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时46年,世界最美星空教堂完工,柯布西耶的心愿终于完成了!

艺术与设计

2018-07-16 00:00:00

关注

法国南部小城费尔米尼,

有一座外在看起来平凡无奇的教堂:

圣皮埃尔教堂。



但步入其中,

你就会被它的别有洞天彻底震撼。



墙壁上耀眼的闪光,

星罗棋布,恍惚间,

仿佛置身星辰大海。



仔细端详星云形状,

竟与猎户座不谋而合。


星云另一侧,光纹浮动,

随着阳光推移,似水波荡漾,

教堂笼罩在一片

光怪陆离的梦境当中,

宁静、柔软,

像下午的闲散时光。



期间,彩色玻璃透出颜色,

整齐地遥相呼应,

给被暖光占据的教堂,

带来些许亮色。



教堂顶端,

一方一圆两个孔,

像一双眼睛,

俯瞰芸芸众生。



普照下的红黄亮色,

给教堂增添了一丝魔幻,

也像太阳和月亮,

润泽着一颗颗虔诚的心灵。



整个教堂在黑暗中被光明笼罩,

肃穆又充满灵动,

神秘却不失庄重。

在现代建筑的外表下,

透出一种古典的唯美。



很多人初看时都以为:

圣皮埃尔教堂的美,

全仰仗发达的人工照明,

但事实却与之大相径庭。



仔细观察,你会发现,

教堂的外墙一侧充满了细小的圆孔。

这便是它美丽星空的由来——

小孔中充满了有机玻璃,

当光从外面折射进来,

便在室内形成星空的效果。



透进来的光,

投射于对面的墙壁上,

经过螺纹的反射,

形成一条条浮动的光线,

让人只觉神奇。



顶端的一圆一方两个孔,

则将光直接引入室内,

成为这里的主要照明。


当时间移动,

光也随之转动,

光束像日晷一样,

记录了时光。



整个教堂的光照,

都利用自然光线,

折射、反射、漫反射,

只用最简单的物理学定律,

却铸造了一代传奇。



正是这样一座设计奇巧,

视觉惊艳的教堂,

从设计到建立,

花费了两代人的心血。

期间因为种种原因,

差点胎死腹中。



1954年,法国南部小城

费尔米尼迎来了大刀阔斧的

“绿色费尔米尼新城”建设。


时任市长的

欧仁·克洛迪于斯-珀蒂

决定邀请设计大师

勒·柯布西耶进行建筑设计。


欧仁·克洛迪于斯-珀蒂


柯布帮忙设计了包括青年文化中心、

体育场在内的一系列地标性建筑,

都大获成功。


费尔米尼文化中心


所以即便当时柯布已经73岁了,

欧仁依然千方百计说服他

接受圣皮埃尔教堂的设计委托。


勒·柯布西耶


从1960年到1964年,

因为与教会的分歧,

方案进行了四次大改,

第四次大改后的图纸,

几乎看不出最初方案的样子。

但当时的主教

却对柯布方案的预算持保留态度,

再次要求降低造价。



在主教强硬的态度面前,

柯布不得不做出妥协,

他将教堂的轮廓缩小,

并删除了许多当初的设想。

正当他信心满满

要求主教做出最后的决断时,

意外发生了。


1965年普通的一天,

78岁的柯布,

在圣马丁角游泳,

谁也没想到,这一去竟成永别。


柯布的离去,

令教堂的设计陷入停滞。

他的朋友和同事都陷入悲伤,

他们相互安慰,痛定思痛后决定,

一起将柯布的遗愿完成。



柯布生前的助手路易·米歇尔和若泽·乌贝里决心接手教堂的建设。他们在欧仁的帮助下,一起成立了委筹会,为教堂筹集资金。


不仅如此,他们还对柯布生前被否决的草图进行了一些恢复,加入了柯布坚持的一些东西。教堂顶端一方一圆两个采光筒就是那时候重新加上的。一切就绪后,教堂开始施工。



但是不久,因为资金问题,

教堂就被迫停工。

在1978年复工后,

因为资金问题再次停工。


这时教堂的地面

与信众席已经浇注完毕,

施工难度较大的壳体还没有建立。



因为始终筹集不到巨额款项,

导致教堂的建设陷入瓶颈

更糟的是1989年,

柯布的老朋友欧仁也在遗憾中离世。

临终前,他不忘建成教堂的使命,

将这个艰巨的任务,

交给了自己的儿子

多米尼克·克劳迪乌斯-伯蒂


之后,宗教衰落,

教区不复存在。

未完工的圣皮埃尔教堂

俨然成为历史的废墟。

它虽然被定义为文物,

由政府出资进行了些许修复,

但是距离柯布设计的初衷,

相差甚远。



直到2004年,

在费尔米尼新新任市长

迪诺的奔走努力下,

时隔26年,

教堂终于再次复工!


