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志荣的“惊鸿远客”:“我关心的是如何传递普世性”

Yutong Yu

2022-05-29 09:19:00

已关注

4月底,香港季丰轩旗下的全新艺文平台季丰沙龙(Kwai Fung Salone)正式对外开放并迎来首展“惊鸿远客”,展览主人公是享誉业内的华人设计大师卢志荣。不过,本次展出的并非其设计作品,而是11件特别的雕塑——或许定义为雕塑也并不十分贴切,它们更像是从性质起就难以被轻易贴上标签的三维作品。


在艺术界,展览往往发生在精致的白盒子空间中,观众多受邀前来,也基本对行业中的展览日程和生态了如指掌,但成立于今年的季丰沙龙的愿景便是试图从艺术行业这种相对精英化的模式中走出,如同季丰轩董事冯戈所说:“季丰沙龙不限媒界,为有才华的艺术家、学者提供一个雅聚空间,汇集信息、交流心得,互相学习,互相启发。承袭季丰轩一贯理念,季丰沙龙立足香港,放眼世界,致力与多方合作,促使所举办的活动更具文化影响力和社会意义。

 

至于为何邀请卢志荣成为首场展览的主人公,冯戈则表示这是再自然不过的选择:“卢志荣是国际设计界公认的世界级人物,才华横跨建筑设计、家具、雕塑,作品至精至致、典雅出神,深藏慑人的文化底蕴和放诸古今中外皆准的恒久价值。近年来世局无宁,不同的政治信仰、利益取向之间剑拔弩张,经历无数考验的永恒道理竟然苍白孤单。卢志荣这份探本追源的耕耘也许正好敲出一段清音,安抚我们无奈的彷徨。他的这批‘惊鸿远客’为季丰沙龙揭幕,可以说是最适合的角色在最合衬的舞台最及时的登场。”


图片

“惊鸿远客——卢志荣雕塑作品展”展览现场,季丰沙龙,香港,2022


要走进这批“惊鸿远客”,或许应先从卢志荣长期活跃于设计及艺术领域的经历说起:1954年,卢志荣出生于香港,在1988年以最佳论文奖获得哈佛大学建筑系硕士学位的次年,他便开设起自己的建筑工作室,还曾于2004至2006年间出任意大利著名家具品牌Giorgetti的艺术总监,2007年受邀为香港回归祖国十周年献上设计作品《没弦乐》,2009年担任圣彼得堡设计双年展评委会主席,2015年被香港设计中心评为“DFA世界杰出华人设计师”……近年来,他也在国内多地举办过展览,如2016年在杭州西泠印社美术馆的“文房新语”、17年在北京达美艺术中心的“合一:宏观与微观世界的缄默”、19年在中国国际设计博物馆的“无华”等等。在多个领域中,卢志荣都有着不俗的成就。


图片

卢志荣在“惊鸿远客——卢志荣雕塑作品展”展览现场


实际上,如果仔细了解过卢志荣的设计,便不难注意到他是一位绘画功底过硬的创作者,一个有趣的事实是,本次“惊鸿远客”中的11件作品就可追溯到卢志荣1992年于斯图加特的个展“Landscapes and Objects”中展出过的绘画图样:“我希望让自己的思维保持自由,不被现实所限制和约束,所以当时每天面对那些白纸,在上面构思的过程就像是某些仪式,每天都像是新开始。我一直在思考要如何看待自己身处的世界,它又如何塑造了我们?最初,这些思考在二维层面不断延展,但那批绘画完成后,不断有人建议我把它们转化成三维形式,我一直觉得没有十足把握,直到十几年之后才真正下定决心。”


他尤其提到与季丰轩创始人季玉年女士(Catherine Kwai)的交游:“在这个过程中,有许多人给予我鼓励,Catherine也是其中很重要的一位。我们认识已有十余年,她与艺术家合作有很独到的方法。她知道我来自设计界,是建筑师出身,所以给我极大的自由度,始终支持我进行各种各样的审美尝试,从艺术层面给我足够的时间空间,让我得以尽情探索。”而在如此机缘下,这批作品如今回到季丰沙龙展出,似乎更能让观众体会到一种带着些许宿命感的联结。


图片

“惊鸿远客——卢志荣雕塑作品展”展览现场,季丰沙龙,香港,2022


如同从二维到三维过程中极长的时间跨度,这批作品从思想根源层面而言也有着一条跨越时空的长期线索。本次展览英文标题为“Angels from Infinity”,它揭示了作品的灵感原乡:卢志荣出生于港岛东岸一个海湾,幼年就仿佛有一种精神指引般的力量在驱使着他,他将这种力量诗化为一个叫做“天使/Angels”的抽象概念,它们并不具备任何固定形态,也绝非指涉人类社会中的任何一类参与者,更像是暗喻着那些转瞬即逝的“灵光”:“小时候,这些天使可以是用手边废纸折出的纸鸢,也可以是用冰棒棍造出的小艇……它们带我穿越了童年平凡的孤寂。”


