 —— 将在奥雷里亚诺·巴比伦全部译出羊皮卷之时被飓风抹去,从世人的记忆中根除,羊皮卷上所载一切自永远至永远不会再重复,因为注定经受百年孤独的家族不会有第二次机会在大地上出现。」

—— 马尔克斯《百年孤独》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被吉普赛人预言了开始和结束的小城马孔多(Macondo),曾上演了《百年孤独》(One hundred years of solitude)里布恩迪亚家族七代人的繁衍兴衰。

在作品出版后的50年,无数人追随小说情节来到哥伦比亚,寻找马孔多虚构的家族和土地。
这个加夫列尔·加西亚·马尔克斯(Gabriel García Márquez)创造的充满激情、遗忘、暴力又变幻无常,凝缩了无数拉美村庄的微缩世界,作为摄影师 Luis Cobelo 的灵感来源与内向探索的旅途,最终被二次创作,变成了一首深邃孤独的影像诗。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 多年以后,面对行刑队,奥雷里亚诺·布恩迪亚上校将会回想起父亲带他去见识冰块的那个遥远的下午。那时的马孔多是一个二十户人家的村落,泥巴和芦苇盖成的屋子沿河岸排开,湍急的河水清澈见底,河床里卵石洁白光滑宛如史前巨蛋。世界新生伊始,许多事物还没有名字,提到的时候尚需用手指指点点。」

—— 马尔克斯《百年孤独》



在一切都有可能发生的马孔多,雨下了四年十一个月零二天。所有吉普赛的预言、难以置信的新发明、瘟疫、爱情、梦幻与人生悲喜剧都在虚幻与现实间新生。
Cobelo 迎向这场名为「 祖鲁马提科 」(Zurumbático的视觉旅程,开始搜寻只有在拉美土地与人身上才能找寻到的魔幻现实。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借用于《百年孤独》中的词语「 Zurumbático 」,西班牙语中定义为行为愚蠢的人「 那些缓慢、无措、忧郁,让人难以理解又半醉半癫,脾气暴躁的人,这种出神的状态甚至也描述了我自己性格里的很多东西。」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回忆是一条没有归程的路,以往的一切春天又在 Cobelo 的镜头下复原。
2007年,Cobelo 前往哥伦比亚阿拉卡塔卡(Aracataca),着手报道马尔克斯书中女性的原型,并拍摄记录了出现在小说中的很多地标。
马尔克斯的童年与少年都在 Aracataca 度过,故乡对他而言,更像一种悬浮的氛围,这种神秘魔幻的印记贯穿了他的一生。
为庆祝十年前的第一次到访,Cobelo 再次回到村庄,带着想要重塑原著中特定章节内容的愿望。
这次,Cobelo 在短时间内拍摄了大量照片,在拉美地区穿行多年,使得那些相似的图景早已凝结在头脑中。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即使无法具体解释清楚原因,他始终知道,Aracataca 就是一切开始的地方。
Cobelo 的私人故事与消极的生命事件也与这场续写混在一起,每一件事物都会触发特定知觉。
而最悲痛的一件则是母亲的离世。
那场缓慢而痛苦的告别,在最深处刺穿了 Cobelo 的情感,继而为他拍摄「 Zurumbático 」的整个过程定下基调。
如果生命是一场持续不断的选择,该项目也成了他的解脱与救赎,所遭遇的人们给予了他身体与心灵上的亲密慰藉,拉美脊髓的血液滋养他作为个体重获新生。
「 Aracataca 是作家的故乡,这里是他创作独特的马孔多的灵感来源。
这个地方和它的周围,靠近哥伦比亚的加勒比地区,是我的出发点。
主要的动机是这本书,结果是一系列独特而自发的图像;这是一个自我探索的亲密过程,充满诗意、神奇、梦幻,偶尔也有痛苦,充满象征主义和神秘的故事,与作为一个大陆有关,对我来说,这意味着一个用流血的拉丁美洲脊髓滋养自己的个体的重生。」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性、宗教、暴力、秘密、魔法、幻想、真相、谎言、痛苦、欢乐与死亡,无尽的死亡。这就是「 Zurumbático 」的世界。
无关悲哀欢乐,无论你相信它们真实与否都并不重要,就一切情况而言,结局总是相同的。
博尔赫斯、胡里奥·科塔萨尔、巴尔加斯·略萨、乌斯拉尔·彼特里,无数拉美作家书写了这块土地神秘的集体主义特征和想象。
看见亲人的灵魂在居所徘徊;儿时生死之交因家人祈祷挺过弥留之际的「 生命奇迹 …... 
这些无法找到合理解释的事情,对人们来说都是再正常不过的生活细节。真实与虚构之间从未有过明确界线,「 很多时候我都觉得自己处在一部没有结局的小说之中。 」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 Zurumbático 是一个情感、知觉、印象与事件集合的通道,在那里我来去自如。
沉浸在这个维度之中,我理解并再度确认了,所有那些寻常与不凡之事、所有的喜剧抑或不幸,都如其所是,无论如何探求寻找,都不会有释义和答案。」

