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朋友是行为艺术家,他把杨永信家里的电给断了

lijiangfeng

2018-12-04 00:00:00

/ 他给杨永信做了一次电击治疗

 ▼


2017年8月19号晚,山东临沂的一户人家里发生了一次停电,跟大家认知里一样,这次停电突然性和持续性没有什么特别的,非常普通。但不一样的是这次停电是人为的,人为针对的对象不是谁,是著名的“网瘾治疗医生”杨永信先生。和大家的认知里一样,他也是个常常用“电”去搞别人的人。

当天晚上9点多,李翔伟和他的朋友以上楼找同学拿东西的缘由顺利进入小区,走楼梯到4层。在漫长的走廊里寻找这一层的电源总闸,他们只做了两个准备:保持手机拍摄和不被反电的心理准备。


“是不是这家?”

“应该是。”


这是李翔伟实验影像「一次电击治疗」里唯一的对话,视频开始的35秒后,杨永信家里的电源被切断。



我的朋友李翔伟(为了显得我俩更friend些,我管他叫小李),一个整天不知道瞎折腾些啥的广美油画系学生,他经常以实验艺术当油画作业交上去,这么给老师交了几年后,他不画油画了。但瞎搞事挖出来的脑洞深度,一点都没让他减分。有时候同样脑子有坑的院办,也不得不服他做的那些事情——刚说的杨永信就是其中之一。

“杨永信的家这么好找?”


"在山东临沂,杨永信的势力很大,找到他的医院很容易,但找到他家其实挺难的。他不是个普通人,嗯。他确实不是什么普通人。"


撇开这个事件,如果你要问他为什么非得去找杨永信,这是一次针对性行为吗?院办很遗憾告诉你,不是的。单纯是因为小李的家离杨永信的医院很近,离杨永信的家也不远。碰巧想干就能干了,这样一个事情,没什么太大的预谋,请痛恨网瘾喜欢杨医生的人(如果有)不要过度批判。大家peace and love。

Ok,讲到这里我猜你肯定想问问李翔伟是谁?单纯只是院办的朋友这么简单的一个人吗?不,其实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院办对他的印象也只停留在广美学生这个固有标签上。但慢慢地,我发现他的行为繁杂到不足以用标签将他分类。这么说,他是标签外的人。


至于怎么个标签外法,除开上面的给杨永信家断电,院办再举几个例子:

他去上海双年展测了每一个展位的空气质量;

他伪造了一个艺术家的作品,拿去录像局播放了几个月,

到现在别人还没发现;

他大二的时候伪装成广美的毕业生,上台顺利拿到学位证....



/ 他虚拟了一个毕业生

参加广美的学位授予仪式

 ▼

2017年6月23日,广州美术学院学位授予仪式上,小李虚拟了一个毕业生“王大力”参加学位授予仪式,顺利的排到版画系的毕业生队伍里,以一个大二学生的身份上台接受了学院院长黎明的学位授予。

“现场没人知道王大力是谁,也几乎没有人怀疑王大力的身份。”



在得知事实真相之前,院办以为小李黑进了学信网,活生生添了个“王大力”上去,但事实不过是对某些仪式的流水化进行调侃和讽刺。


“确定了要做这个事情,行动起来就完了。”



图源他的ins : lixiangwei_

他向旁边的人借便利贴写上王大力的名字,走到舞台旁边把便签交给播音员,找现场认识的师兄借来学士服。换上衣服和帽子,按顺序在舞台旁边的队伍里排队,等到播音员喊到他的名字的时候,他走到舞台中央。


一切行云流水不露破绽。当然,你要是问那毕业证书上不也有王大力的名字吗?咳,上去领过学位证的人应该都知道,校长院长递给你的,不过是一张空壳,里边没任何内容。你拿着证书下台,还得还给下面的工作人员“循环利用”。


而你也看到了,明明王大力后面还有人,为啥给这次行为起了个“广美最后一个毕业生”?李翔伟说他单纯是为了追求标题的新奇点传播点爆点——噱头罢了。



这标题看着,还是很想点的


院办觉得他很有做新媒体的潜力,我准备打算以后想不出文章标题就去问他了。


就这个向大众宣告”王大力存在“的事件,王大力真的戏很多,比如他远远地给院长鞠了个躬扶了下要掉的学院帽,让我真的很在意。而过后院办细细回想,某种意义上他成了王大力了,你硬要说,王大力确实也是他,至于俩人谁才是虚构的,看你的艺术见解了。


“广美最后一个毕业生”不是“王大力”首次出现。虚拟人物王大力第一次出现,是小李大一上英语课的时候:

