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开会,北京人在绿化带卷了起来

三联生活周刊

2022-05-28 14:37:00

已关注

图片



人在北京,居家办公。


但细心的北京市民还是发现,生活给他们留了一道细细的门缝,门缝外是城市与自然稍加接壤与重叠的几片自由的土壤:


图片前段时间,亮马河形成的魔幻城市景观

这些地方要么是二环护城河、清河、亮马河两岸的绿化带——因为过于开阔,无法定义入口在哪而无从关停。


要么是那个被叫做XX森林公园的应许之地——因为曾备受冷落和地处偏远而未被关停。


再不济,也可以是一顶帐篷、一辆车所能统辖和包裹的两平米——不要嫌空间小,这可能是北京人最后的飞地。


图片水泥地,也能支起帐篷


更何况,没有人比北京人更爱“面聊”和“出门谈事儿”。
居家办公已过一个星期,北京人突然意识到,因为频繁视频会议,自己已经记住了每个同事的猫是什么花色。而门缝外的光景又太过耀眼,足够让憋坏了的北京人目眩神迷,必须得出门了——
有朋友的找朋友,没有朋友的,就当跟同事勾兑感情都行啊,不管是聊天还是开会,都得会会,就当“野会”。
图片


图片
当然,北京人的“野会”内容、风格和时间,皆随区域变化,极具地方特色。
海淀区-北朴实的互联网人:中关村森林公园早晨九点半   海淀西二旗的互联网人最先出门,即便每天早上,太阳都从六号线尽头徐徐升起,但海淀人就是干啥都比朝阳人领先一个时区。 上午九点半,西二旗人在企业微信里发了一条公司会议室都被订完的消息,再搭配一个笑哭表情作为野会提议的铺垫,然后提上电脑和防潮垫,向中关村森林公园进发。
图片
十点一过,中关村森林公园停车场里已经水泄不通。
拐进门后,你会发现每十棵树下,就站着一个拿着手机跟同事对齐进度的。再往里走,是一片已经干涸为沼泽的自然水体,沿岸用木头台子搭出露营的地基。你看到便知,这里就是西二旗互联网人的自我放牧区。
图片


折叠椅一打开就是工位,帐篷里一对坐就是一个会。中层领导用手机,基层员工用电脑,互联网公司就算搬到野外,也能看出谁在支配谁。 跟亮马河边洋气、chill的氛围不同,海淀野会的关键词是朴实。
带电脑的大哥绝不会提一只装着贝果的野餐篮,而是直接叫了KFC的管饱二人餐,倒不是对于生活方式的想象力受限,而是奋斗养成一种惯性,就算到了公园,也得点上在公司吃的外卖。 我在这片工位旁驻足良久,只听到他们一段对话: 一大哥问另一大哥:“我天,朝阳和顺义好多公交线路都停了,你知道不?”
另一大哥:“你又不坐公交,跟你有啥关系?” 话毕,两人继续埋头工作。

海淀区-南中关村创业大街24小时全天候轮转
海淀也分南北。北边,在早起的中关村森林公园大哥赶完上周的周报后,海淀的心脏——南边的中关村创业大街才彻底苏醒。
图片
即便几处大的共享会议室(在这里被叫做路演厅)、办公空间(在这里被叫做孵化器)以及咖啡厅(招牌上全标着24h)都关停了,但人流仍然不少。
如果你在疫情期间还敢创业,或者想干的事儿还没有着落,别找了,中关村创业大街是你最理想的归宿。
图片


大街的中心线上坐落着半开放的集会空间,在所有人都讨论着下一个风口在哪的火热氛围里,你甚至不会感到饥饿,买一打小面包就能在里面泡上一天。
此时此刻,一群年轻人正在讨论web3的新格局,最后一家24小时咖啡厅还在坚挺营业,玻璃门上贴了一张纸条,上面写着昨天2位客人没带口罩,检查时差点让店当即关门,字里行间透露出埋怨:请管好你自己,别耽误大家创业。 这里满街都是举着电话的人,北京大学创业工坊的门口,有人声称在疫情中看到了巨大的蓝海,“我在想我们可不可以解决这个外出就餐不方便,点外卖又不香的问题。”
对于满怀雄心的海淀创业人来说,什么帐篷什么野餐甚至办公软件都是花花架子,只要有好点子,电脑都不用拿,你一言我一语就能勾勒出下一匹黑马。
图片
朝阳区CBD圈的归宿:新城国际
午后两点
下午三点,目光拉至北京以东,朝阳区。
创业大街的街头会议终于陷入了焦灼和疲惫,朝阳区的电商、金融、文化、广告以及设计从业者才陆陆续续地从呼家楼、青年路、望京、常营等地鱼贯而出,他们的选择可就多啦。


CBD圈的,会一股脑地涌向地处二环的新城国际,那是北京规划最好、最精巧的国际社区——居民楼下随街而立的是手工吐司、barber shop和咖啡特调,虽然体量不大,但却能与千里之外的上海遥相对标。