「 面对压迫、掠夺和孤单,我们的回答是生活。
无论是洪水还是瘟疫,无论是饥饿还是社会动荡,甚至还有多少个世纪以来的永恒的战争,都没有能够削弱生命战胜死亡的牢固优势。」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 Zurumbático 」是一种狂欢节式的怪诞,世界上的一切都颠倒过来了。
Cobelo 引用了这样一句话:「 Todo es real hasta que se demuestre lo contrario 」,意思是「 在被证明是真实的之前,一切都是真实的。」
魔幻现实主义的大炮,稀奇古怪或不可思议的东西,实际上是存在的。
一个不需要参照现实、不受惯例约束的新世界被呈现出来。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在一幅黄色蝴蝶被困在半透明玻璃下的画像上方,手写着「 love 」,象征着奥雷里亚诺·巴比伦(Mauricio Babilonia)和费尔南达·德尔·卡皮奥(Fernanda del Carpio. While)之间的爱情。
而一张可以看到一个女人的乳头的照片上,她穿着一件湿漉漉的白色T恤,上面写着「 当我在院子里看到你的时候 」(When I saw you in the yard)——这是 Cobelo 对马尔克斯(Márquez)作品的诠释。
然而,在所有的照片中,爱本身是一种通用的语言,是非常重要的时刻,美丽但也转瞬即逝。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作为一出悲喜剧,「 Zurumbático 」中的图像存在于它们自己的时空层面上。
神圣与世俗与黑暗与光明结合在一起。
Cobelo 做出了深入拉美腹地的艺术决定,用彩色拍摄那些经常被描绘成黑白的东西。
生活是艰难和富有挑战性的,但它也是难以想象的深刻和感人的。
Cobelo 的图像唤起了色彩和活力,并被创造来延续。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Luis Cobelo

路易斯·科贝罗

委内瑞拉纪实摄影师


图片


Luis Cobelo 1970年出生于委内瑞拉,在委内瑞拉的祖利亚大学(the University of Zulia)获得哲学学位。


他在委内瑞拉和西班牙之间长大并成为一名摄影师。


从1993年到现在,他参加了许多世界各地的艺术展览和摄影节,如 Generation 2000、PhotoEspaña、Fotonoviembre、西班牙 Getxophoto 2011 和墨西哥拉丁美洲摄影奖。


图片


自2001年起,他就在世界各地独立工作,在美洲、亚洲和欧洲开展纪录片项目,并在世界各地的许多杂志和报纸上发表。


他的作品专注于南美文化,在那里他创作了他的第一本摄影集《 祖鲁马提科 》(Zurumbático),以揭示这一地区的神奇精神。


这本书(入围了 PhotoEspana、Arles 和 Burn 等))吸引了全球各地的人们,这部作品的展览跨越了大洋(从2017年至今),到达了意大利、墨西哥、美国、西班牙、哥斯达黎加、葡萄牙、委内瑞拉和荷兰。


图片


他的第二本摄影集《查斯查斯》(Chas Chas,在阿尔勒斯和伦斯入围)是另一本来自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的幻想、神秘和神奇故事的合集(该作品的展览于2020年至2021年期间在意大利和洛杉矶展出)。


他目前正在进行第三个项目,名为「 Te Amo 」(10个出版物的集合),从个人的、挑衅性的、讽刺的、严肃的、讽刺的角度,通过墨西哥的 fotonovela 探讨和质疑某些方面的拉丁美洲男子气概。


他在美国加州旧金山工作。



图片

「 Zurumbático 」摄影项目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拍摄的?

2007年,受一家西班牙女性杂志的委托,我在《百年孤独》的作者、哥伦比亚作家加夫列尔·加西亚·马尔克斯出生的小镇阿拉卡塔卡,做一个关注作品中女性故事的项目,那年正逢这部作品出版发行40年。我开始在小镇寻找这本书中女性角色的原型 —— 那些在工作中担负重荷的人物形象。从那时起,我开始思考女性在男性生活中所发挥的引导作用,正是她们的存在让男性思维与行为在社会演变过程中变得更加理性与智慧。事实上,我认为在今天的现实生活中依然如此。


离开小镇时,我就知道将来的某一天还会重回小镇。十多年过去了,我想是时候回去看看,于是我提前一年开始准备这次旅行。当第10次读《百年孤独》这本书时,那些充满幻想的、虚构的场景和真实的拉丁美洲一起进入我的视线,这些被称为「 魔幻现实主义 」的内容又带我经历了一次不同的阅读体验,一种让我享受其中的发散式阅读。几个月后,我再次阅读这本小说,仔细思考其中每个细节,不停地划下我感兴趣的重点,并列出一个摄影项目的计划表,在那么多次环球旅行报道后,我第一次清晰地感觉到已经准备好要做自己的第一本书了。接下来,我一边拍摄,一边想象摄影书的版式。


可以说,这个项目从10年前就开始了,但直到启程前往小镇阿拉卡塔卡的那一刻,我才意识到这一点。回来后,我发现自己所拍摄照片都源自过去15年在加勒比海和拉丁美洲的经历中所积累的认知和感受。加夫列尔·加西亚·马尔克斯的书让我进入了另一个空间维度,我称之为「 祖鲁马提科隧道 


能谈谈你如何选择《百年孤独》故事中的人物和场景,并用照片进行表现吗?

