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书画史——有些人表面上是宋四家,背地里竟然在造假

lijiangfeng

2018-12-06 00:00:00

本文经授权转自:桃花源Utopia ID:UtopiaArts




(北宋)苏轼《木石图》

米芾、朱朗、张大千......

古代“造假作伪”的都是高手

《中秋帖》、《高士三贤图》......

你所知道的名作可能都是“伪作”


骨董「造假」这件事,是和收藏的流行息息相关的!在中国古代,北宋、明中晚、清康雍乾、民国正是收藏最热的四个时期!

北宋米芾,将好友的晋唐真迹留下,米芾的摹本“完璧归赵”,好坑人。因为,在北宋,一只羊腿就能换一幅苏东坡!而到现在,这条羊腿已经升值到4.6亿!(佳士得秋拍,苏东坡《木石图》)

晚明文人精心策划的名画造假案,受害人居然是乾隆皇帝;最终,傅申“福尔摩斯”式的破解名画悬案。

某人明目张胆,造文徵明的假画。文徵明却说:我画真的文徵明,当你假的“假画”,如何?

张大千出家为僧,是因为爱情;张大千还俗,则是因为在西湖边,挥拳打人!

张大千是古画收藏家,也是古画造假高手。连傅申都在《国家宝藏》栏目,公然“指责”张大千造假,连颜料都是化学合成!




东坡与羊腿


北宋的米芾,犹如近代的张大千,以仿古造假为能,经常向好友借阅晋唐古本,然后好好端详揣摩之后,临摹一本归还原主人,而真本就收归自己!



米芾《研山铭》,故宫藏

据说王羲之的《行穰帖》、王献之的《中秋帖》、颜真卿的《湖州帖》就是米芾的临本,可以想象那些被坑的好友,自己爱不释手、视若珍宝的王羲之、颜真卿等居然是出自米芾之手……内心该是有多崩溃……



王献之《中秋帖》(疑是米芾)


颜真卿《湖州帖》(疑是米芾)

Wait a minute……

米芾、苏东坡的,难道就很便宜吗?

当然了,在现在人眼中,王羲之、颜真卿,与米芾、苏东坡没有什么不同,一样的只能隔着玻璃看,也一样的买不起。



(北宋)苏轼《木石图》,米芾跋(佳士得秋拍)

可是在北宋人眼中,想要王羲之和颜真卿,对不起,贼拉贵且不一定卖给你。但想要一张米芾和苏东坡,会容易很多,给他俩写封信,就行,或者拿只羊腿……来换!

话说,苏轼的好友韩宗儒特喜欢吃羊肉。正好,姚麟喜欢收藏东坡的字画。于是姚麟与韩宗儒约定:一幅东坡,换一只大羊腿

韩宗儒从此以后,逢年过节,有事没事,老给苏东坡写信,然后拿着东坡的信去换羊腿。

终于,黄庭坚得知其中猫腻,把回信换羊腿的事,并一五一十告诉了苏轼。正好一天,韩宗儒又差仆人给东坡带信,并催促其赶紧回信,好回家“换羊腿”。苏轼正不耐烦,诙谐幽默地打趣道:回去告诉你家老爷,屠户今天不宰羊!



苏东坡给陈季常的回信《新岁展庆帖》

大概说来,北宋的这股“造假”之风,并不剧烈;不然就不会有那么多的宋画是佚名的,即便那些有名款的宋画:画是宋的,款更可能是明代人添的!


钱选被逼改号

1970年,朱元璋第十子-鲁荒王-朱檀墓出土了一件元代初年钱选(1239-1299)的《白莲花图》,画中的一句题跋很耐人寻味:

余改号霅溪翁者,盖赝本甚多,固出新意,庶使作伪之人知所愧焉。——钱选《白莲花图》



钱选《白莲花图》自题

翻译成白话文:

钱选:你们这群造假作伪的人,还要脸吗?我一个有骨气、不做官的好好南宋遗民,到了元朝,你们不尊敬也罢了,还造我的假,抢我的营生?作伪者:哎,我也没办法!大家都混口饭吃!谁要你的画卖的好呢?钱选:怪我啰!anyway……既然如此,我改号“霅溪翁”,你们该知道羞愧了吧!作伪者:呵呵!