”我以前上英语课,旁边的有个空的座位,我签到的时候会顺便给他签上——王大力。有时候我来上课我就给他签,我不来就不签。“


而当院办会以为这样的傻逼行为会引起老师注意,会有些严重后果起码也扣点平时分的时候,小李说:“老师可能也发现了,一个学期这个王大力也没怎么来,想给他挂科,但后面发现没这么一个人,也没在班上说。老师完全不在乎这个事情。”


.....果然英语老师就是那种甭管外面天塌了你完了也不会打扰我上课的传统派典型代表。

撇开人物谈事件是非常片面的。院办这么说是因为,我这个朋友不仅做事瞎折腾,其实连他的诞生也挺折腾的。这时候咱的叙事对象,就稍微转移到他爸妈身上。


童年的李翔伟

1995年于山东出生的李翔伟是当时的二胎,为了不被”二胎“,他爸妈也做了件和他的行为艺术不分上下的行为:把他和大他两岁的姐姐以双胞胎的名义登记。在户口本和身份证上都写着同一天的生日,只不过那个生日既不是他的生日,也不是姐姐的生日,更不是他爸妈的生日。

“那那天究竟有什么特殊的意义?”

“没什么特殊的,那只不过是普通的一天。”



童年的李翔伟姐姐。好吧其实不是,找不到他姐姐的照片,院办骗来了他穿他姐姐衣服的照片

比这"行为"更具艺术感的是 ,他妈妈忘记了他的出生日期。


“我妈告诉我那一年我出生的阴历日期和阳历日期,我心想这也记得太清楚太周到了吧。结果我一查,她说的两日子根本不是同一天,阴历阳历完全不重合。”


所以直到现在,小李同学还不知道他确切的出生日期。而院办怀疑,他虽然真实存在,确确实实站在我面前,但我觉得他就跟他那个王大力一样,没准是虚构的。

哦,你可能会认为,不管是杨永信断电还是虚构了王大力,都是李翔伟较为“成熟”的表达,毕竟他也快毕业了,是个成熟的美院学生了,这有啥新奇的。但时间往前追溯,他的早期想法做法也足够让你惊艳。



“成熟”的广美学生都这么请假

这些行为也许和所有人脑子里灵光一现的冲动一样傻逼,只不过当有人做出来并享受其中的时候,你又会觉得羡慕了。但谁也别羡慕谁,谁干了这样的事情没被别人搞过。



/ 他把学校的处分书穿在身上100天

 ▼


2016年,李翔伟因为乱涂鸦被学校盯上了。涂的不是什么色情反动,就是一些....非常常见的标语。嗯,就是涂得大了些。像这样:





老实说院办觉得这字写得挺丑的。


对于“我们都是艺术家”的广美老师们而言,小李确实是个好苗子,有思想;但对于(即使是广美也挺死板的)学校一方而言,小李完全是彻头彻底的王八蛋,一块怎么都擦不掉的牛皮癣!

换句话说,他的所作所为确实有点儿威胁学校面子。

因为涂鸦和瞎搞演奏一些事件的累积了学校对他的坏印象, 在2017年5月9日,他收到了两样非常普通,但放在一起又略显矛盾的东西:


处分书和奖学金


“那天学校教导处给我打电话,让我去一趟。我就去了,一个不知道什么老师,给我两样东西,他没说什么。我就打开:一个是处分书,另外那个是我那一年的奖学金。”


处分书这事儿还没完!为了表现自己确实有在反思自己的行为(可能吧),小李做了个非常真诚的行为。他把这处分书,印到了T恤的背面上,印了三件,花了60块钱。院办那天碰巧摸到他那件衣服,不仅衣服质量差,印刷质量也挺差的。亏他准备穿那么多天,还不选个好点的料子。



T恤背面,你要问这事儿合不合法的话,他去查过:没有说这文件不可以印T恤上的规定


他决定穿着这衣服去面壁思过,但三件T恤前面都挺白的,不如开个广告位吧。于是小李把招广告位的信息发出去,十块钱一条。几天后,一件全新的T恤诞生,上面有“精美裸拍请联系我”、“我家猫挺好看的给你看看”、“春梦定制”等17个广告。



T恤的正反面

哎,要是早几年认识他,院办应该能给跳海大院往上边打个广告,跟美院的艺术圈朋友们认识一下。院办觉得有点可惜,相见恨晚那种。


好了,衣服也印好了,广告位也满了。那就该正事儿了,小李真去面壁思过,往人群中——去红砖厂的当代艺术馆。就这么站着,一动不动:




那天刚好有个展览开幕,是比尔维奥拉的一个展,这个人是谁不太重要。重要的是,穿上处分书T恤的小李在展览现场,对着墙角一站就站了几十分钟。一个工作人员过来跟他说:

“哎你不能这么站着,你会影响别人看展。”


刚好旁边路过一挺漂亮的女生,小李指着她说:“那这女生长得很漂亮也很影响我看展啊,你要赶她出去吗?”

