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卫·林奇的另一面:当代电影大师的超现实主义绘画

Shira Wolfe

2022-05-25 14:02:00

关注

伟大的艺术家通常都有多重身份,且由于在某种特定媒介方面的工作有了突破并获得赞誉。大卫·林奇(David Lynch)是当代电影中的超现实主义、新黑色幽默和美国式媚俗大师,今天我们要关注的不是他的著名电影,而是他既奇怪又美妙的绘画。

图片

大卫·林奇在洛杉矶的工作室


大卫·林奇以其特立独行的电影而闻名,他用这些电影创造了怪异、不安和独特的世界,激发艺术家、电影制作人和音乐家们尝试创造他们自己的林奇式氛围。自从1977年拍摄了第一部电影《橡皮头》(Eraserhead)这一重要的经典之作后,林奇继续将超现实主义、新黑色幽默、平凡的美国式媚俗、神秘、恐怖和非线性的梦境叙事融合到一种悲惨、令人不安又令人神往的电影语言中。他的《蓝丝绒》(Blue Velvet,1986年)、《我心狂野》(Wild at Heart,1990年)、《妖夜慌踪》(Lost Highway,1997年)、《穆赫兰道》(Mulholland Drive,2001年)和《内陆帝国》(Inland Empire,2006年)等电影风格和故事怪异,有时难以理解。尽管如此,这些电影都受到了好评,获得了一大批观众。林奇作为一个导演,创造了明显的非主流电影,却在好莱坞取得了巨大的票房成功,他也因此在电影界获得了一席之地。除了电影以外,他最出名的作品也许是《双峰》(Twin peaks,1990-1991年和2017年),这是他与马克·弗罗斯特(Mark Frost)共同创作的谋杀悬疑电视剧,该剧再次将美国式媚俗与超现实主义、恐怖和神秘完美融合,备受赞誉。


图片

《鲍伯置身于他所无法理解的世界》,2000年


事实上,林奇的每一个创意项目都有他自己独特的印记。他擅长很多不同的事情,虽然最知名的是电影,但他也是一位有成就的音乐人,出过几张专辑,他还是一位优秀的摄影师,是一个令人惊讶的画家,经常举办展览。


图片

《你好》,2012年


林奇在《钓大鱼——大卫林奇的创意之道》(Catching the Big Fish – Meditation, Consciousness, and Creativity)一书中描述了他第一次接触艺术的过程。他一直喜欢画画,但他曾下定决心,长大后就必须停止画画,去做更严肃的事情。在他九年级的时候,有一天他在女友家的前院草坪上遇到一个男孩,这个男孩的父亲是一名画家。当林奇了解了更多当画家意味着什么时,他突然发现自己也想成为一名画家,过他口中的“艺术生活”。


图片

《飞翔的女人》,2010年


林奇认为,艺术生活意味着完全献身于绘画,其他一切都是次要的。他来宾夕法尼亚美术学院学习绘画,并全身心投入。
用他的话来说:“我原本对电影没有兴趣。有时我会去看电影,但我真的只想画画”。他第一次考虑涉足电影领域时,正在学院里创作一幅画。这幅画画的是夜晚的花园,有许多暗绿色植物在黑暗中浮现。突然间,植物开始晃动,林奇听到了风声从植物从传出来。这一经历让他印象深刻,并使他开始思考,电影是否可以成为一种让画作移动的方式。


图片

《点燃火焰的男孩》,2010年


在这次绘画经历之后,在学年结束时,林奇决定制作一幅“移动的画”,这是他第一次涉足电影。他建造了一个雕塑屏幕,在屏幕上放映了一部名为《六人患病》(Six Men Getting Sick,1966年)的定格动画。影片展示了六个男性人物生病和呕吐的过程,配合倒计时作为音频部分。一个年长的学生看到这个作品,并委托林奇为他家制作一个。就这样,林奇对电影的兴趣一点点增加,最后深深地爱上了电影这一媒介。然而,林奇在极其成功的电影生涯中,从未完全放弃过绘画。


图片

《拿着土豆的男人》,2015年


图片

《比利(和他的朋友)在树上找到了萨利》,2018年


世界上最愤怒的狗


在创作第一部电影《橡皮头》时,林奇还创作了《世界上最愤怒的狗》(The Angriest Dog in the World)这部漫画。他画了一只看起来很生气的小狗,然后看着它,想知道它为什么生气。接下来,他画了一个四格连环画,但这只狗一动不动。其中三格是在白天,一格在晚上。时间过去了,但狗从来没有动过。
林奇解释说:“我突然想到,是环境导致了它的愤怒——是环境中发生了什么事。它听到房子里传来的声音,或者栅栏的另一边发生了什么,或者某种天气状况。”最后,他决定加上来自屋内的有趣对话框,而狗则在屋外。
图片

《世界上最愤怒的狗》


林奇式超现实主义、文本和纹理


从视觉角度看,在林奇的绘画中可以清楚地看到弗朗西斯·培根的影响。从概念角度看,他受到了达达和超现实主义的影响,例如马克斯·恩斯特(Max Ernst)、马塞尔·杜尚(Marcel Duchamp)和曼·雷(Man Ray)。而林奇的绘画保持了其独特性,同样的林奇式超现实主义渗透到了他的电影、音乐和摄影中。


图片

《污泥中吱吱响的苍蝇》,2019年


林奇喜欢在绘画中大量使用文字和纹理,创造出动态的场景,似乎是从更大的叙事中裁剪出来,并且本身就包含着密闭的视觉宇宙。当谈到纹理时,林奇可以打开话匣子,从腐烂的尸体谈到一杯咖啡。“我不一定喜欢腐烂的尸体,但腐烂的尸体有一种不可思议的质感。你见过腐烂的小动物吗?我喜欢看那些东西,就像我喜欢看树皮的特写、一只小虫子、一杯咖啡,或一块馅饼一样。靠近看就会发现纹理的精彩”。他对纹理的热爱在他的画作中显而易见,他画中的人物往往是用粗糙的材料和纹理创作而成的高凸浮雕。


图片

《苏西14岁时离开家》,2019年


林奇用他独特的超现实主义和神秘主义语言描绘场景,吸引观众进入他一生都为之着迷的那种地下世界:“我知道在表面之下有另一个世界,如果你深入挖掘,还会有不同的世界。我从小就知道,但我找不到证据。这只是一种感觉。蓝天白云和鲜花里蕴含着善良,但一切事物中还蕴含了另一种力量——一种狂野的痛苦和腐朽。”


文章来源:那特艺术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频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联系邮箱:603971995@qq.com】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