「骨董」这个词,最早出现在北宋,但是「假骨董」这个词最早是出现在明朝

如果说宋元的江南,造假作伪只是小荷才露尖尖角;那么到了明代中晚期,古董造假案则泛滥成灾,堪称史上之最!

其中,「明四家」则是最悲催的受害者,也是造假作伪的头号目标!


从苏东坡式到西门庆式


从性格、心理、情感等因素剖析,「明四家」完全可以分为两派:宽厚佛系型,以沈周、文徵明为代表;放浪不羁型,以唐伯虎为代表!

沈周(1427-1509)在世的时候,他绝对是明代当时最火最红的画家!沈周早上刚刚画好了一张画,段位略高的造假者,中午就能造出伪本,连印鉴、署款都能作伪!



沈周

段位略低的,造了一张沈周的假画,就会拿去找沈周签名署款。真没想到这些人,脸皮会这么的厚!

祝枝山曾一度劝诫沈周:老师啊,这些人恬不知耻,造您的假画,咱同情默认也就算了,干嘛还要给人署款呢?这不是砸自己的招牌,坏自己的名声吗?沈周很佛系地说:枝山啊,这些人养家糊口的也不容易!写字画画本为消遣娱乐,尽量别有那些功利心!如果我的假画,能帮一家人渡过难关,又没有损害其他人的利益,岂不是很好吗?——祝枝山《题石田先生画》


祝枝山竟无言以对了!

沈周的好学生文徵明(1470-1559),在性格、心理、行为等等上面很好地copy了沈周,不过早年的文徵明还是略有仕途之心的,这和沈周完全杜绝功名利禄还是略不一样!



文徵明

文徵明除了像老师沈周一样宅心仁厚,为人还特正派!这一点,好友唐伯虎张灵接受不了!


「狎妓文化」是明代中晚期的显著特点,天下第一奇书《金瓶梅》最大书特书的情节就是西门庆花子虚等狐朋狗友穿梭于各大青楼酒肆「狎妓」「喝花酒」!




(明)兰陵笑笑生《金瓶梅》,清初本,美国纳尔逊美术馆藏


唐伯虎科举失败后,纵情声色更甚。唐伯虎文集中的一篇《又与文徵仲书》很好地讲道了两人巨大的性格差异!这篇唐伯虎写给文徵明的信,主要说了这么两个事,翻译白话文:

我唐伯虎一跟人辩论,就大喇叭开大声,收不住,而祸从口出,经常得罪人。你文徵明,说话做事谨言慎行,是大家公认的好好先生!我要向你学习!(当然,若真向你学习,我可不会)我唐伯虎喜欢风花雪月,花前月下,百花丛中过,沾惹一身骚;你文徵明,为了应酬,也会陪人喝酒,可是你hold得住啊,百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啊你!我要向你学习!(当然,若真向你学习,我可不会)——唐伯虎《又与文徵仲书》


唐伯虎为了拉文徵明下水,伙同自己的好邻居、好伙伴张灵,约文徵明来一个苏东坡赤壁赋式的雅集,泛舟游湖,饮酒赋诗。



明仇英《苏东坡赤壁赋图》


等文徵明上了船,苏东坡式的雅集立马变成了西门庆式的雅集,一大群花枝招展的妓女出场了!

文徵明刚正不阿,相当正派一人,哪里受得了这个,当即跟唐伯虎翻脸了:要么我下船,要么她们下船,不然我就跳湖!


沈周对此表示:呵呵!



(明)张灵《唐伯虎画像》



真文徵明与假朱朗


沈周去世之后,文徵明成为大明朝当时红得发紫的大画家!

文徵明有多红呢?

连造假作伪之人,都能做出品牌效应!就像经常能在「达人秀」「好声音」里,看到“迈克尔杰克逊”一样!

