筹备四年!疫情后最大规模的国际交流展,用166种方法重新诠释材料的意义

艺术栗子

2022-07-02 18:56:00

已关注

这个展览是在向材料艺术提问,同时也在用作品回应这些问题。材料能够为当代艺术的创作提供多少可能性?艺术家在这个过程中到底能发挥多大的潜力?

这是一个原本应该在2020年举办的国际展览,尽管受疫情影响推迟,但组委会持续不断地优化、扩充展览内容,在2022年统计最终入选作品名单时,赫然发现166件/组作品已经覆盖六大洲。由此,筹备4年之久的“唯物思维”首届国际当代材料艺术双年展,不仅成为国内规模最大的国际展览,也是第一个重新审视材料艺术在当下意义的展览。

图片

谭勋(中国)《彩虹中国计划2、3、4号》

彩钢板、铆钉

230×170×150cm、250×260×230cm、220×130×150cm

数十块“彩钢石”以当代艺术的姿态穿行于中国各大城市之中,对“跃迁”式发展的中国社会做出积极回应,它既是中国现代化、城市化进程的物证,也是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社会飞速发展的精神纪念碑。

图片

玛丽贝尔·波特拉(墨西哥)《瀑布》

纸  190×60×45cm

墨西哥的“尼亚加拉”瀑布如今污染严重,艺术家用回收的纸张和剪纸工艺塑造了一个纯净的、理想的美学乌托邦,反思现实生活中的消费浪费、环境污染与生态破坏。

图片图片

乌苏拉·盖伯·森格(瑞士)《今日的游牧民Ⅲ》

铜网、铁丝  50×30×6cm

身处加速世界、信息洪流、移动生活,当代人成为“今日的游牧民”,一个个抽象的、符号化的人物剪影突出了当代人在生存中漂浮、移动和脆弱的特质。


展览源起于2019年。张敢担任所长的当代艺术研究所在进行一个从材料视角研究当代艺术的项目,通过一个学术平台在当代艺术圈发声,提出问题和解决案例,这是一个让研究进入社会实践的有效渠道。让中国艺术界有机会看到更多国外的材料艺术,并对创作有新的生发,恰是展览的初心。


张敢提出这个想法后,双年展得到了清华大学的支持,清华大学也希望藉此为当代艺术的发展提供新的视角。在发起人会议上,决定由清华大学作为主办,副校长彭刚担任总策划,清华大学美术学院院长、党委书记马赛担任学术主持,张敢担任总策展人并带领策展团队落实这个项目,同时组建了13人的学术顾问团。

图片图片

2021年4月29日举办的发起人会议

部分受邀作品(一期展未展出)

图片

奥西尔·伯顿(挪威)《丢失的事件》

混凝土、回收的铝材料、书籍

衣服和其它个人物品等

500×150×110cm

图片

白明(中国)《器-形式与过程》

瓷  18-22cm/件

图片

顾黎明(中国)《山水赋-“鹊华秋色”图解》

布面丙烯、色粉、水彩、树脂胶

宣纸及拓印拼贴等

1200×180cm

图片

胡伟(中国)《海滩》(前)《海礁1》(后)

木质构造、宣纸、麻纸、矿物/植物/土质颜料

金银粉、金属渣、植物粿粒、海砂、木屑等

(前)800×2800cm、(后)180×720cm×3

图片

拉奎尔·莱特雷格(乌拉圭)《户外》

打印聚酯、鱼线、铅锤  550×750×850cm

图片

董书兵(中国)《构》(左)《河运国安》(右)

PVC管  50cm×30cm×80cm、50cm×25cm×70cm

图片

王家增(中国)《物的褶皱》系列

铁、铝、不锈钢  250×170×30cm/件

出人意料的是,当展览邀请在全球发布后,受到了各国策展人和艺术家的积极响应。来自世界80个国家和地区的2000余件报名作品,最终有60个国家和地区的166件/组作品入选参展。受疫情影响,与乌拉圭、阿根廷、波兰、西班牙等国家间的线上展率先启动,线下展直至4年后才真正落地。在沟通、运输、布展等重重困难之下,已经到达中国的68件/组作品率先于6月20日在青岛云上海天艺术中心举行一期展。

