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国强:我是在天空画画的人

lijiangfeng

2018-12-07 00:00:00

艺术家蔡国强于乌菲齐美术馆

11月18日,中国当代艺术家蔡国强在意大利佛罗伦萨实施了白天焰火爆破计划《空中花城》。同时,他又于乌菲齐美术馆以文艺复兴时期的花草为题材,举办个展《花曲:蔡国强在乌菲齐》。时尚芭莎艺术独家专访蔡国强,探究他与自然、宇宙的情感。





空中花城

       在意大利时间11月18日下午3:50分,中国当代艺术家蔡国强选择了位于佛罗伦萨的米开朗基罗广场实施白日焰火爆破计划《空中花城》。该焰火作品以桑德罗·波提切利名作《春》中的人物与律动为线索,六幕焰火共计喷射了近五万发的特制烟花。


蔡国强《空中花城:佛罗伦萨白天焰火计划》,2018年

     《空中花城》以“春雷”为序幕开场,一共分为“西风神与大地女神”、“花神”、“维纳斯”、“三女神“、“精神花园”、“红百合”六幕焰火。万千“花草”在阿诺河畔的上空爆裂散开,为这座翡冷翠古城创造了新的记忆。



蔡国强《空中花城:佛罗伦萨白天焰火计划》,2018年

      蔡国强在爆破前曾说:自小画米开朗基罗的大卫石膏像,有数百小时是在与大卫的对视中度过的。今天终于能放一次焰火给他们看看——儿时绘的素描画上了天空,而炭条粉末落到了大卫的身上。

《空中花城:佛罗伦萨白天焰火项目》纪录影像,2018年




文艺复兴的火药花草

      蔡国强作为国际知名的中国当代艺术家之一,一直选择火药作为他标志性的艺术创作媒介。在空白的画布上铺设数种火药,点燃爆破后,烟火在画布上留下深浅不一的燃烧痕迹并勾勒出线条和图案。

蔡国强于火药画《技法》创作现场,2018年



《花曲:蔡国强在乌菲齐》展览现场

       在筹备此次展览期间,蔡国强深入乌菲齐美术馆版画素描部研究金属尖笔技艺,更一次次去到美第奇家族的波波里花园(Giardino di Boboli)探访,研究文艺复兴花草品种。展览名称《花曲》也是呼应了文艺复兴先驱但丁的史诗《神曲》。

蔡国强《技法》细节,火药、画布,2018年

       其中,作为蔡国强主要灵感的利莫娜雅花园,是昔日美第奇家族花草收藏的温房,至今仍在研究培育文艺复兴时期的花草。他与乌菲齐美术馆的植物专家合作,重新培育了当时的花草,并把他们展现在了画布上。


蔡国强《文艺复兴花园》, 火药、画布 ,2018年


芭莎:什么契机让你决定以文艺复兴的花草为主题进行创作?

蔡国强:我正在进行的“一个人的西方艺术史之旅”项目中,包括了法国印象主义、西班牙黄金时代、俄罗斯写实主义前卫运动等主题,佛罗伦萨作为文艺复兴发源地也是不可忽略的一站。我想利用火药作为艺术媒介重塑西方著名油画作品,尝试探索当今艺术新的可能。

芭莎:这次展览作品中运用了新的作画技法,在画面表达上与以往作品侧重点有何不同?

蔡国强:这次的主题比较纯粹,只是花草。它们身上包含人性、人欲与人生,所以这次的作品更加感性和浪漫。

芭莎:花卉在西方绘画表达中偏向写实,而中国偏向写意,如何融汇这两者的艺术形态?

蔡国强:这两种艺术形态没有明确的分割,我的艺术是比较诗意化的,可以自由地出入在具象与抽象之间。比如在创作《天堂情节之一与之二》时,我在画布上拓了花卉的剪影,在火药爆破后,画面的呈现是非常具象的。同时在爆破当下,盖住火药的另一张画布上,呈现的却是非常抽象的肌理。


蔡国强《天堂情结之一与二》,火药、画布,2017年

     展览在乌菲齐美术馆主馆内设置了十个特别展厅,与卡拉瓦乔馆藏相连接,分为“对话卡拉瓦乔”、“文艺复兴庭园”、“彩色庭园”、“自然庭园”、“宇宙庭园”、“情色庭园”等十个主题,呈现了蔡国强创作过程的手稿以及不同尺寸的火药绘画作品。


《花曲:蔡国强在乌菲齐》展览现场

乌菲齐美术馆馆长埃克·施密特评价蔡国强的作品,是将世界古老文明中快速书写(tachygraphia)的爆发性推向了极致。


蔡国强《黄玫瑰》,火药、画布,2018年




独树一帜的火药语言

蔡国强作品中情感的传递是十分意象的。他融入了自身的人生观,以其独特的中国宇宙观及哲学根底,探求人类普遍的共通问题。


蔡国强《乌菲齐研究:火药测试》,火药、画布,2018年


芭莎:你的艺术作品充满了实验性,有无考虑运用别的媒介表现火药爆炸的效果?