图片

 下午两点钟,一辆七座商务翩翩然停在新城国际路边,浓荫下支起露营椅、macbook和下午茶——这里的野会比中关村森林公园吃着火腿肠聊项目的讲究,比亮马河沿岸玩着迷你排球团建的严肃。这辆车本身也在无声地宣告着,自己就是在此地野会的门槛。

还是朝阳
CBD精致生活大舞台:CBD历史文化公园
午后三点
你再往小区最里走,穿过一只仍严谨保持着两米以上防疫距离的核酸队伍、两顶面料考究的snowpeak帐篷、几群玩平衡车的金发碧眼的小孩,就会找到CBD野会的中心据点。这是一片郁郁葱葱的山包,在高德地图上叫做CBD历史文化公园,顺石阶爬至顶端,便可微微俯瞰世贸天阶。
图片
而现在,往日宁静的草坪上挤满了人,跟中关村森林公园坐地打字的不同,这里的活动花样繁多:有约了教练打泰拳的、有面试的、有野餐的、有冥想的,还有站在草坡的顶端呼唤好不容易能放风一次不愿回家的金毛的。往日的山包,如今浓缩了京城一整个精致生活。 社区的绿化带从疫情的封锁线里锁住一处春光,来这儿聚会的人都好似得到了短暂的赦免,但如果你没有一辆拿得出手的七座车搭上你的同事,恐怕你就得径直往北,向素有东方塞纳河之称的亮马河进发。

又是朝阳中产生活展演地:亮马河
午后三点 前几天,亮马河刚因为露营火了一把,下午三点正是人流如织,年轻人们三三俩俩地聚在一起,用野餐、吊床、瑜伽和迷你排球进行着紧锣密鼓的中产生活方式展演。
图片

亮马河 拍摄:@羊妹不听话


在这里,多么花哨的野餐布也不会突兀,多么超前的穿搭,也绝不过分。大家都摆明了冲着亮马河young more cool 的响亮名声前来,也都带着“人生得意须尽欢”的心理包袱,进行报复性享乐。 像其他任何城市水体一样,这里曾是钓鱼大哥们的领地,如今人群的喧嚣缩小了垂钓的范围,但他们仍是地位最高的群体 —— 每当一阵风刮过,所有人都在央求钓鱼的大哥,把掉进河里的遮光罩、吊床袋和渔夫帽再给捞上来。
图片
只可惜,亮马河的美中不足在于距离太短,它将靓丽的人群压缩到极致,很难不让你感到一种非得跻身其中的压力。
如果你嫌这里太过热闹,就往北前往清河吧,那是一条长逾28公里,横穿大半个海淀的浩大水体。
图片
有时,海淀区重视开会。有时,海淀区也不重视开会
躺平后的极致选择:清河傍晚五点
图片下午五点钟,清河和肖家河交汇处的桥下已经挤满了车
海淀区清河的特殊之处在于,清河只是一条河,不是亮马河不是永定河,甚至不是二环的护城河,它是一条真正的、比所有的河都更朴实的河。如果你去亮马河,可以说自己去chill,但去清河,只能叫做“溜达”。 正因如此,清河的野会显得格外的松弛。
图片此时的清河,一派清闲

比如,清河的钓鱼大哥绝不会像亮马桥的一样,把装备有条不紊地整合在专业的钓箱里,他们只是把所有的东西用塑料袋分装,然后平摊在以自己为圆心的地面上。 在这里见面的人们也懒得玩什么花样,而更重视交流本身。
你很难从清河野会人群的表情里读出他们在讨论工作,抑或是纯粹闲聊。他们只是几个人一起并排走走,插着兜看向夕阳下的河道,或者紧挨着坐在岸边倾斜的土坡上,沉默地感受着时间和水流。
图片“好世界”的围树炫饭
 我劝你就停在清河吧!这个时间,南边的知春公园和双榆树公园已经被喧闹追跑的小孩儿占领,朝阳soho的长椅上坐满了吃711便当的人,好世界门口的石凳子呢,气氛太过凝重,几个年轻的策划正对着案子面对面无言,一旁的披萨已经放凉了。
‍♀️
当你不得已踏上归程,才理解到“野”的精髓所在:它既有种从疫情中逃逸,去比较松散的地方与自然密接一下的禁忌感。

也描述了你心里最后那一丝,想从什么地方追回曾经日常生活的野望。

文章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频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联系邮箱:603971995@qq.com】

0条评论

在玻璃上画画还可以这么雅致

纯灰 Puregray 0评论 2022-07-02

比上海咖啡馆更卷的,是成都

外滩TheBund 0评论 2022-07-01

到香港旅游,第一站要到哪里?

美食达人TATA手记 0评论 2022-07-01

多少岁结婚算正常

有趣青年 0评论 2022-07-01

你的城市闻起来是什么味道?

良仓 0评论 2022-06-30

我们连雪糕自由也失去了

外滩TheBund 0评论 2022-06-29

边境城市丹东,悄无声息封控的90天

三联生活周刊 0评论 2022-06-29

生,如夏花。

誰最中國 0评论 2022-06-29

不懂点茶当不了文青

博雅好书 0评论 2022-06-28

把夏天,泡进茶里

四川文旅厅 0评论 2022-06-27

茶事自由,茶室自由。

誰最中國 0评论 2022-06-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