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莆田走出,重返木兰溪,陈彧君的艺术“家”之路

艺术新闻中文版

2022-07-03 09:45:00

已关注

图片

艺术“家——陈彧君个展 展览现场,龙美术馆(重庆馆),摄影:张豪


“《木兰溪项目》是离我内心最近的东西,我一直在回归故乡,回到自己的母体文化角度来探讨艺术,它是一种在这个时代做艺术创作所需要的一个标尺。”6月25日,陈彧君在龙美术馆(重庆馆)举办的“艺术’家’——陈彧君个展”,以12个篇章,110余组绘画、拼贴、装置、雕塑,辅以文献、手稿、影像等媒介,连接起以其工作室23年间的12次迁移为空间叙事的线索,回顾着这位出生于莆田的艺术家20多年来不同时期的艺术创作实践。图片陈彧君,2022, 摄影:徐晓伟

“在展览中我们可以看到,陈彧君对自己的创作并不设限,一部分是源于他早年的教育背景,在中国 美术学院综合艺术系就读及任教的经历,使他的作品类型十分丰富;但更重要的是源于艺术家本人 的内驱力,他对自己完全的袒露,认真面对生活与创作,始终保持着开放的心态和好奇心,积极寻 找与这个时代的关系和对话的渠道...... 正是这样一股生生不息的内驱力,最终反映到陈彧君的作品 中,才呈现出了具体且丰富的创作来表达其对当下的思考。”担任策展人的龙美术馆馆长王薇表示,而这次展览是继2021年初陈彧君在上海龙美术馆(西岸馆)举办“生长”、2021-2022年在誌屋北京的个展“内生风景”后,更为全面的艺术观念的体现。

图片

任何走入展览现场的人,都会在虚实的空间布置下,重温70后艺术家陈彧君的从艺之路。他的家乡福建莆田,在今天以民营医院、造鞋工业、餐饮而闻名,但在艺术家的眼中,那是自己人生的起点。图片木兰溪风景
莆田依水而生,因水而兴。从戴云山脉奔流而下的木兰溪,自古以来就是滋养莆田人的“母亲河”之一,而地质、气候等自然条件的影响也让治水成为此地人自古以来不懈努力的重心,相应的记载和传说从宋代以降,几乎从未停止。这也造就了与水息息相关的妈祖信仰在此盛行。丁伯桂《顺济圣妃庙记》:“神莆阳涓洲林氏女,少能言人祸福,殁,庙祀之,号通贤神女。……莆人户祠之,若乡若里悉有祠……”陈彧君在展览现场特意布置了文献区域,进一步阐释着家乡的历史。图片图片

莆田传统民居与陈彧君家族老照片



图片


图片

艺术“家——陈彧君个展 展览现场,龙美术馆(重庆馆),摄影:张豪


如果说历史留下的无数印迹是模糊的碎片,陈彧君所做的便是将它们一一收集,以艺术家的眼光重新塑造出全新的世界,并从历史留下的片断中勾勒出属于自己的足迹。建筑是文化的载体,莆田的传统⺠居有着独特的名称——厝,多以木构架为承重构件,采用生土墙分隔空间、围合院落。平面布局多以主厅堂为中轴线,在三开间、五开间等对称样式的两侧,开辟纵向的通道相连。在展览现场,木结构随处可⻅,框架般围绕着展厅的⻔口,连同照片中陈彧君家乡的建筑人物,以及从当地收集来的旧物为基底所创作的作品,仿佛艺术家在故乡大家庭里成⻓的记忆,此刻在重庆⻰美术馆,一一浮现,历历在目。图片

第一届重返木兰溪,莆田,2020


2020年开始的“重返木兰溪”项目堪称陈彧君在离家多年后,重回故乡、重思故乡的集大成之作,那是一场持续3天5G直播的线上线下全沉浸式的艺术创作事件。行走于从始建于唐代贞观2年(公元628年)距今1300多年的“三清殿”到艺术家长大的园头村,历经岁月变迁,“人去楼空”的建筑随着项目重迎生机,多年的记忆重现眼前时,陈彧君意识到巨大的反差让过往化为“某种不太真实的梦境”,而“一些说起来特别梦幻的景象,其实都是现实的经验。图片艺术“家——陈彧君个展 展览现场,龙美术馆(重庆馆),摄影:张豪
图片