经过无数人艰辛的努力,

复原柯布的图纸,两年后,

完整的圣皮埃尔教堂落成开放。

这时距离柯布逝世,

已经过了近半个世纪。


无数人为完成柯布的遗愿而奔走,

甚至将此愿望传给后人。

建设圣皮埃尔教堂,

已经不仅仅为了一个承诺,

更是成为了两代人的梦想。



建成的圣皮埃尔教堂,

总高33.09m

不同于普通教堂的按部就班,

圣皮埃尔教堂外观上,

是一个不规则的锥台,

连同灰白色水泥,充满了现代感,

远远望去,

与庄严的教堂丝毫无法联系起来。



但是走进它,

你便会流连于它的美,

久久无法自拔。



时光荏苒,艺术不灭,

纵使大师已然不再,

所幸他最后的佳作遗留世间,

不曾辜负他的期许。

20条评论

  • 你好吗 2018-07-17 07:28:35

    你好

超越平面设计的“日本平面设计奖”

2018年度“日本平面设计奖”在日本颁布,此次设计大奖与往常一样主要分为三个奖项:龟仓雄策奖、JAGDA奖、JAGDA新人奖。这三个奖项的成立时间虽然各不相同,但奖项所追求的价值和高度却体现出了日本平面设计的整体综合水平。
嗖嗖的风 0评论 2018-05-09

韩国设计教育的发展战略及其对我国设计教育的启示

文章主要对韩国高校设计教育的发展历程、高校设计教育的课程体系、高校设计教育的教育机制等方面进行了研究,从中我们可以发现韩国高校在设计教育方面的特点。韩国教学模式的设计与应用更着重于学生的学习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6-12

“自救模式”中的建筑设计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6-25

真的什么都可以再循环?细看可持续设计的不可思议!

年复一年的地球日,会不会也像情人节、女王节、光棍节那样,成为提醒人们添购一件可持续设计的一日?然而你我都知道,仅一日的环保意识根本就不够。所以,在细看全球最不可思议的可持续设计的过程中,我们都指望能解答一道看似浅入深出的提问:“真的什么都可以再循环吗?”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6-25

历时46年,世界最美星空教堂完工,柯布西耶的心愿终于完成了!

法国南部小城费尔米尼, 有一座外在看起来平凡无奇的教堂: 圣皮埃尔教堂。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7-16

张凡,将传统衍化成未来

>《衍异》 当下,不少首饰设计师几乎都在选择追逐“未来主义”的大潮流,盼望着可以瞬间烙上一个“前卫设计师”的印迹。而在一众玩弄现代、前卫、复古首饰的设计风潮中,首饰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8-15

沈厉:视觉的居所,情感的南山

一直漂在景德镇创作并生活的沈厉,对陶瓷工艺有着执念般的痴迷。毕业于清华大学美术学院陶瓷艺术设计系的沈厉曾当过三年大学教师,但出于对陶瓷的热爱,他还是辞掉了工作,在陶瓷创作的路上一往直前。他致力于将陶瓷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8-15

林存真,将传统赋予新生

>“重生”系列作品 林存真,中央美术学院设计学院副院长,副教授。她还是一名收藏爱好者,痴迷于那些带有岁月痕迹的老家什。她与奥运有着不解之缘,去年底,2022年北京冬奥会、冬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8-15

陈兴,从建筑到时装的转变

图左>清代山水古画 图右>根据古画古木山石元素设计3D打印首饰《桃花源》 陈兴是时装界少有的跨界设计师,“在建筑行业做了一段时间后,我发现建筑设计并不能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8-15

CICICHEUNG:在当代艺术中诠释传统手工刺绣

> 云中君金色刺绣系列 “我们的产品和设计,一直以来,都始终是带着设计者本人对于中西方文化的理解,是有温度、有态度的作品,我们是东方的,也是世界的”,独立设计师品牌CICI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8-15

欧敏捷,未来时尚创造者

欧敏捷(Rico Manchit Au),国内最具影响力且最炙手可热的服装设计师之一,被誉为实力派极简主义设计师。欧敏捷在2016年被《人物》杂志评为年度“引燃改变者”之设计界唯一代表人物, 亦于同年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8-13

吕越,时装的艺术

>《女红》 如果说,在中国,能有人像做艺术那样做衣服,第一个想到的人肯定是吕越。吕越集教授、设计师、艺术家、策展人为一身,她是中央美术学院时装设计专业的创建人,在服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8-13

毛继鸿,文化是中国设计的核心

>“清韶”系列 1969年出生的毛继鸿,戴着圆形眼镜,乍眼看去,气质上更贴近艺术家而非商人。他一手创立的服装品牌“例外”, 随着中国“第一夫人”彭丽媛亮相国际,成为最大的赢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8-13

Sheme:行走的艺术

>《鸳鸯·比翼》 不同的土壤滋养不同的文化,不同的文化产生不同的审美,但随着全球一体化的推进,关于审美的取向也在不断趋同化。不过在这个过程中,也依然有许多品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8-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