蔡国强:火药是很灵性的东西。爆炸前是粉末、颗粒状,点火后的瞬间会产生难以控制的意外效果。火药不是用来传递能量的,它本身就是能量。起先我认为火药的破坏性很强,应该去炸一些脆弱的代表,比如纸、丝绸、棉布等。后来我发现在火药面前,陶瓷、大理石、玻璃也都很脆弱。


蔡国强《鸟与鸟的手稿》爆破瞬间,2018年


蔡国强《鸟与鸟的手稿》, 火药、油画颜料、画布

      蔡国强的实际创作状态驻落在观念与语言、语言与观念的相互关系之中。他将可视的物质材料变为观念的载体、媒介,使观念附着在材料的物质属性上,让人在面对物质形态时意识到观念的生机。


蔡国强《技法》,火药、画布,2018年

蔡国强善于将绘画的形式规律扩展到多种媒介的作品之中,从“火药画”延伸到“火药爆炸”等各类装置作品中。


蔡国强《天梯》,2015年

      无论何种形态,蔡国强的作品总有统一和谐的色彩和主调,有疏密、开合相间的结构,有疾缓、张弛的节奏......其间,他结合了西方现代抽象艺术的形式特征,也体现出他对中国传统造型语言的融汇。


蔡国强《酒神》,火药、画布,2018年


芭莎:作为创作者,你怎么看待未呈现、呈现中以及最终呈现这三种状态?

蔡国强:其实不是焰火点燃之后才是作品的开始,前期的准备需要协调、克服很多的客观问题。这次“白日焰火”的灵感主要来源于波提切利的名作《春》,不同于寻常的燃放时间,也想向观众传递当时美第奇家族的勇气与开放。

而焰火爆炸完之后,作品就留在天空里了。我的文采全画到了天空里,不是在画布上。



蔡国强为《空中花城:佛罗伦萨白天焰火项目》创作的彩色火药草图,局部,2018年


桑德罗·波提切利《春》,蛋彩画,1482年

蔡国强的作品总是直接或间接地承载着一种关于世界整体的想象和认知,每一件作品亦直接或间接地关联着大众对于现实的参与和建构。


蔡国强《花灵》,火药、画布,2018年


芭莎:在你许多的装置、焰火作品中,大众的参与性很高。如何看待作品中的社会维度?

蔡国强:这与我的个人成长经历是分不开的。我参加过很多群众活动,因而民众的凝聚力是扎根在记忆深处的。我一直认为艺术要与人民对话。


蔡国强的火药画与火药爆炸作品拥有宏大的视觉观感,以及“火药”所隐含的中国文化内涵,这使得他的作品具有强大的传播度与感染力。而这种力量的展现,不仅是亚洲,在全球性的文化空间中也是极为有效的。



火药测试爆破瞬间,2018年





点燃火花的源头

蔡国强最初的艺术热情源自于突破传统艺术美学与观念的时代思潮。火药是他最钟爱的艺术媒介,而宇宙则是他作品永恒的主题。


蔡国强《乌菲齐的研究:维纳斯第一号》,火药、画布,2018年

       宇宙包罗万物,给每个个体都留下了无尽的想象空间。这也给了蔡国强无尽的灵感与探索的欲望。他曾说:“我希望能自然地创作”。自由、自在、自然,是他对自己创作的希冀。

蔡国强《宇宙自拍》,火药、画布,2018年


芭莎:如何看待宇宙、自然与艺术之间的关系?

蔡国强:宇宙是最大的自然,我们与自然只是宇宙中最渺小的一部分。但艺术可以超越社会,超越文化的界限,超越我们生命本身。


艺术史学者西蒙·沙马爵士(Simon Schama)评价蔡国强:“所有伟大的艺术,都是构思中的艺术家和抵抗中的媒介之间艰难谈判的结果。尽管蔡国强喜欢谦虚地强调火药、烟、火和光,可以也应该摆脱他的设计之手,但事实仍然是,与任何一个真正的天才一样,他的思想是唯一点燃火花的源头。”


蔡国强《天堂情结之三》,火药、画布,2017年


芭莎:你曾说“做作品就是要好玩”,你是如何长久保持这种创造与想象力的?对新生代的艺术创作者有何建议?