「荣宝斋」内的画家50万,「荣宝斋」外的画家50块!

真画买不起,买幅假画,挂着也不错!

这时,「假牌文徵明第一人」朱朗,粉墨登场!

据说南京有个人,知道真的文徵明咱买不起,就想买幅假的挂家里。于是对仆人点名道姓的要买一张朱朗造假的文徵明

仆人一路颠簸,风尘仆仆赶到苏州,却阴差阳错来到了文徵明家,赶巧文徵明正在呢!

那个时候,没有电视,没有微博,没有海报,就算是明星,也是听过,却没见过。所以,谁知道文徵明长什么样!

仆人,就把文徵明当成了朱朗,并对文徵明说:朱先生,想请您辛苦造一张文徵明的假画,润格特奉上!

文徵明一下子懵圈了,不知所措!等回过神来,哈哈大笑,对那个仆人说:我画真徵仲(文征明的字),聊当假子朗(朱朗的字),可乎?

这个故事,一时传为笑柄,被浓墨重彩的记录在野史里!可见当时文徵明有多火,也可见文徵明多么宅心仁厚!



文徵明《真赏斋图》



臭名昭著的名画造假案


2010年,温总理在答中外记者时,被问及中国台湾问题,温总理说:

元朝有一位画家叫黄公望,他画了一幅著名的《富春山居图》,79岁完成,完成之后不久就去世了。几百年来,这幅画辗转流失,但现在我知道,一半放在杭州博物馆(浙博),一半放在台北故宫博物院,我希望两幅画什么时候能合成一幅画。画是如此,人何以堪!——温家宝总理2010年


温总理的一番话,还间接促成了分藏於浙博、台北故宫的《富春山居图》首次合璧展出。



(元)黄公望《富春山居图》“剩山图卷”,浙江省博物馆藏







滑动查看

(元)黄公望《富春山居图》“无用师卷”,台北故宫藏


原为一卷之画,何以一分为二呢?

大家也都知道,是被晚明藏家吴洪裕焚烧所致。所以,《富春山居图》的真本,开头短的那部分称为“剩山图”,先为吴其贞(1607-1678)收藏,后为吴湖帆(1894-1968)所得,现藏浙江省博物馆。后面的长卷俗称“无用师卷”,原为安岐、乾隆旧藏,现藏台北故宫。



沈尹默为吴湖帆旧藏“剩山图”题,现藏浙博

为何要特意强调《富春山居图》的真本?因为就在《富春山居图》上面,发生了晚明最“臭名昭著”的一次古董造假案。而之所以称为最,是因为案件受害人为高高在上的乾隆皇帝

而案件的主角就是晚明文人造假的《富春山居图》“子明卷”








(晚明文人)《富春山居图》“子明卷”


造假作伪之人并非等闲之辈,人家可是呕心沥血,煞费苦心啊!

第一,造假者把《富春山居图》真本上的董其昌题跋割裂,拼贴在自己假冒伪劣的“子明卷”上。

这种勾当,如果发生在400年后的今天,用后现在主义的理解,这是「安迪·沃霍尔」的波普艺术。但是,如果发生在古代的中国,用书画鉴定大师「张葱玉」的话讲,这就是无耻的造假作伪!



(晚明文人)将真本上的董其昌跋,切割、拼贴在子明卷上



“子明卷”上有了董其昌的“鉴定意见”,难怪会蒙蔽「阅尽天下名画」的乾隆皇帝!

