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共艺术创作中的光影语言

徐戈

2022-05-24 16:18:00

关注


灯光装置艺术由来已久,早在20世纪30年代,包豪斯艺术先驱拉兹洛·莫霍利-纳吉(László Moholy-Nagy)的作品《光——空间模组》便开始利用光来探讨空间、时间以及材料之间的互动关系。随着照明技术的不断发展,我们对于光的控制变得更为容易并且呈现出更多的可能性。在满足照明需求的同时,光不再依附于建筑、雕塑和绘画,逐渐形成一门独特的艺术语言。它是一种科技与艺术,理性与感性相互碰撞的结果,也是人类利用和模仿自然能量所展现的美学创造。


> 摘月


在灯光艺术中,对于光和影的运用一直是创作的主要方向,也是艺术融入空间以及诠释文化内涵的重要途径。尤其是置入公共空间中的光影艺术,它不仅是围绕光影效果和材料转译而展开的创作,同时也是在地文化和个人感悟的综合演绎。


面对国内近年来不断出现的各类“灯光艺术节”,本文将围绕“光”和“影”进行深入探讨,利用“光”的自身特点结合场所展开完整的空间叙述表现,强调作品中“光”作为特殊艺术媒介的不可替代性。同时,作为“光”的另一面,“影”的多样化呈现也是本文讨论的重点之一。文中写到的艺术家们结合自身的专业特点,从不同的角度展开思考与呈现,在各自参与的艺术节中铺设出一条绚烂的光影之路。


光与空间


本文参照了笔者参与的南京和深圳两个光影艺术节的展览:南京的“光影万象”为中国美术学院策划的双年展,它以光影为主题,自2018年开始在不同的城市和空间寻找新的可能。而深圳国际光影艺术季则是每年举办一届。这两个展览的共同特点都是在城市的公共休闲区域设置光影作品。这些空间不仅是人们白天休闲活动的场所,同时在夜晚也聚集了大量的人气。按照不同的物理空间属性,作品的安置空间大致分为如下几种:草坪、湖面、树林和硬质铺装环境。


城市景观提供了多样化的空间呈现可能,艺术家们在前期调研的时候寻找着各自作品最为契合的场域。利用周遭的环境与作品形成有效互动是光艺术作品显著特点之一,特定场域空间的作品往往能够激发观众的强烈共鸣。


艺术家郑靖擅长将作品融入自然环境,利用科技手段让观众参与其中,在游戏中体验艺术带来的乐趣。在他看来,光是飘忽不定难以捉摸的,作品《浮光戏莺》围绕一棵树而展开,用电子化的手段对自然界中的鸟声进行模拟。艺术家在树的周围设置了三处可参与互动的镜面反射装置,同时在树上安置了若干处光敏发生器。观众可以利用手中镜面反射的光去寻找隐藏在树上的“鸟”,从而形成随机的电子鸟叫鸣奏曲。这既是一个游戏,也是人类文明对生态自然破坏的反思。


> 森林派对


> 吻


法国艺术家伊万·勒·伯赞克(Yvan Le Bozec)的作品《摘月》充满童话般寓意。作者充分利用了水面环境,将作品置于湖水中央,梯子与月的倒影投射在湖面。梯子顶端悬挂着发光的满月形状的盘子,而盘子中间兔子形状的影子则是用手影的方式来呈现的。一虚一实,营造了神秘而又美好的意象。


UFO媒体实验室创作的《时空剥落》位于深圳诗书礼乐广场展区。作品结合建筑构件和LED屏幕的展示方式,呈现被时空分割、浸染的建筑体块,在层层剥落后露出内部的空间,寓意着城市随着时代变迁而产生的不断生长的力量。


笔者的作品《森林派对》在不破坏自然的前提下,在原有景观结构的基础上引入灯光艺术,用符号化的表情赋予大自然生命的特征。犹如这片树林自身带有了感情,通过地理景观的手段令深圳莲花山广场的情绪软化。


艺术家黄燕和潘晋的作品《光隧道》源于对时空隧道的想象。两位艺术家将导光纤维融入混凝土,在环状造型的基础上,对人的穿梭动作进行片段性的勾勒,同时也从时间意义上,构筑从往昔到今时的一种幻想,无论身在透光混凝土管道之中或其外部,都演绎着光与影的互动。


