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梵高博物馆里办回顾展,凭什么是这位艺术家?

Rawaa Talass

2022-05-28 14:15:00

已关注
图片图片



图片

Etel Adnan, 2016. 

Photo by Fabrice Gibert

Courtesy Galerie Lelong

& Co., Paris/New York



“我写我所见,我画我所为”,这是著名的美国黎巴嫩裔诗人及画家埃特尔·阿德南(Etel Adnan)的格言。去年,她以96岁的高龄与世长辞,但她广受赞誉的作品仍然存留于世:这些作品将首次前往荷兰,在“色彩作为语言”(Colour as Language)的回顾展中展出(阿姆斯特丹梵高博物馆【Van Gogh Museum】,展出至2022年9月4日)。


与传统回顾展不同,本次展览深思熟虑,将文森特·凡高的10幅帆布画与阿德南创作于1960年代中期至2021年期间的约70幅充满活力的绘画、纸上作品和挂毯配对,形成一场超越时间和空间的对话。



图片

Etel Adnan

Marée Basse, 1967-73 / 2017

Galerie Lelong & Co.

Contact for price



人们可能会认为,这是出生在不同时代和地点的艺术家颇为随机、难以想象的组合。然而当你仔细观察,就会发现阿德南和梵高都是富有表现力且敏感的艺术家,都对自然、美、色彩和文字怀有深厚的感情。


“我们之所以将梵高和阿德南配对,是因为他们都与自然有着极为强烈的联系,”梵高博物馆馆长萨拉·塔斯(Sara Tas)在最近的一次采访中说,“当你观察其作品时,定会觉得二人与自然融为一体。梵高和阿德南与自然的共情可谓溢于言表。”



图片

Installation view, “Colour as

Language” at the Van Gogh

Museum in Amsterdam

Courtesy of the Van Gogh

Museum Amsterdam



最初是塔斯提出了并置梵高和阿德南作品的策展建议。在阿德南去世的前一年,策展人在法国亲自会见并采访了艺术家——她在最后几年里与自己的长期伴侣、叙利亚出生的艺术家西蒙·法塔尔(Simone Fattal)一起在法国生活。“她对并置的想法反应很积极,并感到非常荣幸(……)我有幸听到了她对梵高的评价与思考,了解到她如何看待他的作品与她自己作品之间的关系,” 塔斯回忆说,“阿德南去世时已有96岁的高龄,但她表述事物的方式依旧干脆明晰。”



图片

Etel AdnanUntitled, 2015.

Collection Jean Frémon

© The Estate of Etel Adnan. Courtesy Galerie Lelong & Co., Paris/New York



阿德南出生于1925年的黎巴嫩首都贝鲁特,父亲是叙利亚人,母亲是希腊人。20世纪50年代,她在巴黎的索邦大学学习哲学。正是在这座文化之都,她第一次看到了梵高标志性的风景画与自画像。“她解释说,当她在贝鲁特长大时,身边并没有博物馆,也没有见过任何关于他作品的图像,”塔斯说,“在巴黎,她看到了他的自画像。她表示,这些画作是‘使人难以忘怀的存在’,而这种魂牵梦萦伴随了她的一生。”



图片

Installation view, “Colour 

as Language” at the Van 

Gogh Museum in Amsterdam

Courtesy of the Van Gogh

Museum Amsterdam



以直截了当的目光与大量的漩涡状线条为特色,阿德南被梵高令人眼花缭乱的自画像所吸引:“我很惊讶,一个人竟可以如此精确、如此强烈地审视自己,甚至到了令人无法忍受的地步。这种震撼至今仍萦绕在我的心头,”阿德南曾说。在阿德南眼中,梵高的色彩和形状中也有一种情绪的底色。她说:“如果你仔细观察,就能感受到他内心的困扰与斗争,”她说,“通过他的画作,你可以与他变得亲近,就像是在和他谈心。”


1955年,阿德南搬到了加利福尼亚。身处西海岸,34岁的她第一次开始绘制油画。她因对山、海、太阳和天空的抽象构图而闻名,画面上常充斥着厚重、块状的形状描绘,一切和谐共生。她平静的作品有着一种优雅的简约感,也许这就是她的画作受到众人喜爱的原因。



图片

Installation view, “Colour

as Language” at the Van

Gogh Museum in Amsterdam

Courtesy of the Van Gogh

Museum Amsterdam



阿德南将色彩视为一种丰富的视觉语言。她用调色刀将颜料直接从管子中取出,将强弱不一的色调运用到她的作品中。正如塔斯所言,这是“强烈与精巧的合二为一”。


在她与策展人的对话中,阿德南谈到了色彩与自然之间的情感关系。艺术家说:“就好像大自然是有生命的、有意识的,想要确认自己的存在与力量。是色彩让我们意识到了自然的强度。”



图片

Etel AdnanLa baie d'Erquy, 2021

Galerie Lelong & Co.

Contact for price



就像梵高一样,曾在贝鲁特担任文化编辑的阿德南也将大量的时间用于写作。她特别偏爱诗歌、故事,并喜欢在日式手风琴形的“折子书”(leporello)上点缀文字。她曾读过梵高的许多私人信件,并指出如若他不追求绘画,定会成为一名作家。


根据策展人的说法,将梵高和阿德南放在同一个屋檐下并不是为了所谓的影响力,而是为了提供一个看问题的角度。“我不想让它成为‘分享与对比’的展览,不想去阐述梵高对阿德南有多重要;这种叙事过于简单了,”塔斯解释说,“阿德南可以帮助我们再次审视梵高;借此,我们或许能发现一些新的东西。我一心想要为观众创造机会来探索她的作品。”



图片

Installation view, “Colour as Language” at the Van Gogh Museum in Amsterdam

Courtesy of the Van Gogh

Museum Amsterdam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尽管阿德南早已活跃多年,但直到她的作品在十年前的德国卡塞尔文献展上展出,80多岁的她才获得了相应的国际声誉。如今,阿德南在“色彩作为语言”中展出的艺术作品已被广泛收藏,分别来自蓬皮杜中心(Centre Pompidou)、阿拉伯世界文化中心(Institut du Monde Arabe)、苏尔索克博物馆(Sursock Museum)和阿姆斯特丹市立博物馆(Stedelijk Museum)等知名机构。


展览空间给人以轻盈与沉思之感。塔斯说:“你就像是步入了埃特尔·阿德南的一幅画作。开幕式上有许多人表示,他们仿佛置身于梦幻世界之中。”

文章来源: Artsy官方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频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联系邮箱:603971995@qq.com】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