第二,造伪者精心设计的、无法被证伪的黄公望署款。

在《富春山居图》的真本“无用师卷”上,黄公望署款:

至正七年,仆归富春山居,无用师偕往。……今特取回行李中,早晚得暇,当为着笔。无用过虑 有巧取豪夺者,俾先识卷末,庶使知其成就之难也。……大痴学人(黄公望)书于云间夏氏知止堂。——黄公望题《富春山居图》



黄公望在“无用师卷”上的署款

在真本上,黄公望署款「无用师」,而「无用师」史料较为丰富。他原名郑樗,字无用,号崆峒生,和黄公望一样,是一位全真教的道士,还是黄公望的同门。

黄公望署款还提到「云间夏氏知止堂」,内容也很丰富。云间,是松江,今天的上海。夏氏,即云间人夏谦齐,知止堂是其书斋,元末著名书家杨维桢还为其写过《知止堂记》。



(元)杨维桢《竹西草堂记》


真本上的署款,涉及黄公望、郑樗(无用师)、杨维桢、夏谦齐,还有知止堂,简直就是元末江南文人交流唱酬的重要史料啊!

当时,这个署款,却被造假者「十动然拒」

why?

书画鉴定家傅申先生说过,书画鉴定,跟侦探破案其实差不多!要想破解画中谜团,你要有福尔摩斯、埃勒里·奎因、柯南的眼睛,以及推理能力!因此,留下线索太多,给侦探家更多推理空间,反而对自己的造假非常不利。

所以,真本上的黄公望写给郑樗(无用师)的署款,因线索过多而不能用!

于是,作伪者,遍查古籍,终于找到一条记载黄公望与好友「子明」的文献:

「子明」画绢,中幅。款题甚长,水墨,不作大树重山,水中一泒低小连山,前人笔所未有……至元戊寅闰八月一日,大痴道人(黄公望)稽首。——顾复《生平壮观》卷九子明画、黄公望跋


这是「子明」与「黄公望」书画合璧的唯一记载,而「子明」系何人,则无稽可考!

于是乎,造假者欣欣然在伪造的“《富春山居图》”上,署款:

子明隐君,将归钱塘,需画山居景,图此为别,大痴道人(黄)公望,至元戊寅秋。——晚明作伪者题“《富春山居图》子明卷”



(晚明文人)伪造的“子明卷”黄公望署款

这正是造假之人的高明之处。何解?

唯一的孤证,让你无法证伪;既然无法证伪,那就是真的!

第三、造假者完整的复制了黄公望《富春山居图》上的笔墨、意境!要说晚明的文人,造假作伪还真有两把刷子!



黄公望《富春山居图》(剩山卷),局部


晚明文人《富春山居图》“子明卷”,局部


黄公望《富春山居图》(无用师卷),局部


晚明文人《富春山居图》“子明卷”,局部

黄公望《富春山居图》(无用师卷),局部

晚明文人《富春山居图》“子明卷”,局部


晚明文人伪造《富春山居图》“子明卷”,确实精准得复制出富春江边连绵旖旎的景色,再加上逻辑严密的证据链条,确实很容易让人上当受骗!


福尔摩斯的眼睛


俗话说的好: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人在江湖飘,哪有不挨刀?

英国著名侦探福尔摩斯说过:There is no perfect crime in the world.(世界上没有完美的犯罪。)

造假者百密,终究难逃一疏啊!

“子明卷”《富春山居图》,明显有三个大bug,略懂书画鉴定的人都能瞧出来!

除了「无火烧的痕迹」「笔墨无元人特点」外,还有一个最明显的bug:在「长卷」这种形制中,元代画家一般是在画卷之末署款;很少在画卷上方署款。

波士顿美术馆藏的吴镇《草亭诗意图卷》署款,在卷末;



(元)吴镇《草亭诗意图卷》署款


故宫博物院藏的李衎《四清图》署款,在卷末;



(元)李衎《四清图》署款


张大千、王季迁旧藏的钱选《王羲之观鹅图》署款,在卷末;



(元)钱选《王羲之观鹅图》署款


真本《富春山居图》“无用师卷”,也在卷末;



(元)黄公望《富春山居图》“无用师卷”署款


但是,“子明卷”《富春山居图》却在画卷上方署款,这明显不符合元代特点。



(晚明文人)《富春山居图》“子明卷”款署



乾隆含泪跋下去


当乾隆帝,拿到晚明文人造假的《富春山居图》“子明卷”后,立刻宣示为黄公望真迹,爱不释手!