图片图片

林岗(中国)《仁者乐山》

不锈钢片编织  270×150×380cm

不锈钢片代替了竹篾,用太湖石的造型来编织心中的琴,来回穿梭的金属片在阳光下波光粼粼,仿佛折射着过去又揭示着未来。

图片

林乐成、李广忠、赵嘉波(中国)《竹之光》

竹、金属、LED  420×1100cm

基于乡村振兴战略项目——竹生活、竹产业、竹文化课题研究,创作团队从自然中撷取创作灵感与表现媒材,在取得100个具有竹灯产品特征实践经验的基础上,又完成了应用性竹装置《竹之光》。

万物皆是材料,当把材料艺术单独提出来作为双年展的主题,具体有着怎样的指向?展出作品既有综合材料的架上绘画,也有雕塑和装置,那么材料艺术具体指什么?在张敢看来,艺术家的观念必须以视觉形式呈现,物质才是承载观念的主体,而材料艺术所要探讨的,并不是作品的形态,而是作为载体的材料。如何持续让当代艺术焕发新生,这是双年展这一学术平台对于艺术界的重要意义。

图片图片图片

李洪波(中国)《花海》

折纸  800×1400cm

这一片璀璨的花海耀眼夺目、动人心弦,然而它却是由“武器”所铺就。人类生生灭灭几千年的血泪史,充斥着欲望、伤害、仇恨、冲突、战争及无尽的苦痛。愿繁花开遍,世界安宁,再也不需要武器。

图片图片

利利特·斯捷潘尼亚(亚美尼亚)《但是》

草、土、纸板  90×150cm

BUT (但是)意味着否认、打破、改变、反对、驳回、限定、退让等。它的意指可以起到关键甚至决定性的作用。这件由小苗种植出来的作品,链接了女性与自然,反思了几百年来女性与自然的解放与斗争史,但是(BUT) ,当下及未来又如何呢……

对材料的活用、对空间的掌控、对情感的表达,这些共同构成了材料艺术的特点。展览中所指的材料艺术,并不是传统的应用,而是通过当下的多种创作手法,对传统的、已有的、常见的材料进行再造进而让艺术更加关注当下的文化,并与社会产生紧密关联。

图片

伊维塔·托马诺娃(斯洛伐克)《巨魔2号》

纸张、有机玻璃、电脑键盘、橡胶胶水、丙烯颜料、电线

62×30×30cm

互联网“巨魔(TROLL)”的手中擎起一个扭曲的被摧毁的屏幕,“巨魔”们操纵着网络世界、制造着虚假信息,引发着过度消费、环境污染乃至生存危机,面对这些问题我们能做什么?

图片

徐小鼎(中国)《城市肌理》系列之北京、香港

纸雕  75×75cm×2

艺术家选取世界上一些极具符号化的城市地图作为表达对象,试图在作品中将这些城市肌理浓缩在多层纸雕带来的具有体积感和纵深感的平面中,用方寸之间的画面展现人类文明进行的痕迹。

展览主题“唯物思维”既体现了“新唯物主义”视角下物质材料的主体性和能动性,也希望将唯物的思维方式和质性的研究方法引入当代材料艺术的探索。在这个汇聚六大洲作品的展览中,时不时就能发现一些惊喜,这些惊喜部分来自于我们对异域的陌生经验。

图片

阿尔瓦罗·迭戈·戈麦斯·坎普萨诺(哥伦比亚)《凤凰》

不锈钢链环  128×128×60cm

不锈钢代表着保护和强度,以这种新兴的工业材料表现传统的凤凰主题,希望把观众从当下带到过去,并提出已经展开并绵延至未来的问题:关于当下价值与追求的反思。

图片

艾斯特·博尔内米萨(匈牙利)《选择性的亲缘关系》

pur泡沫、纸浆、荨麻纱、线  60×90×150cm

这件作品借用了歌德描绘人类激情的著名小说之题,探讨了人格的复杂性和人际关系的微妙变化。当观众经过悬挂的物体时,微小的空气流动会促使它们转身,喻指人际关系和情绪会时时进行着微妙的变化。

图片

李海斌(中国)《共·生》

树枝、螺丝  200×110×175cm

新冠疫情爆发引发了生命、自然、社会、经济之间的连锁反应,艺术家将抽象的“连接”关系具象化,采用现代工业的“螺丝”、植物繁殖技术“嫁接”、与传统工艺“榫卯”,构建了一个多样并置的连接“闭环”。