图片

“惊鸿远客——卢志荣雕塑作品展”展览现场,本图中为作品《伊贝拉之行》(To Ebela, 2011),季丰沙龙,香港,2022


后来回望这段经历,卢志荣才进一步意识到这些“天使远客”于他有着更深层的意义:“可以说,这些天使真正从心灵和精神层面‘解放’了我,它们引领我去探寻另一个领域(domain)、维度(dimension)和文明(civilization)。”言语中,卢志荣常提到以上三个关键词,它们共同关切的是一种与“时空的无限性”(timelessness)有关的理想范式——如果实际看到这批作品,观众会发现它们与主流意义上的当代艺术有明显区别:形态上,它们无法建立起与现实事物的对应关系;观感上,它们也似乎找不到任何可供“破译”的入口,从而令人惴惴。


图片

“惊鸿远客——卢志荣雕塑作品展”展览现场,本图前景为作品《从雅格忘达》(From Aegamonta, 2014),季丰沙龙,香港,2022


但卢志荣正是在通过这种方式为人们打开更多可能。他像一位以哲思时刻醒身的智者,在艺术表达上不给自己过多限制,也同样以开放的姿态面对所有观众:“我并不要求人们‘理解’这些作品,因为就连我自己都很难做到这点。它们给我的感觉是如谜一般,越想去读懂它,就可能给你提出越多问题。所以最好的方式是每个人从自身出发,可以充分调用自己的思维、知识、经历、喜好……感知到什么,那就是什么。”由此,不论是如同战船一般的《拜东之行》(To Bydon)和《伊贝拉之行》(To Ebela),亦或是场域内体量最大、像是扇面的《早尔之行》(To Jui),又或是仿佛挑战微妙平衡极限的《库干之畔》(At Cugan)……在这个完全开放的语境中,“作品究竟是什么”的问题已不再有寻求具体答案的必要——无论形态如何,它们的意义是成为与观者相对的一面面镜子,若坦诚面对,便能从中观照真正的自我。


图片

“惊鸿远客——卢志荣雕塑作品展”展览现场,本图中为作品《早尔之行》(To Jui, 2012),季丰沙龙,香港,2022


卢志荣定居于希腊,“惊鸿远客”是暌违故乡40余年后的回归,他亦透露此次展览与同期在香港进行的另一个设计项目给了他很好的机会来回味这座城市的生活与节奏。而当谈及从事设计与艺术创作的不同感触时,卢志荣表示设计带有些许隐含的责任,而艺术更需将美学层面的内容做到扎实:“设计出能妥善履行其功能的事物是设计者的责任,也许正是这种责任打开了思考的可能性。但美学也很重要,如果没有美学层面的内容,设计和艺术将只会成为一种陈述(statement),如今,这种并不思考与阐释现实的陈述无处不在,如果沉溺其中,我们将与那个终极的乌托邦背道而驰。”


图片

“惊鸿远客——卢志荣雕塑作品展”展览现场,本图中为作品《塔内欧姬之畔》(At Taneoki, 2011),季丰沙龙,香港,2022


在将这种美学内涵传达到艺术作品中时,卢志荣一贯的严谨气质也蔓延开来,他认真思考将这批“天使远客”转译到三维时的各种技术问题,但最具挑战性的部分还是形而上层面的逻辑架构,即,如何让人们体会前文提到的那种“时空的无限性”。对此,他的解决方案是在媒介上下功夫:这些天使使用的材料仅有青铜与枫木两种,前者在许多文明中都有悠久历史,因而成为过去时光的象征;枫木更常见于全球多地,象征着另一重“泛化的语境”。由此,过去、现在与未来达成互文:“我关心的是如何传递一种普世性,它们不从属于任何特定的文化、种族或地域背景。面对万事万物,重要的都是接受、思考与阐释,而不应是割裂、敌对与限制。”


图片

卢志荣在“惊鸿远客——卢志荣雕塑作品展”展览现场


漫步于季丰沙龙,观者们很难不被作品中那种隽永且沉静的力量打动,这也与卢志荣数十年来始终如一的淡泊性格如出一辙:在交谈的尾声,卢志荣笑言在生活中,工作与爱好早已融为一体,智慧与时光造就了他怡然从容的心境。也正因如此,他希望这些天使总是能引领自己和所有与之相遇的人更加倾听内心,如同他从英国诗人济慈(John Keats)的《希腊古瓮颂》(Ode on a Grecian Urn)中摘出的句子——“我们必须用眼睛去演奏,才能听到那些为心灵吹奏的精神小曲。”


图片


文章来源:artnet资讯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频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联系邮箱:603971995@qq.com】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