第二年,当“无用师卷”呈现在乾隆眼前时,皇帝被打脸了,孰真孰假,他立马就明白了。

可是,爱新觉罗家的面子,往哪搁?皇帝的颜面,挂不住啊!没办法,为了维护皇家尊严,「皇帝的新衣」得一直穿下去!



(清)郎世宁《乾隆帝大阅图》


人性的缺点告诉我们:人类犯傻起来,都特么一个样!一个人只要说错一句话,往后就要用无数的谎言来弥补最初的谎言!天下之尊的乾隆,也不例外!

《富春山居图》“子明卷”是乾隆书画收藏品中,被题跋得最丧心病狂的一幅!好像乾隆皇帝就跟这张画……卯上了!



(晚明文人)《富春山居图》“子明卷”,乾隆题跋


为什么?

乾隆的鉴赏水平其实是很高的,唐代欧阳询《仲尼梦奠帖》,赵孟頫、郭天赐、杨士奇认为是真迹;都穆、陈继儒认为是宋人临本。乾隆详细考证后,认定乃欧阳询“真迹无疑”,这与现代书画鉴定结论一致!厉害了,乾隆皇帝!



欧阳询《仲尼梦奠帖》,乾隆帝御笔“真迹无疑”


所以,当皇帝看到真本“无用师”卷时,他马上明白“子明卷”是一件假冒伪劣的画,但为了维护自己最初的一句假话,皇帝只能「含泪跋下去」,一直跋到不能跋为止!



乾隆帝在《富春山居图》“子明卷”上题“以后展玩亦不复题识矣”

纪晓岚领衔的编修《四库全书》的班子,心照不宣地给每本书或多或少留下一两个错误,就是等乾隆帝检查工作时挑出,以彰显皇帝的博学与圣明,衬托自己的无知和狭隘!连纪晓岚都知道拍皇帝马屁,难道其他大臣还敢揭皇帝的短处,往皇帝伤口处撒盐?

当然,借他俩胆,也不敢!

最终:皇帝显然并没有纪晓岚那么博学,《四库全书》被乾隆拍板后,就不能再修订,以致留下很多错误。黄公望《富春山居图》,指鹿为马的谎言,终清一代,都没能戳破……


这个一直没被戳破的谎言,终于在200年后,才被傅申先生破解!


傅申与《国家宝藏》


傅申,字君约,著名书画鉴定家,在中国书法、绘画史以及书画鉴定方面有很深的造诣,在海内外也有很高的声望!




傅 申

2017年年末,央视一档重磅文化栏目《国家宝藏》被持续刷屏。而《国家宝藏》第一季的最后一期,傅申先生作为压轴嘉宾隆重出场。



央视《国家宝藏》,张国立、傅申、陆蓉之、王刚、秦海璐


在同一年,傅申先生毕生书画研究与鉴定心得的重磅新书出版了,这就是《傅申书画鉴定与艺术史十二讲》

此书是对傅申先生书画鉴定与书画史研究成果最新、最权威的集合,涉及的作品早至传唐怀素《自叙帖》,黄庭坚《砥柱铭》、黄公望《富春山居图》“无用师卷”与“剩山”,晚至清乾隆《御笔盘山图》,以及乾隆帝的鉴藏史、《石渠宝笈》的编撰者,均做了细致的文献考辨和风格分析。




回到《国家宝藏》,傅申在栏目上谈笑风生,品评故宫收藏的北宋王希孟《千里江山图》,还另外调侃了一下张大千:

我1977年在北京故宫,看到这个《千里江山图》,惊为天人。因为它的颜色保持得这么鲜亮,而线条、色彩用得恰到好处。我也是画家,但是从来不敢临摹过,而且那个用的色彩,就是宝石。古时候中国有两种白:一种是铅白;一种是蛤蜊的白,就是砗磲粉。到了20世纪初期,发明了一种新的化学合成的白色,钛白。这种白,永不变色,而且覆盖力很强。我在华盛顿弗利尔美术馆做事,其中有一张宋朝李公麟的作品(《吴中三贤图》),我说这张画是假的。我从笔法、从书法上,既可以鉴定是张大千画的,但是还没有科学的方法证明。最后,发现它那个白粉掉下来,白粉我拿去化验室一化,是钛白。钛白是在中国古代时候没有的。所以,我可以百分之百地证明,这一张所谓宋朝李公麟的画,是张大千画的!——2018年傅申《国家宝藏》