光与色


光与色是不可分割的,牛顿在1966年通过三棱镜将太阳白光分解出七色光,用实验解开了自然光的秘密。如今,人工光源和光学材料日渐丰富,艺术家们借助LED、投影设备、发光涂料等新材料,来达到理想的色彩效果和视觉体验。艺术家郑闻卿和李建安的作品《光影行动》利用了三棱镜的分色原理,结合艺术造型和机构联动,在地面映射出斑斓的动态视效。装置的主体是一个极简的承载造型,它将数十根三棱镜悬于空中,增加了光作为介质的流动性。当观众经过的时候触发机动开关,旋转装置启动,光影在地面舞动交织,形成一个互动性与趣味性兼备的炫彩空间。


> ENESS《天空城堡》


> 光之彩


笔者创作的作品《梦之屋》延续了“屋”作为最小生存空间的思考,其所营造的家宅在白天是映射周围的坚硬的壳,而在夜晚,光的折射和反射原理将空间进行无限延伸,则是引向内心深处的那道光。就像加斯东·巴什拉(Gaston Bachelard)在《空间的诗学》中所说:“家宅,就像火和水,它照亮了回忆与无法忆起之物的结合。”同时,它还兼具了摇摇椅的互动功能,观众通过摇动它可得到不同的灯光变化效果。


美国艺术家林耀民的《光之彩》是一件集合了互动性、体验性、活态性与社交性的多媒体艺术装置。作品由四个互动单元组成,每个单元为树的造型。设计者想要提供的是一个凝视与沉思的空间,鼓励参观者去思考光是如何影响色彩和情绪的。它与个体记忆、个体连接产生互动,并邀请参观者通过数字媒体来分享经验和感受。


光与形


正如罗丹曾经提到过光照在雕塑的表面形成的光影变化体现了作品的时间性,光的可见与物体的形态是相互成就的。光影装置的特点是在夜晚呈现出最好的效果,但是在公共空间中仍需要考虑白天的视觉效果。一个好的造型载体不仅能够承载设计者的创作意图,同样也是光影效果的必要前提之一。


朱智伟的作品《生生不息,万物生长》从微观的角度切入,用有机体的形态植入光源,这种自然的生命力和光的扩散有着天然的契合。重叠起伏的曲线和稳重简约的柱状结构代表着活力及稳定。玻璃的折射和内部映射的光芒向周围散发光晕,给人以一种崇高的精神体验。


通过几何造型与自然界水浪机理的结合,吕绍藩创作了作品《吻》。丰富的色彩从装置内部投射出来,照耀到空间中,在稳定的造型中蕴含着自然界无限的涌动和力量。


澳大利亚的交互设计团队ENESS创作的互动声光装置《天空城堡》用极简的拱门形态围合成一个光之城堡,观众游走其中,通过触发感应装置启动声光交互系统,通过视听感官在公共空间呈现一出极具幻彩的交响乐演出,寓意着人与人的相互连接。


> 《螺旋》(摄影 朱锐)


> 梦之屋


光与影


有光就有影,光与影的相互关系一直是艺术家们在创作时无法忽略的。同时,借助特殊材质的辅助,犹如感光涂料以及镜面反射等,影的部分呈现出更加丰富的面貌,并逐渐开始成为主角,光的多维特性得以体现。


法国艺术家让·弗朗多瓦·加弗创作了一件关于日晷的作品《24个正午》。它诠释了世界范围不同城市的“中午”。艺术家以南京为基准,在同一纬度范围选择了24个城市为样本设计了不同的图形。这些图形摘录自中世纪具有纪念意义的建筑。当日照下的图形成为一条线时,此时正是所指城市的正午时间。当一件作品的影子覆盖到另一件时,代表文化的交融与碰撞。在夜晚,每一件作品上都会有一束光射向它所指的城市方向。在光线的交错中,我们的思想不应受到地域和国界的局限。


保加利亚艺术家阿萨杜尔·马克洛夫通过材质转换,将剪纸镂空的抽象动物雕塑立于草坪之中,它们没有显著特征,面目不清、混混沌沌的形象,含蓄地传达了护生爱物的理念,赞美人与自然最和谐的状态。其镂空的造型将影子投射于周围,将作品的空间延伸到环境之中。