尽管艺术没有地域之分,但作为艺术家个体,其创作必然来源于生活环境的影响,这些痕迹无意间留存在作品中,形成了独特的语言方式。如果说很多人已经习惯一些西方的语言方式,那么这个展览则是一场新的视觉冲击和空间体验。

图片

乔·汉密尔顿(英国、美国)《分层的闪亮岛》

钩织毛线、回收的家用塑料  84×343cm

艺术家以毛线和钩针编织这种充满女性意味的材料与方式,描绘了一个充满肌肉感的男裸体像。作品中所有的材料均由回收而来,包括艺术家将家里的塑料垃圾升级改造成 "plarn"(即塑料纱线)织成的“闪亮岛”, 喻指一个已经凝固成陆地的人,躺在塑料的海洋中,体现了对过度生产、污染和气候变化的反思。

图片图片

贝巴·奥西特(拉脱维亚)《蓝色、灰色与红色方块》

帆布、浮木  70×70cm×3

在《旧约》中,海洋是民族的象征,艺术家很多作品灵感来自于波罗的海。在她看来,材料是艺术家探讨人类存在的灵感之源,她在创作过程中也实现了从“艺术作为一种对象”到“艺术作为一种体验”的过渡。

当中国当代艺术经历了萌芽期以及野蛮生长期,重新回到最初的状态,从材料入手可以更好地重新审视理念和方法。材料作为记忆的载体,很容易与观者产生情感共鸣,这种天然的属性,恰恰在创作中发挥了意想不到的化学反应。

图片

伊娃·科鲁米娜(拉脱维亚)《孤独》

聚乙烯废料、丝网印刷、丙烯酸树脂  100×130cm

聚乙烯(日常生活中最常用的塑料之一)有很多含义,它曾是科学进步的象征,现在则变成破坏环境、带来灾难的无用之物。艺术家选择使用镀金的聚乙烯来制作成千上万个小肖像,在微妙的组合中思考作为个体的存在问题:尽管周围有成千上万的人,但人们却仍然无比孤独;也反思作为整体的人类生命的处境:极为脆弱易逝,但同时无时无刻不在影响着未来无数代人。

到底材料能够为当代艺术的创作提供多少可能性?艺术家在这个过程中到底能发挥多大的潜力?这是张敢在预展开幕式视频中提出的问题,展出作品恰好对这一问题进行了回应。在纷繁的当下,回到对材料本身的关注,也即回到艺术本体。


栗子问答

CHESTNUT  Q&A


张敢

ZHANG  GAN


图片

清华大学美术学院艺术史论系教授、当代艺术研究所所长、首届国际当代材料艺术双年展总策展人、《清华美术》主编


·关键词 1·

陌生经验

艺术栗子:材料艺术是一个比较新的名词,为什么想做一个关于材料艺术的展览?

张敢:所有的艺术都是观念的,它都有观念在支撑。观念必须用物质来承载,所以材料本身是最重要的,从这个意义上讲,材料就变成了一个特别重要的研究对象。现在当代艺术的面貌越来越复杂,有很多人抓不着头脑,什么是当代艺术呢?在我眼里它就是个时间概念。展览中的作品有的是对形式语言的探索,有的是对当代事件的反思,它们都在反映时代精神,所以称之为当代艺术。借助材料本身的特性,从材料语言本身去探索,创作表达可以发挥得淋漓尽致,所以我们要做这样一个展览。


图片

杨洋(中国)《咫尺天涯》

麻纸、矿物/植物/土质颜料、沙、金银粉、蚕丝

173x540cm

以蚕丝为主要材料,营造一种丝丝缕缕、绵延不绝的视觉感受,映照了快节奏、零距离、即时性的网络时代下心与心、心与物的交流的淹没……


艺术栗子:可以理解为,这个展览在用另一个角度研究当代艺术?