王希孟《千里江山图》局部



张大千:因为好收藏,所以爱造假


当然了,这已经不是傅申先生第一次拆张大千的台了。1971年,顶着与毕加索齐名声誉的国画大师张大千,造访台北故宫,傅申是负责接待陪同的一位青年才俊!



傅申陪同张大千参观(来源:《张大千文献图录》2018年6月版)


张大千已经名扬海外,自然说话毫无顾忌。大千看着赵幹的《江行初雪》说:你们台北故宫还有一张冒名赵幹的画,连“照”着干(“幹”的同音)都不是。



(五代)赵幹《江行初雪图》,局部


傅申先生毫不退让,有理、有利、有节地说:这张假的赵幹,水纹画法,皴法,苔点,跟波士顿美术馆藏的一张关仝山水很像,都是假的!

傅申心知肚明:这张台北故宫的假赵幹,与波士顿美术馆的假关仝,都是张大千造的假。



张大千 庚辰(1940)仿王蒙山水


话说回来,张大千就这么厉害?五代赵幹、关仝,北宋的李公麟都能临摹得惟妙惟肖。

不仅如此,历代书画名家,诸如董源、王蒙、唐寅、石涛、八大,张大千皆能信手拈来,傅申先生称他为“血战古人”!

张大千仿古高深,与他丰厚的古画收藏密不可分。大千是名扬海外的画家,更是近现代重要的书画收藏家!

2018年6月最新出版的《张大千文献图录》中,著录了三张珍贵的信札,前两张是张大千写给日本情人山田喜美(媺)子的;另一封是大千弟子李顺华写给张大千的!



张大千致山田喜美(媺)子信札(来源:《张大千文献图录》2018年6月版)


张大千致山田喜美(媺)子信札(来源:《张大千文献图录》2018年6月版)


李顺华致张大千信札(来源:《张大千文献图录》2018年6月版)

三封书信提到了四幅书画史上的经典名作:王羲之《行穰帖》、董源《潇湘图》、顾闳中《韩熙载夜宴图》、赵孟頫《八骏图》。而这四件名作,都曾是张大千的旧藏。

王羲之《行穰帖》,为唐代双钩填墨本(也可能是北宋米芾的摹本,米芾与张大千可谓英雄惺惺相惜啊),现藏於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美术馆。五代董源《潇湘图》,可能是宋代董源传派的无名氏画家所作,现藏故宫博物院。南唐顾闳中《韩熙载夜宴图》,应该说南宋高手的摹本,现藏故宫博物院。元初钱选《王羲之观鹅图》,张大千旧藏,后来大千因为缺钱花,而转卖给王季迁,现藏美国大都会博物馆。



南宋佚名《韩熙载夜宴图》,张大千旧藏


此外,透过《张大千文献图录》这面多棱镜,可以窥探出大千的多重身份,除了画家收藏家之外,他还是列植松柏、凿池挖渠、豢养珍禽的园林设计师;更是热爱美食,钻研菜谱的美食家;也是感情丰富、为人仗义、喜欢美女的性情中人


1981年《张大千宴请张汉卿(学良)、赵四小姐(一荻)菜单》:贝鸭掌、红油猪蹄、菜薹腊肉、蚝油肚条、干烧鳇翅、六一丝、葱烧乌参、绍酒焖笋、干烧明虾、清蒸晚菘、粉蒸牛肉、鱼羹烩面、氽王瓜肉片、煮元宵、豆泥蒸饺、西瓜盅(来源:《张大千文献图录》2018年6月版)



20 世纪30 年代张大千、黄宾虹、王震与日本友人合影(来源:《张大千文献图录》2018年6月版)



1955年张大千在日本举办画展,与田喜美(媺)子合影(右一,来源:《张大千文献图录》2018年6月版)


在央视《国家宝藏》上,傅申先生揭露出弗利尔美术馆张大千伪造的李公麟《吴中三贤图》;那么,张大千最喜欢造假的画家是谁呢?