工作人员没话说,喊来了他主管,一个劲儿给他主管建议暗示“赶紧把这人赶走!”工作人员不是聪明人,但主管是。主管心想不能让丫的得逞,赶走了反而更被大作文章。

15分钟后,小李站回原地,只不过他身后多了个志愿者,为了挡住了他T恤上的处分书,跟他背对背站着,直到美术馆闭馆。



但这事儿还没完。小李穿这衣服刚半个月,学校出面禁止他用这样的行为“反思”他的过错。令人费解。




“你在美术馆墙角站几个小时不累吗?”

“当然累啦!”


”这意义大吗?“

”可大可不大“


“我的所作所为究竟是不是一个行为艺术工作者,或什么当代艺术家?就这个问题,我在开始做一系列行为之前——也就是我第一个行为作品,我就向一些普罗大众无意义的存在质问了这个问题。我究竟是不是?”



/ 他到底是不是一个当代艺术家?

 ▼


面对这种“是或不是”、“爱或不爱”的天秤座式纠结,我们经常用的浪漫办法是—— 撕玫瑰花瓣。小李也不例外,只是他的玫瑰花瓣,换成了喷漆。

2016年年底,小李从广州美术学院大学城的公交站踩自行车出发,费时3个多钟头,到达广州美术学院旧校区附近的公交站。从新广美到旧广美,他在565线经过的30个公交站牌下喷漆“质问”——


“我是一个当代艺术家”



始发站的“我是一个当代艺术家”

“我不是一个当代艺术家”


途中的“我不是一个当代艺术家”

旧广美附近的公交站——最后一个公交站广医二院站①,最后一片玫瑰花瓣“告诉”他:



“你不是一个当代艺术家”


那究竟是不是一个当代艺术家,当然不是“玫瑰花瓣”决定的,也不是院办和你我他决定的。因为不只他瞎折腾的往事和艺术行为,他还有别的东西能回答这个问题。

1/ 生活是写不完的小黄诗


李翔伟在《冯火月刊》上连载了17期小黄诗,小黄诗就字面上的意思,但也没有特别黄,就小黄。你别问小黄诗的灵感还能来源于哪,不他吗的就是生活吗?你给读读这几首,保准你立马有个新角度看生活:





 这首不是《冯火》上的,是院办私心放的


当我深深被那句“被子抱着人类取暖”深深击中,并问到他接下来有没有什么出版计划,准备还瞎搞些什么事情的时候,他指了指墙上贴的一张日程图:9点起床10点睡觉....



日程表旁的“行动”形同虚设


“这个图我贴了几个月,从没按上边的安排过过”


Ok,院办算是知道了,艺术家也不过和大部分普通人一样,不会有计划,也不会按照计划表上的行程做事。他们也拖延,也玩到凌晨睡到下午两点半,也漫无目的地搭公交车放空自己。


但刚好,他们也和普通人一样,过操蛋的生活,从平凡无奇的事情里吸取点汁液,干点不那么普通的创作,再比如:

2 / 乐此不疲的10秒朋友圈小视频


闲不住的小李,除了每天给自己留下大量的放空时间外,还看了许多的古今中外的片子。一边吸取影片营养消磨时光的时候,也一边非常热衷编辑朋友圈的10秒小视频......

对,跟你发的十秒自拍晒新口红和马尔代夫精品七日游浓缩的小视频不太一样。他用影片和音乐进行重组,比如这个——被唐僧念紧箍咒痛到谜之表演的孙悟空,配上了My Little Airport的《四句》独白,就跟把奖学金和处分书放在一块似的:显得冲突又融合。

3 / 改变普通生活物件以寻找一些出口


从视频或文字里你或许能看出小李是个丰富细腻的人,他尝试去改变这个世界,这个大环境,从一些细节开始,比如在他大三那年,他们整个专业下乡出去 儿,他把国道上的 “带走你的垃圾”涂成了“带走你的爱”。顺利完成了下乡作业,认真学习了半个月。




再比如他在出租屋楼下,把施工队放在工地上的水管喷上了YouTube。你看,有一段时间大家都能看到,很快的大家都看不到了,它们都是要被埋到地底下的东西。你说油管有一天会被挖出来的,那是哪一天呢?不知道。






在这个人散发巨多夺目光芒点的人身上,说找不到一处暗的那也太夸张了,但目前为止他人身上的院办是没看到,我看到的暗处在他的拼贴作品里,他把windows放到了真正的窗口处,高饱和度的蓝和绿更像是反喻:




安全出口通向哪里?不知道,可能是更闭塞的地方吧。




小李的故事没完没了,积累的作品也让人吃惊。嗯,他是院办的艺术家朋友们中极高产的艺术家,我也没办法花这么短短一篇文章跟你讲他更多有意思的事情,你要看就自己去找他吧——5041。