图片艺术家陈彧君在工作室创作《木兰梦蝶》,摄影:林清煌,上海,2022

图片

或许正是因此,从2007年与哥哥共同创作《木兰溪》装置开始,寻找自己创作源头的过程逐渐有了梦境与“化蝶”的意味。在展览第十单元,陈彧君今年携手全新一代路虎·揽胜,在汽车引擎盖上创作的《木兰梦蝶》主题曲,便以《思乡》《源流》《破茧》和《羽化》命名。现场不仅将手稿铺满墙面,还将丝线垂吊于半空的作品犹如蝴蝶翅膀般张开,构成一曲艺术家用色彩和哲思谱写的礼赞人类伟大生命力和创造力的交响乐,也向孕育杰出基因的自然和人文风土致敬。虽然身处异乡,但艺术家每每梦回养育自己的母亲河木兰溪,仿佛都在见证作为莆田精神象征的木兰陂。历经千年的浪击潮涌依旧巍然不倒,强大的基因中所蕴含的生命力和创造力恰恰与奋力破茧、羽化成蝶的蜕变之美如出一辙。图片艺术“家——陈彧君个展 展览现场,龙美术馆(重庆馆),摄影:张豪图片图片图片图片

向左滑动查看更多《木兰梦蝶》作品

全新一代路虎·揽胜上

“我是将从木兰溪中获取的原始的生长能量进入到引擎盖,这是两种核心动力之间新的融合叠加,我也希望通过作品去呈现出另一种思考,面对一个越来越复杂的世界,能不能回到我们自己的原点、动力和初心,去寻找到一种新的可以勾连的东西。汽车不仅给我们行动的自由,更让我们拓展了认知世界的更大空间,所以回到故乡的这样主题刚好可以对应关于更远更自由的触达,其中有一个很重要的就是真实。《木兰梦蝶》是用生动化的形象表达对过去与未来关联的时空观。它呈现的是一种通过汽车可以输送到更远的未来状态,所以它是带有时间感的观念在其中。”陈彧君说。

图片

图片图片

“艺术 ‘家’ ”展览策展手稿,陈彧君,2022

图片

陈彧君大学时期毕业创作,水墨装置,1999



从1999年毕业于中国美院首届综合艺术系,至现今的23年间,陈彧君的生活轨迹在杭州、上海辗转,而工作室则迁移共12次,对许多艺术家而言,兼具工作和生活功能的工作室留下过无数创作的时光,也留存着自我独处和与他人相处的记忆,“家”的概念也格外突出。图片陈彧君工作室,上海松江,2015-2022图片

陈彧君在上海洞舟路工作室中创作,2016-2022



陈彧君自小便展露出绘画天赋,尽管最初报考厦⻔大学美术系失利,却在两年后以专业成绩第一被中国美院录取。他就读的综合绘画工作室由陈守义教授于1994年创办,是对⻓期以画种为学科界线的教学模式所尝试的改革。综合绘画秉承林⻛眠先生倡导的“兼容并蓄,融合中⻄”的学术理念,一方面,希望用更开放的⻆度去对待东⻄方艺术语言与观念的差异;另一方面,希望从材料的⻆度去 拓展艺术媒介所蕴含的无穷潜力。图片

陈彧君,《江南制造—雷峰塔4》,纸上混合材料,115×66cm,2006

图片

陈彧君,《亚洲地境 - 10.4平方米 No.20110306》,布面丙烯,200×520 cm,2011


回看陈彧君各个阶段的创作,对材料特性的感受与体验,不拘一格地使用综合媒介显然贯穿于在他 的创作历程,1999年的《遐想(自画像)》以布面综合技法显示出他所奠定的绘画功底,2002年的 布上丙烯作品《无题 No.021101》、2003年的《守望之四》以板上综合技法显示出他在平面上的探 索。而他在2006年的《江南制造—雷峰塔2》、2009年的《亚洲地境6平方米 No.2009》等作品中已展现出对人文空间的敏锐感受,媒介的拼贴、糅合,色彩的矛盾、冲击,基底的可塑性,现成物的隐喻,不仅越来越多的技法,还有生活体验、审美意识、材质语言的精神性,越来越丰富地融入到陈彧君的创作之中。图片

陈彧君,《临时建筑系列》,木头、纸本,120x100x70cm,2014

图片

陈彧君,《生长/世界地图NO.2100618》,麻布上综合材料,2021,600x330cm


而在展览的呈现上,陈彧君的综合材料概念似乎愈加放大,空间也成为其创作的材料之一,雕塑、模型、从墙面延伸出的元素与画中的元素呼应,他坦言自己的创作最初只是模糊的方向意识,但随着项目不断延伸,曾经的碎片开始有了系统的概念,更以倒逼式的方式形成系统习惯,反哺到他整理关于家乡历史、现实变迁、人际关系、图像演化等等线索的过程中。或许正是因此,陈彧君的创作越来越不受限,也开始涉足更多的跨界领域,回看自己的艺术历程,陈彧君说自己的创作一直是相互交织的,就像他始终强调的生长概念,从“家

文章来源: 艺术新闻中文版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频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联系邮箱:603971995@qq.com】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