张敢:对。如果我们从材料这个角度切入,更强调从材料自身属性出发的一些创作,那就可以延展出更多维度。现在科技越来越便利,但对于内心世界的体验却变少了。我觉得艺术还是应该关乎生活、美、心灵、精神,这才是最重要的。但是,现在我们很多人被外在裹挟,仅仅追求外在的东西。艺术功能还是很多样的,可以怡情悦心,也可以托物咏志。

图片

展览现场

图片

尤维塔·撒克朗斯凯特(土耳其)

《你需要生气才能高兴吗?》

毛毡、牙签、金属桶  30×40×60cm×2

这系列作品以细腻入微的面部表情塑造、牙签/金属针做的尖锐发型为特征,多是关于情绪、人性、本能、人与社会等问题的思考。

图片

玛丽亚·托兰德尔(乌拉圭)《谁说脆弱的?》

印刷、玻璃大理石  62×29×18cm

“她不是像花一样脆弱,她是像炸弹一样脆弱”。艺术家试图用大理石和回收再利用玻璃、及印刷在玻璃涂层中的女诗人的文字等材料,重新探讨女性气质与玻璃概念。


艺术栗子:此次展览的作品基本都是我们传统认知的材料,或者日常物,网络科技也可以成为材料艺术的材料吗?

张敢:新媒体艺术最终还是需要通过物理载体来呈现,所以也是物的一部分。这次我们高科技作品用得少,多是传统的、已有的、常见的,甚至是日常的材料,之后可能会逐步拓展到新的技术形式中。传统未必在当下就失效了,关键是艺术家如何在当下激活和再造。这一次在全球的覆盖面比较广,作品也很多元,我们一直坚持下去,就会影响到更多艺术家。

图片

原博(中国)《灵璧问道》

瓦楞纸箱、稻草、纸屑  100×55cm×3

以快递纸箱、稻草和纸屑为材料塑造灵璧石,在材料置换中引发物欲时代下的审美反思,从日常废弃物的再生中寻得新的价值。


艺术栗子:展览涉及六大洲艺术家作品,其中也出现了对于很多中国艺术家来说,颇为陌生的经验。这样的交流会对中国艺术界产生怎样的影响?

张敢:在这个展览中可以看到我们之外的艺术家是如何思考的。怎样在当下的大环境中寻找自己的方向和特色,我觉得当下是一个很重要的节点。艺术是创造美的,但在现在的环境会逼着大家去想各种极端方法,各种剑走偏锋的办法。我觉得这样的现象在艺术界太多了。

·关键词 2·

技术、观念

艺术、工艺

艺术栗子:如果说材料艺术的特点,是否可以归结为它是技术、观念、艺术和工艺的集合体?而这也是材料艺术创作自身的复杂性。


张敢:我觉得可以。艺术创作最终都有技艺成分在里面,这是艺术存在的一个底线。如果这一点都不要,那就真的不需要艺术。最终能够留下来的作品,一定是形式内容俱佳且完美结合的作品。

图片

蔡陈林(中国)《可见的幻觉-蘑菇云3号》

透明亚克力板上油画、亚克力螺丝  46×30×21cm

艺术家以核爆蘑菇云的照片为风景,将平面的图像转换为三维的空间绘画。将历史事件与当下生存环境联系起来,赋予特定“风景”某种“意境”。

图片

吴九沫(中国)《舞者》系列

墨、宣纸、布面油画  60×50cm×2

这组《舞者》是在疫情期间画的,内容包括穿防护服的医生与消费时代的广告等形象。艺术家用拼贴的方式将碎片化的“时代切片”并置成“婆娑世界”的曼妙舞姿。

图片

王忠民(中国)《沉默?》

漆画  90×90cm

粗糙的抹布与黑色的贵宾犬并置,构成了“默”的意指,观众在贵宾犬的镜面中凝望着自己,形成了人与物、与己之间想象的可能。


艺术栗子:这一次的作品中,有发现和以往对于材料的认知不太一样的创作手法吗?


张敢:我一直不认为有什么是可以超越的,只不过是在某个材料方面走得更远、更透一点而已。材料探索本身就是有意义的,但这和材料学院的研究也不一样。材料学院研究的是物理和化学属性,创作是将这些材料转化为一种艺术表达,研究方向不同。例如材料学院看到瓷器裂开,瓷器就算废品了,但是艺术家就从中看到了艺术。所以材料艺术对艺术家的要求更为全面一些,但是前提还是要基于艺术语境之上。


·关键词 3·

评选机制


艺术栗子:这一次在作品的选择上会特意去强调东方性吗?