当然是清湘老人-瞎尊者-石涛大和尚!

纵观清代以来的画坛,有谁模仿石涛最像呢?答案应是张大千。纵观清代以来的画坛,有谁模仿的石涛能蒙骗陈半丁、黄宾虹、周肇祥等大拿呢?答案应也是张大千。纵观清代以来的画坛,有谁模仿的石涛能让爱新觉罗·溥仪都看走眼呢?答案应仍然是张大千

石涛《清湘书画稿》局部,1696年(张大千编《清湘老人书画编年》著录)

张大千抡起拳头打人


1919年,张大千因为未婚妻去世,伤心难过,而出家为僧!这一点着实让家人感觉到背叛,因为张大千家人都信奉基督教,大千出家显然违背了家族宗教信仰。

大千还俗,也跟一次偶然性的打人事件有关!

Wait a minute……张大千打人?

嗯!

在佛教教义里,化缘是基本功课!在出家的第三个月,张大千正好在杭州化缘。一天,大千正准备坐船前去“西湖岳庙”化缘,船家要他4个铜币,哪知大千只有3枚铜板,付过后,跟船家说:我是出家人,给行个方便!

哪知船家并不给出家人面子,还认定大千忽悠人,是假僧人(大千出家,并未剃发),扯着大千的僧袍不让他上船。

大千顿时火冒三丈,挥起沙包大的铁拳就打船夫。

杭州老百姓起哄:出家人,怎好出手打人?

大千一听,更加怒火中烧,于是脱掉僧袍,怒气冲冲地说:老子不当和尚了,行不行?

张大千打人,并不算什么!

有一年,大千乘坐火车北上京城。车厢里有人吞云吐雾式的抽烟。大千爱好养生,抽烟是其深恶痛绝之事;抗议无效,秀才遇兵之后,张大千脱掉鞋,接着脱掉那双臭气熏天的袜子(多日奔波),还用手掏脚丫子……

车厢里的人,更受不了了……乘务员巡视车厢,大千迅猛穿袜穿鞋!抽烟的人举报张大千脱袜子掏脚丫;张大千举报抽烟的人吞云吐雾,毫无公德……

乘务员表示:大胡子(张大千美髯过胸)掏脚丫我没看见;你抽烟,我却看见了,准备接受处罚吧!

不能不说,张大千真鸡贼……


大千出家还俗之后,就拜曾熙、李瑞清为师。由于老师特别喜欢石涛,再加上石涛的画特别有市场号召力,张大千爱屋及乌,渐渐地也迷上了石涛。

从此以后,张大千与石涛,成了画坛最佳cp之一!

张大千,也成为了近代以来模仿石涛第一高手

日本人曾经感叹:张大千造的假石涛,比真石涛还石涛!

张大千对假的石涛那么得心应手,一定是对真的石涛了如指掌,才能画出黄宾虹都认不出的“假石涛”。

也确实,张大千对石涛下过真功夫。他曾经花了5年时间,把石涛的纪年作品编撰出版:

余自經喪亂以來,頗留心石濤和尚紀年之作。顧平生收藏,多已散失。行篋所蓄殊少,乃廣徵公私家所有,搜求既勤,所得漸多。然後鑒別編次,歷時亦有五載。——张大千《清湘老人书画编年》自序


当代的书画收藏,则又是一热门时期,简直到了全民参与的地步!

近些年,兴起的“大观夜场”“石渠宝笈专场”“古籍善本专场”,以及某著名收藏家专场,既赚取了大家的眼球,又保障文物的质量,最终取得高额地让人瞠目结舌的天价!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頻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



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