5041是什么,看你自己理解能不能找得到了。

最后,写到这些,院办还得告诉你一件事情的真相。

在文章一开始说到的断了杨永信家的电,实际上那个电闸联通的只是小李的一个朋友家。也就是说,他只在以一种意念行为完成这个艺术。而且,他也从来不刻意隐瞒这点。

行为艺术这个东西,听起来高端大气又神秘,实际上只是一种表达方式。

当整个社会越来越像一台流水线上的机床的时候,那些用行为在表达艺术的家伙,就像卡在机床里改变不了形态的沙子。

而那些沙子,可能最终会意外地保留了我们本来的样子。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頻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


0条评论

纯粹的纸,不纯粹的纸艺

纸,在初造之时,一般只追求达到书写功能即可。直到剪纸与折纸艺术的诞生,其功能则获得升华,不再纯粹是为了达到书写功能。在造纸成了夕阳工业的今日,纸艺是否也会受到影响?在首尔大林美术馆(Daelim Museum)的《纸艺展示》(Paper, Present)中,我们看到了纸与纸艺,纯粹与不纯粹之间的交流,找到成为一种独特的体验。正如主题中的双关意义:纸,仍然存在。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6-25

艺术的种子等你来播种

红紫妆林绿满池, 游丝飞絮两依依。 正当谷雨弄晴时。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7-14

这才叫墙绘,你家那只是墙!

每家每户都有墙, 但艺术家的墙, 注定跟大多数人的不一样, 它彰显着主人与众不同的气质。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7-16

史上最牛“画贩子”,一手炒红马奈、梵高、塞尚、高更等大师!

毕加索曾说: “世界上最漂亮的女人, 都没有瓦拉德被摩画的次数多。” 毕加索笔下的安伯斯·瓦拉德 作为20世纪初最有钱的艺术经销商, 安伯斯·瓦拉德(Ambroise Volla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7-10

郑曦然:模拟形成的抽象的现实主义

> 《使者的降落》(Emissary Sunsets The Self),2017年 郑曦然有一系列的“使者”作品。比如《完美的叉子使者》,这是个故事性很强的计算机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6-25

她用欲望作画,笔下的女人香艳至极,每一幅都撩人心弦!

媚笑罗面,朱唇轻启, 体态丰腴的女人, 一丝不挂地栖息在花丛中, 浓厚与轻柔并存于 一个非真实的世界中。 紧紧相拥的恋人, 男子急切地想要获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5-21

西安美术学院决定:辞退樊雨

4月24日,有微信公众号通过网络反映西安美术学院青年教师樊雨获德国红点奖至尊奖作品《露天影院国家博物馆【海报系列】》(《Open Air Cinema National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5-02

美术馆长改当剧院院长,“玩砸了”

 在柏林人民剧院担任院长仅7个月的德尔康  柏林人民剧院     一个剧院院长的去留能引起全国各大媒体讨论,这种事情也只会发生在德国。 4月13日,柏林市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4-25

2018年央美学生最新获奖精美作品出炉

[簸芪] 作者:纪宇玺 尺寸:120 cm X 90 cm 材料:水彩、彩铅 精彩作品局部 [家 · 马甲] 作者:方浩炜 尺寸:90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4-19

一看再看这位“翩翩佳公子”,常玉与他的浪荡子美学

台北。耿画廊的常玉作品展“藏枒如华:常玉与浪荡子美学”仍在进行中。这场汇聚了华人现代艺术家常玉从上世纪20年代到60年代中期不同时期、不同媒介作品的展览又一次向公众揭开了艺术家常玉神秘面纱的一角,而这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4-16

一个农民,把画坛给震了!佩服

湖北画痴农民 6岁他第一次涂鸦 受到的是周围人无情的嘲笑 28年来他“不务正业” 流言和讽刺从未间断 如今他不仅用画作震撼世人 作品被一抢而空 还在北京开了个展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3-12

画雪61年,74岁老人一支铅笔将雪画活,普京都被骗了

在这个急于求成的现实社会, “择一事,终一生”的人少之又少, 但这位74岁的老人, 几乎用了一生的时间, 让我们看到了执着的力量。 雪魔 如果没有经人提醒的话, 相信大家在看到他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1-25

58年只画一朵花,从平民到宫廷御用画家,他连死都如此浪漫···

一生专攻一件事: 画花。 玫瑰绘画大师 人这一生, 总被欲望所困, 想做的事太多, 一辈子能专注做一件事, 又太难、太少!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6-25

这才叫墙绘,你家那只是墙!

再普通的墙, 也能装点成我们理想中的模样。 墙面艺术 每家每户都有墙, 但艺术家的墙, 注定跟大多数人的不一样, 它彰显着主人与众不同的气质。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6-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