张敢:没有。我们希望尽量呈现不同国家的不同特点,这应该是一个多元的展览。

图片

安娜·约瓦诺夫斯卡(马其顿)《绿洲》

透明的环氧树脂蜡、回收的塑料娃娃、压制的花和叶等

12×12×2cm/个

我们如何建立自己的时间胶囊?艺术家用透明的环氧树脂封存了一片片叶、一朵朵花和穿插其中的塑料娃娃部件,构造了一个个沉静而迷人的绿洲。这似乎应和了作品主题中的应有之义——在困境中的一方和平、安全、幸福之地。

图片

埃尔克·曼克(德国)《社会中的裂缝》

水晶玻璃、报纸、带刺铁丝、头发

11×12cm、13×11cm、9×11cm

以绑着铁丝、报纸和头发的水晶玻璃探讨内部冲突、社会裂隙,反思德国所面临的难民问题。


艺术栗子:本次展览还有一个13人的学术顾问团,这么多作品如何进行评选的?


张敢:评审主要还是看形式,看作品的语言,以及最后呈现的效果,聚焦在作品本身。很多国外的参展艺术家都在学校工作,他们既是艺术家也是教育家,还有一些自由艺术家,参展艺术家的面貌和阵容很丰富。


·关键词 4·

性别因素


艺术栗子:这一次的男女艺术家比例恰好是1:1。


张敢:这个没刻意选择,等到评选结束后,就出现了这个结果。

图片

丹妮丝·布兰查德(智利)《神圣的外衣》

回收茶袋、尼龙网  600×240cm

用社区回收的茶袋集体缝制了这件关于女性的“神圣外衣”,以微小之物织就伟大、以平常织就非凡,反思几个世纪以来女性所扮演角色的广度。

图片

李薇(中国)《清·远·静》

纱  110×800cm×3

三条水纱像瀑布一样垂置而下,体量充满整个空间,让观者如走入水墨画中。在缥缈的山水中隐喻了一种面对当下的真实,以一种源自传统的、山水的、柔性的力量开启一条通向心灵的救赎之路。

图片

克塞尼娅·申科夫斯卡娃(拉脱维亚)《朝圣者们》

羊毛毡、浮木  尺寸可变

艺术家被隔离时收到朋友赠送的浮木,决定用这些浮木制作一系列的形象,并选择了她认为最能代表温暖的古老材料毡来与其配合。她希望以此来提醒人们:人也是自然的一部分,人将在对自然的虔诚中获得平衡与安宁。


艺术栗子:不可否认的是,艺术界的男女比例是严重失衡的,但是以材料的视角切入当代艺术,却达到了性别的平衡。可以说材料艺术便于不同性别的群体进行艺术表达吗?材料没有那么多的壁垒和障碍,是否可以成为性别平等的实验场?


张敢:材料的介入形成了一种互动和平等的对话,做材料艺术需要有着特别的敏感性,女性在这方面可能普遍具有优势,这次的结果恰好达到了这种平衡。传说中最早的绘画是黄帝的妻子螺祖画的。其实对于敏感的艺术家来说,材料艺术是很好的创作载体,这关乎艺术家的艺术感知,而非性别。


·关键词 5·

情感壁垒


艺术栗子:在新技术的应用上,似乎有一种强技术、弱艺术的现象?


张敢:也是有这种问题。科技只能是一种手段,如果想艺术和技术完美结合,那就要有真正强大的专业技术团队做支撑。文艺复兴的时候,科技刚刚开始,达·芬奇可以凭借一己之力,在多个领域里面都可以做得非常精彩。今天你不可能同时在计算机领域特别棒,然后在艺术领域特别棒,专业化的时代很难产生这样的人才。

图片

卡捷琳娜·博罗达夫琴科(俄罗斯)《全视之眼》

聚乙烯密封线束、钢丝、照片   尺寸可变

这里的“全视之眼”可以是充斥在日常生活中无所不在的监控器、摄像头和数据追踪,也可以是内在于精神世界的上帝之眼、良心之眼。

图片

宋春阳(中国)《惹》

动物毛皮、pu革、填充面料  70×950cm

材料可以带给我们直接的联想,通过视觉、触觉、嗅觉反映最基础的情绪。作品《惹》将动物原生的形状和颜色皮毛与当下的人造皮革相混合,意在表达当下人们在生活中的情绪。

图片

琼·舒尔茨(美国)《笔记系列》

布、纸、线  50×46cm×2

如何在碎片化的生活中重塑完整性?作为诗人的艺术家写道:无意识地图绘着/使不可见的,可见/让隐私的背面突显/把背面带到前面/从旧事物中牵引出新的绘画。



艺术栗子:科技和艺术之间的壁垒是因为我们对科技的陌生、不熟悉?因此有时会有情感难以注入的问题?


