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埃尔·苏拉热 Pierre Soulages

lijiangfeng

2018-12-06 00:00:00


皮埃尔·苏拉热

Pierre Soulages


出生于1919年,是法国画家,雕刻家和雕塑家。苏拉热进行绘画创作已逾70年,如今虽已年近期颐,却从未停止对绘画艺术的新探索,其作品被全球上百家美术馆所收藏。2014年,被弗朗索瓦·奥朗德认为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在世艺术家”。



Peinture 227 x 306 cm, 2 mars 2009




“黑色是一种颜色,同时也不是一种颜色,当光线照在黑色上,黑色就发生了变化,黑色的精神世界由此打开。”


VIEW OF THE EXHIBITION"SOULAGES XXIE SIÈCLE"

没有生在一个满是硝烟的年代,对艺术家来说或许是不幸的,但对苏拉热来说,却是幸运的。年少的苏拉热怀揣着对巴黎的向往,早早挥别故乡。正当他满心希望时,发现巴黎已被遍地的浪漫主义、现实主义、印象主义填满,无人认可他的“黑色理想”。

苏拉热:创造的过程(1981)


苏拉热在巴黎正灰心丧气之时,一位名叫詹姆斯的美国人将他带到了美国。那时的美国已被极简主义代表巴内特·纽曼所征服,当时的美国人心中在想:“巴内特·纽曼已经成功俘获我们的心,全黑的极简主义者苏拉热离成功还会远吗?”当然不会,苏拉热没过多久就已红透美国,法国本地也逐渐开始认可苏拉热的“黑画”。


PEINTURE 324 X 362 CM, 1986 (POLYPTYQUE C), 1986




Peinture 186 x 143 cm, 23 décembre 1959


1919年出生于阿韦龙的罗德兹,因为他对颜色既有颜色也有非颜色感兴趣,所以Soulages也被称为“黑色画家”,当光线被反射到黑色时,它会转变和转换它开启了一个自己的精神领域。“他认为光是一种工作材料;他的绘画黑色表面的条纹使他能够反射光线,使黑色从黑暗中变成亮度,从而变成一种发光的颜色。



PEINTURE 236,5 X 300,5 CM, 5 FÉVRIER 1964,1964




Peinture 202 x 156 cm, 27 mars 1961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前,Soulages已经在巴黎参观过寻找自己职业的博物馆,战时服兵役后,他在巴黎开了一家工作室,于1947年在沙龙desIndépendants举办了他的第一次展览。他还担任过舞台布景的设计师。从1987年到1994年,他为Conques(法国Aveyron)的罗马式修道院Sainte-Foy教堂生产了104个彩色玻璃窗。



PEINTURE 159 X 202 CM, 28 OCTOBRE 1963,1963




Peinture 195 x 155 cm., 7 février 1957


Soulages是第一位应邀参加在圣彼得堡冬宫博物馆举办展览并且后来在莫斯科特列季亚科夫画廊展出的现代艺术家(2001年)。2007年,蒙彼利埃法布尔博物馆将整个房间用于Soulages,并向城市捐赠。这次捐赠包括20幅从1951年到2006年的作品,其中包括20世纪60年代的主要作品,70年代的两幅大型加黑作品以及几幅大型的多画像。



PEINTURE 222 X 175 C,. 19 JUIN 1979, 1979




Peinture 130 x 92 cm, 30 avril 1981


2014年,MuséeSoulages在法国罗德兹Soulages的家乡开业。永久展示作品的博物馆;加上临时当代展览,Soulages捐赠了500件作品。作品分两次捐献,代表了他作品的所有阶段,从战后的油画到他的作品Outrenoir的阶段。他们一起形成了他职业生涯最初30年来最完整的工作展示。



Peinture 130 x 97 cm, 27 août 1963


同样在2014年是苏拉杰10年来第一次在美国的展览,这是在多米尼克莱维和纽约Galerie Perrotin共同主持的,他在其中展示了他近期的14部作品。



Peinture 162 x 114cm, 29 août 1958


2016年6月,在伦敦苏富比的一场拍卖中,苏拉热在1959年创作的一件作品以433.85万英镑的价格成交,成为了法国在世艺术家单品拍卖价格最高的艺术家。



Peinture 8 août 1974


从6岁开始,苏拉热就开始痴迷黑色。关于这件事,还有个广为流传的故事:曾有人看见他在画纸上用黑色胡乱涂鸦,不禁问道:“你在画什么呢?”他回答:“我在画雪,因为黑色将白雪衬得更加雪白。”成年后的苏拉热便对黑色疯狂着迷,一步步试探,竟将黑色画出了光,画出了“黑暗精神”。在他的精神世界中,“黑色是一种颜色,同时也不是一种颜色,当光线照在黑色上,黑色就发生了变化,黑色的精神世界由此打开。”