所有照片的拍摄都是一种不由自主的选择,这个项目没有挑选拍摄对象的流程,一切都是自然发生的结果。拍摄进行得很顺利,我最初的许多计划都实现了。「 Zurumbático 」项目中的人物形象都是真实的,这些影像可以说是《百年孤独》的直接或间接表现。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能分享一些拍摄过程中让你印象深刻的人物或故事吗?

在拍摄过程中,让我感触最深的话题就是死亡。


在认识到「 Zurumbático 」的真正含义之前,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我一直与自己甚至全宇宙作斗争。我的生活一团糟。然而,一些真实的、具有戏剧性事件的发生直接影响了我拍摄的人物形象,也对我产生了影响。比如,我拍摄的一个人物Silcedo先生,他是一名裁缝,在小镇开了一家裁缝店。10年前我就在裁缝店里见过他,并且在2007年的纳西旅行中拍摄过他。当我再次给他看那张照片时,他对自己当年的年轻模样很惊讶。这一次,我们一起讨论如何用照片反映他是一位有信仰、对基督教无限忠诚的人。然而,Silcedo 先生 —— 这个被大家所熟知、受人爱戴的小镇人 —— 在我为他拍摄完照片的一个星期后被谋杀了,有人在争斗中为了一瓶廉价朗姆酒将刀刺入了他的心脏。凶手是一位82岁的老人,而那个年纪的凶手不会再被送进监狱了。因此,我将他的这张照片称为「 面前的死亡十字 」(The cross of death marked on its front)。这是一个真实的、原始的、荒谬的、關于加勒比海的故事。


在拍摄结束两个月后,我的母亲去世了。我亲眼目睹了她是如何以一种非常痛苦和悲伤的方式离开这个世界,她的离去对我打击很大。这一切发生的时候,我正在处理这些图片。所以可以说,这个项目作品融入了九个月中我周边发生的一切事情带给我的情绪与感受。在体验悲痛和生命的过程中,「 Zurumbático 」成为我化解情绪的救世主。它帮助我在失去了一位最亲的亲人后,能够有勇气面对所有的打击。


如今,面对死亡,我已经不会再恐惧。死亡仍然是残酷、邪恶和不受欢迎的,但在悲剧事件中,我可以看到它的另外一面。在整理这个项目作品并将其编辑成摄影书的几个月里,很多东西在我身上发生着变化,头脑中被束缚的一些东西得到释放。当然,我还没有学会所有东西,所以积极的一面是,这是一个新的开始。


对我而言,如果不停下来反思这些事情,并把它们作为理解世界和感知自我存在的方式,那就太不理智了。这些事情的发生必定会帮助我变为更好的人。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你如何理解兴起于拉丁美洲的魔幻现实主义叙事方式?

魔幻现实主义是不存在的,这是一种文学创作。尽管它适用于现实生活,但我们不能将其视为一种理论并应用于日常生活。魔幻现实主义叙事方式的背后,是拉丁美洲的文化与传统,对此我们不需要做过多解释。有些对于亚洲人或拉丁美洲人来说再正常不过的事,可能欧洲人就不适应,反之亦然,这是每种文化的神奇所在。


我成长在一个狂热而不拘一格的国家,这里非常极端,充满朋克气息。然而,我认为有必要去了解和见证其他国家的文化,了解我生活圈子之外的地方,探索他们的理性、秩序和规矩。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文章来源: 鸟人与鱼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频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联系邮箱:603971995@qq.com】

0条评论

Eylül Ezik

影坊 0评论 2022-06-29

现代的浪潮:早期英国摄影

影艺家 0评论 2022-06-28

土耳其人文摄影

影坊 0评论 2022-06-27

巧合,摄影师Denis Cherim

blank CNU视觉联盟 0评论 2022-06-27

10部高分艺术纪录片,堪称经典

印客美学 0评论 2022-06-26

诗意的黑白影像

CNU视觉联盟 0评论 2022-06-23

平凡的背后有奇妙的意义

鸟人与鱼 0评论 2022-06-22

想要跳进这些泳池中清凉一“夏”!

摄影世界 0评论 2022-06-21

一尘不染

黑白摄影 0评论 2022-06-20

一位建筑摄影师的回忆

建筑师疯人院 0评论 2022-06-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