张敢:陌生感确实跟我们不理解、不了解有关。或许00后对于高科技材料有着更多的情感记忆,毕竟他们是在这样的环境中成长的,他们可能在里面找到更多艺术的东西。但是,科技和艺术作为两个学科,找到一种可以融会贯通的方法,还是比较难的。


艺术栗子:这次双年展,您觉得对于材料艺术的发展或者当代艺术的发展,它的重要的意义体现在哪里?


张敢:我觉得可以唤醒大家对材料的兴趣,看到材料的更多可能性。我希望大家能够回到作品本身,回到材料本身的。艺术创作就是在跟熟悉的材料打交道,跟它交流、共鸣,产生作品。19世纪的威廉·莫里斯就提过这样的问题。在我们讨论艺术与科技的关系时,艺术到底是什么?新技术、新材料、新媒介,这是吸引当代人的。但实际上真正的艺术本身不变的东西,还是形式语言,对美的创造。这个展览的目的其实还是唤醒大家回到艺术本身,回到艺术本体。

图片

坎·萨鲁穆·卡霍亚(刚果-金)《美丽的金沙萨》

回收的金属板和易拉罐  67.5×120.5cm

艺术家的作品多反映家乡金沙萨人民的日常生活,通过回收和再利用的金属板、易拉罐、电线、棚架、塑料等废物来进行艺术创作,他用废弃的材料创作了一个美丽的都市街景,也寄予了自己对首都金沙萨再现辉煌与璀璨的希望。

图片

巴图(中国)《游猎》

布上皮革、丙烯、油彩等  90×160cm

艺术家从鄂尔多斯青铜饰牌动物咬斗纹得到启发,将写意性和极简风格的相融合,以皮革为材料拼贴、打磨、绘制了这件充满游牧文化特质的作品。

图片

侯吉明(中国)《修复计划》

综合材料  50×60cm

通过拆解和重构敦煌、龟兹壁画图像元素,将壁画残像等传统文化符号与今日之报刊、书籍碎片等当代意象相结合,在交织的时空语境中讲述着民族文化的故事与传统再造的潜力。


·关键词 6·

思想碰撞


艺术栗子:国外的材料艺术发展,现在是什么状态?


张敢:国外的发展比咱们这边要更丰富,他们在材料的探索上,运用得非常成熟。之所以邀请外国的艺术家,还是要进行更多对话,从中得到新的启示。西方很多大艺术家都在进行材料研究,比如毕加索,他后期创作了大量非常精彩的材料艺术作品。中国很多艺术家已经很少在材料本身动脑子了。

图片

玛丽亚·欧亨尼娅·莫亚(秘鲁)《快乐的自我肖像》

小麦粉、艺术家的头发、指甲、种子、黄铁矿、小链子

卵石、薰衣草、石膏作品碎片  120×100×10cm

自画像是一种认识和理解自我的方式,艺术家的这幅肖像是非具象的“触觉”肖像。作品材料多来自艺术家日常使用的物品、身体的毛发碎屑或是有纪念意义的物证,并结合家乡传统的糊状工艺,塑造了这件与身体亲密接触的物像。

图片

孙月(中国)《新石器时代工业印章》

陶瓷  110×10×70cm×2

这是一组伪装成岭南地区新石器时代沉积层地质考察出土的陶制印章,观众在互动使用会发现所有“出土”印章印出的图案是日常工业产品的印记,由此探讨概念的形成与认知过程,创造出新的感知体验。



艺术栗子:可以将中外的创作状态做横向对比吗?


张敢:我觉得文化不同,没必要去比。我们只是说他们的创作能够开阔我们的思路,没必要一定把他们作为我们的未来。



艺术栗子:吸收借鉴。


张敢:吸收借鉴而已,文化还是各有各的特点。比如,未必喝咖啡就是先进的,有的人喝茶,有的人喝咖啡,世界就丰富了。


来源:艺术栗子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频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联系邮箱:603971995@qq.com】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