蔡国强:应该是长久保留年少的情感,一种作为男孩子的浪漫。若是永持一颗童心,不会成熟亦不会疲劳,便能长久地拥有创造与想象力。不要做得太沉重,轻松好玩一点。



蔡国强《坏孩子!》,火药、画布,2018年

纵观蔡国强的艺术创作,他一方面展示了中国传统文化在发展中形成的包容性和吸纳力;另一方面,他针对西方社会当下存在的现实情况进行了情境再现。


蔡国强《垂死的向日葵》,火药、纸,2010年


蔡国强《向日葵》,火药、纸,2010年

艺术的“意义”存在于视觉机制之中,在“天然”和“控制”、“必然”与“可能”之间获得新意。而了解蔡国强的艺术观念以及他对方法论的认知,有助于我们在更大的视野中思考中国艺术文化的可能性。




版权声明:【除原创作品外,本平台所使用的文章、图片、视頻及音乐属于原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或会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如,部分文章或文章部分引用内容未能及时与原作者取得联系,或作者名称及原始出处标注错误等情况,非恶意侵犯原权利人相关权益,敬请相关权利人谅解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共同维护良好的网络创作环境】


0条评论

纯粹的纸,不纯粹的纸艺

纸,在初造之时,一般只追求达到书写功能即可。直到剪纸与折纸艺术的诞生,其功能则获得升华,不再纯粹是为了达到书写功能。在造纸成了夕阳工业的今日,纸艺是否也会受到影响?在首尔大林美术馆(Daelim Museum)的《纸艺展示》(Paper, Present)中,我们看到了纸与纸艺,纯粹与不纯粹之间的交流,找到成为一种独特的体验。正如主题中的双关意义:纸,仍然存在。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6-25

艺术的种子等你来播种

红紫妆林绿满池, 游丝飞絮两依依。 正当谷雨弄晴时。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7-14

这才叫墙绘,你家那只是墙!

每家每户都有墙, 但艺术家的墙, 注定跟大多数人的不一样, 它彰显着主人与众不同的气质。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7-16

史上最牛“画贩子”,一手炒红马奈、梵高、塞尚、高更等大师!

毕加索曾说: “世界上最漂亮的女人, 都没有瓦拉德被摩画的次数多。” 毕加索笔下的安伯斯·瓦拉德 作为20世纪初最有钱的艺术经销商, 安伯斯·瓦拉德(Ambroise Volla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7-10

郑曦然:模拟形成的抽象的现实主义

> 《使者的降落》(Emissary Sunsets The Self),2017年 郑曦然有一系列的“使者”作品。比如《完美的叉子使者》,这是个故事性很强的计算机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6-25

她用欲望作画,笔下的女人香艳至极,每一幅都撩人心弦!

媚笑罗面,朱唇轻启, 体态丰腴的女人, 一丝不挂地栖息在花丛中, 浓厚与轻柔并存于 一个非真实的世界中。 紧紧相拥的恋人, 男子急切地想要获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5-21

西安美术学院决定:辞退樊雨

4月24日,有微信公众号通过网络反映西安美术学院青年教师樊雨获德国红点奖至尊奖作品《露天影院国家博物馆【海报系列】》(《Open Air Cinema National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5-02

美术馆长改当剧院院长,“玩砸了”

 在柏林人民剧院担任院长仅7个月的德尔康  柏林人民剧院     一个剧院院长的去留能引起全国各大媒体讨论,这种事情也只会发生在德国。 4月13日,柏林市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4-25

2018年央美学生最新获奖精美作品出炉

[簸芪] 作者:纪宇玺 尺寸:120 cm X 90 cm 材料:水彩、彩铅 精彩作品局部 [家 · 马甲] 作者:方浩炜 尺寸:90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4-19

一看再看这位“翩翩佳公子”,常玉与他的浪荡子美学

台北。耿画廊的常玉作品展“藏枒如华:常玉与浪荡子美学”仍在进行中。这场汇聚了华人现代艺术家常玉从上世纪20年代到60年代中期不同时期、不同媒介作品的展览又一次向公众揭开了艺术家常玉神秘面纱的一角,而这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4-16

一个农民,把画坛给震了!佩服

湖北画痴农民 6岁他第一次涂鸦 受到的是周围人无情的嘲笑 28年来他“不务正业” 流言和讽刺从未间断 如今他不仅用画作震撼世人 作品被一抢而空 还在北京开了个展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3-12

画雪61年,74岁老人一支铅笔将雪画活,普京都被骗了

在这个急于求成的现实社会, “择一事,终一生”的人少之又少, 但这位74岁的老人, 几乎用了一生的时间, 让我们看到了执着的力量。 雪魔 如果没有经人提醒的话, 相信大家在看到他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1-25

58年只画一朵花,从平民到宫廷御用画家,他连死都如此浪漫···

一生专攻一件事: 画花。 玫瑰绘画大师 人这一生, 总被欲望所困, 想做的事太多, 一辈子能专注做一件事, 又太难、太少!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6-25

这才叫墙绘,你家那只是墙!

再普通的墙, 也能装点成我们理想中的模样。 墙面艺术 每家每户都有墙, 但艺术家的墙, 注定跟大多数人的不一样, 它彰显着主人与众不同的气质。
艺术与设计 0评论 2018-06-25