Peinture 97 x 130 cm, 5 juin 1962


黑色贯穿苏拉热整个艺术生涯,也使他的作品在东方受到欢迎。在苏拉热的许多作品中,深深浅浅的黑色元素或多或少地与中国水墨画的形态相似,两者同样地讲究意境神韵、简约大气。他的作品虽然不是汉字,但画作中大量飘逸的黑色元素却带给人一种东方水墨汉字的感觉,不同于其它的西方抽象艺术画家,因此他也被誉为最容易被东方所接受的艺术大师。



Peinture 130 x 162 cm, 20 juin 1957




Peinture 162 x 130 cm, 26 mai 1963




Peinture 202 x 327 cm, 17 janvier 1970




Peinture 7 novembre 59




Brou de noix, 102 x 74,5 cm, 1998-G


Peinture 102 x 165 cm, 18 novembre 2016


VIEW OF THE EXHIBITION"SOULAGES XXIE SIÈCLE"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頻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


0条评论

纯粹的纸,不纯粹的纸艺

纸,在初造之时,一般只追求达到书写功能即可。直到剪纸与折纸艺术的诞生,其功能则获得升华,不再纯粹是为了达到书写功能。在造纸成了夕阳工业的今日,纸艺是否也会受到影响?在首尔大林美术馆(Daelim Museum)的《纸艺展示》(Paper, Present)中,我们看到了纸与纸艺,纯粹与不纯粹之间的交流,找到成为一种独特的体验。正如主题中的双关意义:纸,仍然存在。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6-25

艺术的种子等你来播种

红紫妆林绿满池, 游丝飞絮两依依。 正当谷雨弄晴时。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7-14

这才叫墙绘,你家那只是墙!

每家每户都有墙, 但艺术家的墙, 注定跟大多数人的不一样, 它彰显着主人与众不同的气质。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7-16

史上最牛“画贩子”,一手炒红马奈、梵高、塞尚、高更等大师!

毕加索曾说: “世界上最漂亮的女人, 都没有瓦拉德被摩画的次数多。” 毕加索笔下的安伯斯·瓦拉德 作为20世纪初最有钱的艺术经销商, 安伯斯·瓦拉德(Ambroise Volla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7-10

郑曦然:模拟形成的抽象的现实主义

> 《使者的降落》(Emissary Sunsets The Self),2017年 郑曦然有一系列的“使者”作品。比如《完美的叉子使者》,这是个故事性很强的计算机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6-25

她用欲望作画,笔下的女人香艳至极,每一幅都撩人心弦!

媚笑罗面,朱唇轻启, 体态丰腴的女人, 一丝不挂地栖息在花丛中, 浓厚与轻柔并存于 一个非真实的世界中。 紧紧相拥的恋人, 男子急切地想要获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5-21

西安美术学院决定:辞退樊雨

4月24日,有微信公众号通过网络反映西安美术学院青年教师樊雨获德国红点奖至尊奖作品《露天影院国家博物馆【海报系列】》(《Open Air Cinema National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5-02

美术馆长改当剧院院长,“玩砸了”

 在柏林人民剧院担任院长仅7个月的德尔康  柏林人民剧院     一个剧院院长的去留能引起全国各大媒体讨论,这种事情也只会发生在德国。 4月13日,柏林市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4-25

2018年央美学生最新获奖精美作品出炉

[簸芪] 作者:纪宇玺 尺寸:120 cm X 90 cm 材料:水彩、彩铅 精彩作品局部 [家 · 马甲] 作者:方浩炜 尺寸:90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4-19

一看再看这位“翩翩佳公子”,常玉与他的浪荡子美学

台北。耿画廊的常玉作品展“藏枒如华:常玉与浪荡子美学”仍在进行中。这场汇聚了华人现代艺术家常玉从上世纪20年代到60年代中期不同时期、不同媒介作品的展览又一次向公众揭开了艺术家常玉神秘面纱的一角,而这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4-16

一个农民,把画坛给震了!佩服

湖北画痴农民 6岁他第一次涂鸦 受到的是周围人无情的嘲笑 28年来他“不务正业” 流言和讽刺从未间断 如今他不仅用画作震撼世人 作品被一抢而空 还在北京开了个展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3-12

画雪61年,74岁老人一支铅笔将雪画活,普京都被骗了

在这个急于求成的现实社会, “择一事,终一生”的人少之又少, 但这位74岁的老人, 几乎用了一生的时间, 让我们看到了执着的力量。 雪魔 如果没有经人提醒的话, 相信大家在看到他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1-25

58年只画一朵花,从平民到宫廷御用画家,他连死都如此浪漫···

一生专攻一件事: 画花。 玫瑰绘画大师 人这一生, 总被欲望所困, 想做的事太多, 一辈子能专注做一件事, 又太难、太少!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6-25

这才叫墙绘,你家那只是墙!

再普通的墙, 也能装点成我们理想中的模样。 墙面艺术 每家每户都有墙, 但艺术家的墙, 注定跟大多数人的不一样, 它彰显着主人与众不同的气质。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6-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