新媒体艺术团队分号C的《螺旋》通过镜面材质组合出一个代表DNA双螺旋的矩阵结构,并通过投影的方式在公共空间中生成算法数据和生物结构,并通过观众的肢体参与构建社会链接属性。


光与运动


莫霍利·纳吉曾在其文章《运动中的视觉》(Vision in Motion)中提到早期的灯光艺术家就已经开始尝试将动态的视觉语言融入到灯光艺术中,使观众进入更加丰富的感知维度,包括听觉和触觉。机械构造的辅助运行让光呈现出更加丰富的空间韵律,也是当下光影艺术的重要表现形式之一。


> MID STUDIO《Suspended》


> 24个正午


艺术家阮悦来在湖边设置了一组打水漂的互动灯光装置《光的水漂》,打水漂是一个古老的游戏,我们用一小片石头就可以在水中激起连续的波纹。在这件作品中,艺术家通过科技互动的方式,对这个游戏进行了新的演绎。观众可以用任何发光的工具在互动设备前轻轻一挥,就可以将自己的“光”掷入水中,而水中发光的水波纹便会模拟真实的运动效果扩散开来,最后转化成一座飞溅动势的发光雕塑。来自西班牙的艺术团队MID STUDIO用声光演出的方式呈现其作品《Suspended》,他们利用数百只内藏LED模块的氦气球来打造一个声光电的交互空间,随着音乐节奏的起伏,氦气球矩阵会在空中营造出不同的造型和色彩变幻。观众置于作品之下,犹如进入到一个浮动在空中的声光世界。


动态装置《秦淮烟云》是艺术家陈惠松表达自身时空观与秦淮河畔交集的一件作品,通过32个序列旋转的光盒营造出循环往复的流动光之环,围合而成的空间没有起点和边界,象征着时空的交叠以及现代和往昔两个世界的交融,是悬浮在空中的光影攒动。


雕塑家邓乐一直尝试将作品融入环境,并通过缓慢的运动使作品与环境进行交互。环境通过镜面材质的折射在时间中流淌,使静止变为流动,主体成为客体,一切都在运动变幻之中。此次带来的作品《无道无为》正是这样的时空写照。


在我们掌握如何去操控光之后,其实很容易走向极端。城市化带来了大量的光污染,我们几乎已经遗忘了星空的存在。每一栋高楼都被包裹在所谓的亮化工程中。光不应该只是照亮我们周围的物理空间,还应与我们的内心产生对话。好的光影作品所营造的环境不是过度渲染,而是恰到好处。就像国画中讲究的留白一样,我们在创造光环境的时候需要适度地留黑,科技艺术的功能之一便是引导公众对于技术本身开展反思。


当我们把技术融入艺术,用更加温情的、视觉化的方式去呈现,它会带来直击心灵的感官体验。我们的生活除了便利之外还需要更加美好的事物存在。光影艺术节举办的目的是通过作品与城市对话,让公众感受慢的状态,感受到呼吸的起伏以及自然的呼唤。


(作者系中国美术学院公共空间艺术系教师、艺术家徐戈,曾获美国CODA杂志年度公共艺术大奖、韩国仁川国际设计节特别奖)



文:徐戈

图:常德军、朱锐


文章来源:艺术与设计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频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联系邮箱:603971995@qq.com】

0条评论

品牌VI设计鉴赏,因优秀而传承

夏沫 0评论 2022-06-29

眼见不一定为实,设计中11种视错觉

51design我要设计 0评论 2022-06-28

减脂类食品包装设计

小象智合 0评论 2022-06-27

优秀 VI 设计案例臻选

设计珍藏馆 0评论 2022-06-27

21届德语区TOP100最佳海报获奖作品展

颜之有料 0评论 2022-06-26

如何设计空气?扇子知道答案

张霓 0评论 2022-06-26

金旻载与母亲的创意世界

葛佩如 0评论 2022-06-26

设计一键就能把照片变成治愈系的画风

庞门正道 0评论 2022-06-26

流光溢彩——烫金工艺设计案例

青圭設計學社 0评论 2022-06-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